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常见的游戏路人今天有关《守望先锋》的感想

摘要:2016年《守望先锋》发售的时候,我正处于从暴雪全家桶玩家逐渐转变为Steam玩家的状态。2020年的今天,我已经卸载了全部暴雪游戏,除了《守望先锋》。

首发于本人小黑盒(鲸澜,ID:15981579)

前言

截止2015年9月份,《魔兽世界》用户只剩下550万;作为暴雪发力移动平台的《炉石传说》,注册用户数超过4000万;《暗黑破坏神3》在2015年销售良好;《风暴英雄》计划继续追加游戏内容;《星际争霸2:虚空之遗》在上线后24小时内销量突破100万份; 超过八百万玩家申请《守望先锋》的Beta测试 。 ——动视暴雪2015年财报

2016年《守望先锋》发售的时候,我正处于从暴雪全家桶玩家逐渐转变为Steam玩家的状态。

《星际争霸2》与发小从自由之翼战至虚空之遗,陪雷诺走到最后,迎来诺娃大放异彩;《魔兽世界》与舍友征战黑门,无数飞行坐骑遮天蔽日,黑手从阴影中走来;《暗黑破坏神3》追随泰瑞尔,从圣教军到死灵法师,从搏杀天梯榜到赛季一日游;《炉石传说》被传说拦下,撞得满脸是血,最后偶遇酒馆战旗;《风暴英雄》所有人离我而去,一人孤军奋战,内测时便升至满级。

至此,暴雪路上,身边再也无人陪伴。

这时已是2016年,暴雪积攒了十几多年的努力,终于在《魔兽》、《星际》、《暗黑》三大IP之后,再添上了一名新的成员——《守望先锋》,328大洋,当时对我来说是一笔重金,毫不犹豫就出手了。

4年时间,所有人都知道《守望先锋》走过了怎样的道路,我身边的好友从重聚到重散,甚至不过短短半年。

尽管从本科到硕士,有数篇论文要写,但每一个赛季我都有参与;尽管从重逢到订婚,有数不清的架要吵,但每一次节日活动我都没有落下;尽管从北方到南方,有诸多航班要赶,但每一个英雄我都尽力练习。

我挤出时间才升到黄金头像框,但仍然代表着我这4年在《守望先锋》中付出的诸多心血,遗憾的是,曾经攒够买所有新皮肤的金币已经逐渐花光,曾经每一名都记得的OWL选手已经逐渐流失,曾经声嘶力竭的沟通与配合已经完全变成了闭麦和屏蔽。我始终都是孤军奋战。

但,我仍然在玩,甚至不止一个账号。

2020年的今天,我已经卸载了全部暴雪游戏,除了《守望先锋》。我仍然会杀入天梯,尽管技术已远逊从前,我仍然参加每一次活动,尽管已经买不起所有新皮肤,我仍然为OWL赛事激动不已,尽管除了猎人队我已经对选手都有谁漠不关心。

我是一名预购的玩家,经历了3天的压力测试,经历了OWPS盛世,经历了快速游戏机制大改,经历了OWL开赛上海龙40连败,经历了303时代的狂欢,经历了地图工坊的火热,经历了222时代的稳重,经历了OW2的信息静默。

现在,我够资格测评了么?我想,我有资格,但并非作为一名专业的测评人员, 而是作为一名常见的游戏路人,作为一名认真的游戏爱好者,作为一名始终坚持的游戏玩家。

盛世繁花

2016年的那个夏天再也回不去了。

这是《守望先锋》玩家都知道的一句话,表明了无数玩家对重回2016年《守望先锋》刚发售时的渴望,也力证了《守望先锋》刚发售时引起的轰动。

我在压力测试第一天就挤进了服务器,打的第一局是人机模式,玩的第一个英雄是士兵76。尽管后来这个角色被暴雪一刀砍废,从此沦为“奶妈”,但我始终记得第一发“螺旋飞弹”出膛时带来的冲击感,手感轻盈但力度厚重,在眨眼间呼啸而去,留下一条清晰的弹道,逐渐远离了我的屏幕,也让我逐渐远离了正常生活。

我没办法回到吃饭上课睡觉的正常节奏,日复一日的在快速模式中搏杀,没有后坐力的惊人设定让我再也没有打开《穿越火线》和《使命召唤:高级战争》,几乎舍弃了“射击”要素的技能创意非凡,即使是《军团要塞2》也没能突破的“传统”二字被暴雪拿来肆意妄为,诸多地图让我打了10年《Dota》还只有一张地图的堂哥眼前发黑。法老之鹰、猎空和源氏这些英雄带来了绝对的立体感,频繁的“抬头”和“低头”操作开始冲击传统视角,即使没有高低差打对位,没有草丛卡视野,没有呼啸的巨型机甲,也需要时刻注意身边所有方位。绷紧的神经不是因为单机大作强调的代入感,不是因为Dota类游戏强调的节奏保持,不是因为格斗游戏强调的技术操作,这是其他任何游戏类型都不曾尝试的。

