他在鹅厂耍战锤!对话Kazuya和“腾讯战锤俱乐部”

摘要:Kazuya是我今天这篇采访文章的主人公。能认识Kazuya很是巧合,我们都在一个网络播客电台机核网做嘉宾,我参加的是桌游主题节目,而他参加的则是战锤节目。对Kazuya来说,战锤应该算是一个求学路上意外的收获。

Kazuya是我今天这篇采访文章的主人公。能认识Kazuya很是巧合,我们都在一个网络播客电台机核网做嘉宾,我参加的是桌游主题节目,而他参加的则是战锤节目。

作为一个桌游爱好者,其实我本身对战锤,尤其是战锤40K也是非常感兴趣的,虽然一直没有涉足棋子坑,但是电子游戏是正经玩过很多年的,所以对机核的任何战锤节目都不会错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和Kazuya有了交集。

原本我对一位战锤内容能如数家珍的嘉宾平时会和朋友们运转着一个战锤爱好者组织这件事丝毫不感到惊讶,真正让我惊讶的是,他们这个组织竟然是在腾讯内部的。

“你们俱乐部都是腾讯员工?” “对啊” “你们公司允许员工搞战锤俱乐部?” “对啊” “那……我可以做个采访吗!?” “好啊!”

就这样,有了今天的这篇采访,让我得以有机会近距离了解这个活跃在鹅厂里的战锤俱乐部到底是怎样的社团,到底是怎样一群人。

对Kazuya来说,战锤应该算是一个求学路上意外的收获。2006年Kazuya来到英国开始了阿斯顿大学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的学习,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让他接触到了“战锤”的游戏世界。作为自己的大本营,战锤产品在英国自然很容易见到。2008年Kazuya就已经迈入了战锤的世界里。

“其实真的追溯起来,我在去英国之前就有接触过战锤。”Kazuya这样介绍自己接触战锤的经历,“当时网上有很多朋友找我安利,尤其是一位那会儿在澳大利亚的好友多罗罗,给我介绍了许多战锤内容。但由于我当时没看过故事背景的确有距离感,感觉战锤和暴雪的视觉风格很像,直到实际开始了解之后才知道战锤才是开端。GW的视觉资产算是最早吸引我的,棋子、小说、游戏都有接触。只是那会儿桌游没人带入坑,没有组织很难持续关注更别说入坑了,不过这也是一种战锤玩家入坑前的普遍常态。我记得自己当时看待战锤这个IP的感觉就是知识量庞大,却无从入手,门槛特高。”

情况的确正如Kazuya所说的那样,一开始的时候想要无师自通这难度真的很大。一来刚到英国Kazuya的英文还不足以支持他对接如此庞大的架空世界体系,也看不太懂复杂的桌面规则书。二来当时的学业非常紧张,几乎没有业余时间能如此奢侈地扑到这类很占据大量时间的娱乐项目中去。

最后,也是最现实的问题,虽然Kazuya有心去闯闯这个新世界但他的钱包悄悄告诉他:不,你不想!还记得那会英镑与人民币汇率1:15的年份里,纵然心里百般不舍,最后也只能和现实妥协,眼巴巴地跑到官店去翻翻商品和圣典过眼瘾,偶尔咬咬牙买几本小说回去研究都算是给自己过节了。

就这样,最开始的接触在心有余而力不足中遗憾地擦肩而过了,2010年,Kazuya回到国内进入互联网行业发展。当时正是页游的红利期,国内行业整体的气氛都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只争朝夕。所有人都恨不得一秒钟能拆成两半用。对于桌游这种要慢下来体验的项目,根本没有任何土壤可供发展。加上当时Kazuya就在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甚至比北上广还要追时间和效率。因此在英伦三岛催生出的战锤之好,也被慢慢掩盖在了工作生活之后,成为学生时代的一片美好回忆。

就这样,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七年,到了2017年初,这已经是Kazuya因为《使命召唤OL》这个项目加入腾讯后的第五年,岗位也从品牌经理转为了商务。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因为这个工作又让自己重新激活了和战锤之间的缘分。

因为工作的缘故,一次Kazuya偶然接触到了上海分公司的同事——老虎,不是吉恩的,是鹅厂的。

“彼时的偶遇很神奇,是因为当时我两都在腾讯日本分公司东京那边开会。在移动的路上,电梯间闲聊时看到他的MACBOOK上贴着U团蓝爸爸的标志,心里好奇就聊了起来了。”Kazuya回忆那次经历的时候还很兴奋,“就是在他的引荐下,我进入了腾讯内部一个神秘结社,发现里面全都是玩桌游的大佬,而且当时以玩PP(WarMachine战争机器,也是一种科幻模型战棋游戏)为主,都在观望GW的战锤桌游,考虑要不要尝试开始。当时正是2017年春天,那会GW已经在疯狂泄露八版大版本即将公布的消息……”

在那段时间里,Kazuya了解战锤的渠道一下子就被打开了,日常许多商品情报、桌面规则、背景故事等等……几乎之前所有的信息盲区在找到组织之后都变得非常便利。加上大家都集中在办公地点,不需要跋涉很远的物理距离,节省了宝贵的日常时间。只要想玩,饭点、周末都可以面基聚会。这些特性,也令吸收新的锤友变得高效且有弹性。而且对于这些通过爱好结识的朋友,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是非常迅速的。

就这样,Kazuya下定了决心: “重拾青春,爷青回!!!!”

伴随着在腾讯的工作,Kazuya对战锤的爱好竟然也无巧不成书地重新开始了。2017年夏天,伴随着战锤40K八版本大型对战包“帝国暗面”落地,“腾讯战锤俱乐部”正式成立了。俱乐部初期有成员20多人,基本都是之前桌游爱好者们,不过在游戏从竞技性比较强的PP转变为娱乐性为主的战锤之后,也有一些人员流失。与此同时,一些也在腾讯附近上班的科兴科学园区的战锤爱好者们也加入了俱乐部,成为俱乐部里新鲜的血液,而个人资历最晚的Kazuya被大家推举为俱乐部的会长。

不过,招收新成员对Kazuya和小伙伴们来说不是最大的挑战:”要说俱乐部的人马储备,算是最简单的一环。可能大家想不到,腾讯负责文娱的团队对俱乐部的管理是有考核的。活动场地、资金预算、活动输出、以及高层的关注与态度,都是我作为会长的日常考量。一开始我们在没有场地的时候,只能下班后预定会议室进行活动。要知道,战锤的桌面地形布置大概都需要小1个小时,加上开场的棋子说明,赛制选择,先后手决定等等,有时候可能准备功夫都要2个小时,加上对战3个小时,一次对战活动需要5、6个小时也很正常。这个活动成本对于在深圳,尤其是互联网公司的从业者们来说,太奢侈了。”

于是,解决俱乐部成员们的日常对战需求,俱乐部的视觉资产输出,活动总结,成员们的作品梳理,以及尽可能满足大部分成员的社交需求都是Kazuya这个会长最紧急且重要的工作。同时,要满足公司内管理俱乐部的出资领导的预期也不可忽视。可以说,作为一个看起来在国内认知度小众,并且刚诞生不久的社团会长,真是不容易。为俱乐部成员谋求更好的游戏条件和广阔的交流资源从成为会长的那一刻起,就成了Kazuya肩负的重要责任。

在了解了这些之后,我的好奇心反而更强了,到底Kazuya和俱乐部的成员们是如何从一个“秘密结社”发展成今天“光明正大”的官方社团的?这个俱乐部的会员都是何方高手,他们平时的状态是怎样的,他们的活动又是什么样……最后,我把这些问题一股脑地抛给了Kazuya……

Q:瞬间思路                               A:Kazuya

Q:腾讯对这样的员工活动群体是怎样的态度?你们是如何获得了公司领导的支持?