最让传统射击游戏不适应的或许是后坐力的取消,或许是枪线的扎眼,或许是爬墙和滑墙这种的环境交互,但让传统Dota类游戏不适应的应该是随意更换英雄和允许重复英雄的设定,这带来的是绝对的欢乐和创意,绝对的针对压制和思路转换。

只是2016年那个夏天告诉我,这不是一种不适应,而是一种令人惊讶的吸引力和爽翻了的惊喜。

最令人惊喜的是, 《守望先锋》是一款快节奏游戏 。

纵观暴雪的传统三大IP,都是考量耐心,消耗时间,强调训练的游戏。没有长久的耐心,《魔兽世界》的玩家根本看不完那史诗般的剧情;没有巨量的重复,《暗黑破坏神3》的玩家甚至打不上高等级的卡德山;没有一手说得过去的微操,又有哪个《星际争霸2》的玩家点点鼠标就能击败埃蒙大军呢?

暴雪跳出了 那个圈住自己的框 ,也跳出了那个圈住对抗类游戏的框。

《守望先锋》完成了暴雪从《炉石传说》就开始转变的道路,不再坚持自己的游戏必须强调繁复的设定、深奥的剧情和高超的技巧,彻底向这个时间碎片化的时代低头。同时,《守望先锋》还完成了一次向对抗类游戏的挑战,传统Dota类游戏专注于一张或几张地图的做法先是被《风暴英雄》抛弃,然后被《守望先锋》发扬。传统射击游戏绝对不可缺少的“射击”元素被《守望先锋》弱化为功能性瞄准机制,即使你枪法极差,还有莱因哈特、秩序之光和布里吉塔等你入场。

暴雪敏感地把握住了射击游戏正在趋于“MOBA式英雄扮演”方向。 ——17173

Dota类游戏的“技能”要素和射击游戏的“射击”要素相结合,这种游戏类型并不罕见,认为《守望先锋》是此类游戏的开创者,那是纯粹扯淡,但认为《守望先锋》是此类游戏的改革者,那还是说得过去的。要知道,无论是先行者《军团要塞2》和《彩虹六号:围攻》还是后来爆火的《APEX英雄》和《Valorant》,都不曾将“射击”元素弱化的如此严重,打来打去最靠谱的击杀手段终究是你的枪法。

《守望先锋》在2016年的那个夏天,开出了 这游戏盛世中最繁华的一朵花 。

即使是口碑炸裂的作品《神秘海域4:盗贼末路》,即使是男人都无法拒绝的机甲作品《泰坦陨落2》,即使是萌妹们的浪漫作品《毁灭战士》,都没能从这朵盛世繁花手里抢下The Game Awards 2016 最佳年度游戏大奖。

一路风景

谁人年少不轻狂,我与天公试比高。 ——解说逍遥

对抗类游戏走上电竞化道路如今已经是常态,尽管《守望先锋》内测时期就已经有了一些小型的邀请赛。但这都是彩排,只有大幕拉开后,才是表演的开始。

除了后来的OWL,我对国外赛事了解甚少,国内的赛事倒是看过一些,2016年5月24日《守望先锋》开服当天,熊猫和斗鱼两家直播平台就分别推出了电竞赛事,先锋杯和Hero系列赛,随后各种赛事陆续推出,不少眼下的风云人物都是从那个“古旧”的时代走出来的。

必须要说的是,随时更换英雄和诸多地图轮换等这些刚发售时被玩家追捧的创意点,很快变成了别人的嘲笑点,因为这些都导致了一件不争的事实,那就是选手训练量的问题和观赛系统过于眼花缭乱的问题。有相当比例的人不看好《守望先锋》的电竞之路,因为每多一张地图,就意味着选手的训练量翻一倍,而随时更换英雄更是意味着针对策略将随时变化,教练的悉心复盘有时居然还不如临场发挥来的管用。至于眼花缭乱则显著提高了观赛门槛,只有不断改进的观赛系统和不断进步的玩家才能相互适应。

这的确导致了初期的比赛稍显混乱,影响力不足,但幸运的是,玩家的热情和资本的强力注入还是成功铺出了一条宽阔大道,紧跟而来的是时空杯,是黄金锦标赛,是APAC,是OWPS,是守望先锋世界杯。

我清楚地记得最古老的比赛中甚至出现过重复英雄,那时即使是职业选手,水平也没有现在这么夸张,尤其是一些主播转型,有的坚持下来叱诧风云,有的黯然离场失去踪迹,但他们仍算得上的国内《守望先锋》电竞化的拓荒者,是有相当贡献的功臣。随着游戏本身内容的迭代,后面赛事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正规,各种战队层出不穷,组成了一支人才辈出的电竞大军,解说,教练,选手,幕后投资者,运营方,内容创作者,一时间我仿佛看到一个绚烂的游戏未来。

参加APAC的队伍来自于世界各地,堪称守望先锋发售以来参赛范围最广、影响最大的一项赛事。 ——游戏动力VGN,《守望编年史》

这一路上盛开的繁花组成了风景,看风景的玩家们组成了一块巨幕,演出的是“八秒龙刃”源氏,是“强地推”莱因哈特和查莉娅,是“滚筒洗衣机”死神,是“群拉”天使,还有幕后操纵他们的选手,光芒绚烂,星辉熠熠。

而这个时候的《守望先锋》游戏本身呢?