A: 首先我没办法代表腾讯的整体态度,由于公司的事业群和业务部门太多了,所以我最多只能了解到一些跟我们俱乐部有关联的部门的态度。战锤的桌面规则其实在游戏领域涉及到最多的分野其实是数值策划,在西方尤其是主机游戏的策划,基本功就是要从不同单位中的数值设计中策划游戏的交互可能性。对于数值策划来说,许多数值模型与游戏演练的第一课都是从桌游开始接触的。因此,战锤游戏的本质是让玩家从游戏数值策划的角度来了解游戏的本身。此外,战锤的美术的影响力,IP宇宙观的知识储备对大部分现代娱乐来说都是溯源的源点。所以,无论你在腾讯中的岗位如何,只要是从事游戏开发的部门成员都可以从中汲取属于你需求的养分。

话虽如此,对公司内的一些支持部门来说,并没有什么参与感。比如说商务和市场团队,然而我的本职工作就是商务。这无可厚非,毕竟不是每个团队都是专精IP的自研建设。反过来说,商务的沟通与资源整合能力,市场的传播与汇报能力却可以为俱乐部争取到更多高层领导的理解与支持,这不得不说是战锤俱乐部赋予了我本职岗位的天然使命。

Q:最初的活动是怎样进行的,遇到过哪些困难吗?

A:活动除了上面谈及的桌面游戏以外,我们也会把年度阅兵作为我们俱乐部的重点活动之一。最初的阅兵难度不小,因为战锤的棋子大部分都是精密模型非常易碎,长距离运输起来风险不小。如何从家里运到公司的摄影棚,坦白说有点像丢骰子,运气很随机,不知道在哪里棋子就会断裂。

这里可能考验的更多的是我们的应变能力,面对破损的棋子如何在非常有限的时间内修复?如何在摄影棚内将上百个棋子与地形布置好便于拍摄?如何合理调配现场的工作人员的体力与耐性?这一些都是我们面对过的困难,好在阅兵的习俗已经步入第三年了,我们在拍摄活动前的计划以及执行时的策略优化到了一种可以复用的模板,往后的就算碰到突发事件也能游刃有余。

Q:和当初相比,现在的战锤俱乐部发展到了怎样的程度,有哪些最明显的变化或进步吗?

A: 和当初只有十来个人零星的组织,现在的俱乐部已经发展到稳定在30人的活跃团体。最明显的变化和进步当属我们拥有了自己的战锤俱乐部的活动室,里面有两张可以对战的标准桌子与对应的地形。这样,就算闲暇之时同时对战两桌都没有问题,非常适合组织赛事与外部的战锤俱乐部进行交流活动。

Q:你们现在活动一般一次活动是会在什么时候,内容又是怎样的?

A:现在保持最少两周活动一次,基本上都是周末时间。节假日可能也会把周五的晚上和周末连起来对战。因为锤房拥有一个特别功能,也就是“存档”的功能,就算周五晚上打了一半,周末有空的时候也能“读档”继续对战下去。游玩层面则无论是“40K”还是“AOS”这样的常规分值的游戏,乃至“黑石要塞”或者“战吼”这样快速对战的小游戏都会有。2020年春节前,我们还进行过年度的万分级别40K大型会战,3V3足足打了两个整天。也可以说在疫情来到之前,狠狠过了一把瘾。

Q:作为一名新人怎么能入会是否有什么条件,目前会员中在腾讯里最高职务的会到哪个层级呢?

A:目前俱乐部人数保持在30个人上下,新人想进来的话确实要通过非常严格的审核流程,因为说实话我们也不想俱乐部成员变动过于频繁,否则人来人往对于俱乐部,对于战锤这个游戏本身的体验都算不上是好的。

简单来说一般有人来找我们申请加入,俱乐部成员遇到后,会以自己的标准线判断此人的购买力与喜爱度是否抵达最低标准?如果抵达,在成员的推荐下就会开始第一轮群面。对,你没听错,至少俱乐部会有5名成员与我一起参与群面的环节,对这位新人进行全方位的考量。如果这个阶段已经购买了战锤的模型棋子会加分哦~ 毕竟战锤40K嘛,没有4万英镑是玩不了的(玩笑~)。群面阶段结束后,俱乐部内部的成员会展开合议进行评估,如果通过合议,我会单独再进行一轮最终面试确认这位新人的诚意。到此如果新人都通过了,便可引入我们的俱乐部成为见习新人开始参与我们的活动。

反之,如果我们群内有同学1个月都不活跃了,我也会单独约谈进入观察期。如果观察期依旧没有办法表现出应有的热群与态度,那就很遗憾我不得不将这位成员请出我们俱乐部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俱乐部常年维持30个人左右的超新星核心玩家群的原因,确实不少同事来问问就杳无音讯了。

目前我们最高的可以透露身份的职位已经抵达总监,但不能说的某些大人物已经上达总办啦(笑)

Q:你的领导、同事如何看待战锤俱乐部和你做的这些工作,是否有人会认为你们是不务正业?

A:在腾讯不少领导与其说是认为我们不务正业,不如反过来说是认为我们的俱乐部对腾讯的IP建设有非常有正面的影响。理由上面已经举例了不少,而且只要对本职工作没有影响的话,腾讯的领导一般都很开明,不会反对并且也对我们的游戏保持好奇心。至于同事就太多元了,我不好一概而论,但从概率的角度来说,设计创意部门与游戏自研工作室的同事对我们俱乐部认可较多。

Q:俱乐部活动会占用很多私人时间吧,你的家人支持你的爱好吗?

A: 占据私人时间这点是无疑的,如果只是我的个人家庭对我爱好和俱乐部应该说是没有太大认知或者关心(哈哈)。原因也很简单的,因为我周末是标准孩奴,周末的日常非常标准化,既不会玩任何种类的游戏,也很少在小孩清醒的时候处理工作。我个人游玩的时候都是工作日下班后,不会占据周末的时间,所以这件事上跟我自己家人相处得非常和谐。至于俱乐部其他成员也都智慧过人,能够找到得到家人支持的巧思妙计与平衡点,我想这也是能够成为战锤玩家的一道考核标准吧。

Q:怎么会到机核去参加战锤节目录制的?

A:这个倒是比较简单,一是跟机核不少的编辑私交都甚好,二是跟战锤电台系列节目的嘉宾猫牧师相谈甚欢。去年我生日前想送给自己一份生日礼物,就在生日前大胆申请跟猫牧师一同录制我的本命战团暗黑天使(Dark Angels)的三期节目。第一次录节目欠缺经验外加紧张,导致节目有不少瑕疵,也是感谢各位机核的听友的包容理解了。

Q:在你看来,在腾讯里发展出的这个战锤俱乐部经历了多少个阶段的发展,可以简单总结一下吗?

A:三个阶段,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阶段一和阶段二了,正努力朝着阶段三迈进。

阶段一内容前面也说了,是社团建设。稳固俱乐部核心成员并且长期保持活跃、以单纯俱乐部的角度从活动与作品的形式对话同样喜欢的玩家爱好者们与KOL。

阶段二则是IP建设,胜任顾问。在公司需要我们提供建议的时候为领导或者高层输出专业意见或者参考,以协助公司的身份与GW展开官方与民间的交流对话。以俱乐部的团队作为单位尽最大的努力,帮助GW在中国大陆本地化的环节贡献一些力所能及的力量。

阶段三就是IP文化输出。比如能否将中国的传统文创元素带进战锤的宇宙中去?事实上关于这点在2020年1月份我与GW的高层来访团还对此展开过深入的探讨,意外的是GW也没有印象中那么传统固执,对于如何融入中华元素表示了非常开明的态度并且愿意持续交流倾听。

如果不是因为今年遇到了疫情,可能这方面的进展都会快许多呢。另一点关于阶段三的畅想就是跟我本职工作关系较大,有没有可能辅助中国大陆本土的IP厂牌实现IP授权业务上的CROSSOVER?真正做到战锤在棋子以外别的领域的正版授权成品或者拼装玩具?虽然基于全球现状前路坎坷,不过亚空间的风暴总会过去的,我对未来充满信心。

Q:你觉得现在在国内推广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是否有什么办法改善?

A:我认为还是本地化,尤其是语言方面。战锤的玩家们没有汉化的资料学习,基本上现在关于战锤的内容都是靠KOL等民间组织与热心平台进行译制与传播。反观机核与B站上面已经有非常多优秀的电台节目与UP主产出专业详尽的内容了,这是我刚回国的时候无法想象的学习环境。最大的解决改善方案终究还是看GW官方的态度和力度吧,虽然已经有一些汉化中文版的圣典规则书与小说,让不少战锤爱好者见到了曙光。但是客观来说,还不够多也不够好。衷心希望GW加大在大中华地区的投入力度,让更多喜欢战锤的爱好者们可以在母语环境下,轻松地享受战锤这个IP带来的快乐。

Q:最后一个问题,在你心里战锤仅仅是个爱好吗?战锤是否给你带来了一些收获和改变?

A:西方语境下有一个概念叫做Life-long Hobby,在东方的日本Hobby的概念也已成气候多年。我认为战锤是一种可以一生相伴的兴趣爱好,于是我将这个概念翻译成“终生嗜好“。我看待战锤更像是一种人生激励机制,里面深厚的故事与世界观饕餮饱满,在享受其中的戏剧冲突层面的快乐外,还能让我更加积极地看待我们的现实世界,并且认真地去面对它。当我疲惫或者需要独自思考的时候,通过制作模型棋子能够让我理清思路,将忙于赶路没有感悟的时间划分出来眺望远方。有机会与俱乐部内外的锤友对战交流的时候,则是更加直接的线下面对面社交,有人陪我进行这种游戏体验是如今很稀有宝藏体验。

战锤带来给我的收获是一种心流体验,现代中国的玩家实在是选择太多了,尤其是快速正反馈的颅内高潮的游戏机制太多了,让许多玩家都被养成了急于找到快感的娱乐方式。而战锤的世界观魅力,尤其是桌游的部分与此完全背道而驰。从了解世界观,到购买制作模型,再到熟练规则,最后上桌对战体验,每个环节都有可能淘汰掉大量的用户,因此战锤在咱大陆地区背上了“硬核“的头衔绝对不令人意外。一方面是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太快,大家根本没有时间慢下来休闲娱乐,这点我在深圳感受尤为明显。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战锤和健身很像,是属于经典的延迟满足类型的娱乐。在准备功夫阶段可能得不到什么快感,鼓励的是长期磨炼之后得到的满足与收获,这份宝贵的心得,就是我从战锤这个IP上收获的最大的改变。

【附录:腾讯战锤俱乐部主要成员介绍】

“请一定要让我介绍一下我们俱乐部中各位大佬”——Kazuya

Sam: 兽人军阀,但其实基本上是混沌恶魔、CSM、虫族等除人类帝国的全坑玩家,美术圈翘楚,涂装实力与个人影响力在圈内外可见一斑,并且也是GW积极的桌游对战的推广者,更是一名AOS坚定的火炬手! YY: 战力半神,程序员冠军。主攻IG、SM与强势阵营。之前是玩PP的主力,转战GW之后更是对每个战团强弱属性了然于胸,每次对战以清桌的绝对优势碾压对手,在桌游对战以上也非常在意翻弄对手的精神状态,“战斗就是为了赢”是这位大佬的桌游生涯唯一信条。 老虎: 魔都战帅,桌面对战未尝一败。锤圈早期前辈了,见证过历史上诸多大事件,目前依旧占领上海星区绝对霸者的地位,长期活跃于战锤的世界。 雅爷: 雅利安之歌,人称雅爷、南山鸭王……不对,鸦王才对。经手涂装过无数圈内知名模型棋子,他的作品堪称锤圈的移动货币,名声在外。专注于涂装对战两手抓的雅爷,今天又换了一个新坑呢。 ACE: 俱乐部内钛君最大玩家,各种钛帝国的尖枪力炮一应俱全,并且每件都造型完成度很高。目前开了狼团作为备选势力,希望未来有机会与他联军作战。 泽宇: 圣洁列斯之子,BA玩家,比较起桌面对战,也非常在意BA相关的背景故事与子团传记,虽然低调,但收藏的整军BA棋子毫不示弱。 顺子: 帝国参谋,参与过几乎俱乐部发展轨迹以来,所有大小事件,主玩蓝爸爸U团,对得起帝国参谋的名号。 曹主任: 机械神教教众,帝国奴工,几乎所有模型棋子、地形的打造与底漆都是出自他的批量生产。

搓澡、逛街、章建、瓦力、二焦、安格隆、阿迪、等其他成员也都陆陆续续加入了我们俱乐部。大家平时的对战与交流,成为了在腾讯繁忙工作生活中的娱乐点缀,留下了宝贵的回忆。

更多桌游内容请关注我的公众号:瞬间思路(BG_CON)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他在鹅厂耍战锤!对话Kazuya和“腾讯战锤俱乐部”》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