2016年6月28日,“竞技比赛”也就是俗称的天梯,正式更新,相当大比例的玩家25级后跌跌撞撞的进入了天梯中,有的头破血流,有的天赋惊现,更多的泯然众人。我也不例外,那时最喜欢卢西奥,坚持使用却极不擅长,加速和治疗切换不及时,导致分数一落千丈,当时还不清楚暴雪最喜欢的“中庸之道”,还以为自己真有这个实力却打不上去。

新手定级一定会定到中游,无论你是否属于这个分段,然后高水平玩家踩着血往上走,水平差一些的玩家一定会被“教做人”。最惨的莫过于真正属于这个分段的玩家,要么平推,要么被平推,有来有往的同等水平比赛成为一种奢望。

但大家最初普遍水平不高,打来打去除了吐槽两句外也并不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但环境显然已经没有“快速游戏”那么良好——点赞功能逐渐无人问津,本来很受欢迎的“全场最佳”功能甚至在“快速游戏”模式也被频繁吐槽,“炸鱼”现象悄悄开始破土,责问与“友好互动”越来越多。

其后竞技点的更新引起了巨大抗议,“代练”现象变得明目张胆,“炸鱼”已经成为常态,无数“土豪”争相给作弊软件售卖者送钱。 天梯从第一赛季开始就已经乌烟瘴气,肮脏不堪 。

至于”快速模式不再允许重复选择英雄”这一游戏机制上的改动,开始了《守望先锋》“为电竞铺路”的更新道路,只是当时谁都没有意识到。那时我只是有些遗憾,也不懂,为何不再允许重复英雄,5个D.VA和1个卢西奥冲花村A点的战术成为过去,12个莱因哈特“碰碰车”的欢快也消失不见。此时,我身边人已经开始出现了退游现象,甚至消失得无比迅捷,其等级尚不满百。

这时的《守望先锋》人气,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顶点,曲线图在纸上成型,骤然跃起然后一路下滑,速度之快仿佛暴雨倾盆,夏日雷声乍起,秋意寒霜已临。

一路风景走到了末路,盛极而衰的转折点发生在暴雪2016年11月宣布成立守望先锋联赛(以下简称OWL)时,其初期的沉默为后期的蛮横写下了伏笔,所以尽管2017年全球各等级的电竞赛事仍然如火如荼,但 玩家流失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 ,于是在2017年的某个时刻,一切,全散了。

风景已然看尽,空余一声叹息。

过眼云烟

电竞的基础永远都是普通玩家的数量,而不是4亿人民币的席位费。

纵观OWL时代之前的《守望先锋》电竞发展史,可以看出其道路和其他游戏的电竞道路有巨大不同,从萌芽到群雄并起用了一年,但从盛大狂欢到人才凋零只用了短短一夜。玩家的流失,加上暴雪对OWL的态度十分坚定甚至到了偏执的程度, 导致《守望先锋》的电竞等级越来越高,而规模却越来越可怜 。究其原因并不是暴雪对电竞的决策出了问题,而是对游戏本身的决策犯了大错。

至于OWL能组建起来,凭借的根本就是资本的力量与暴雪自身的魄力。

暴雪十分偏执和激进,就像时间一样,沉默而冷酷的全力向前,只为推进OWL成立,资本如同漩涡不断吞噬见到的任何东西,然后抛弃了绝大多数的次级俱乐部。数不清的战队解散,人才大量流失,森严的等级在OD—OC—OWL之间游走,锁死了无数选手渴望的目光。

那OWL是成功的么?

当然,OWL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不用说流水一样的投资赞助,到第二赛季时,仅仅席位费就已经上涨到了3—6千万美元,这就意味着最贵的席位费用将超过4亿人民币。于是此时有更多人认为OWL将开创一个真正的电竞新时代,就连暴雪自己都信心满满,认为这个从传统体育那里搞来的电竞模式将回馈更多的利润。

我们对于守望先锋联赛的期望和成功的标准是成为一个独立的体育产品,我们要通过这个体育产品真正的盈利,让它能够真正的变现,像传统体育一样,有很多利润的来源,可以创造长期的价值。 ——《守望先锋》全球电子竞技总监Nate Nanzer

然而,即使第四赛季、第五赛季甚至第六赛季都会如期而至,但除非《守望先锋2》再掀热潮,否则OWL终将只是过眼云烟。

为何这么说?我们暂停讨论OWL,先来看看游戏本身。

《守望先锋》还未公布时,从2014年3月到2014年11月,Jeff和他的团队将游戏内容从1张地图,4名英雄,扩张到了3张地图,12名英雄,数量扩增相当惊人,完成度也相当高。然而,从2016年5月24日正式发售至今,一共更新了11名英雄,9  张常规地图,7张特定地图。

那暴雪到底在做什么?为何导致游戏更新速度如此缓慢?

在游戏官网,有从发售起到现在的补丁目录,每一次更新都详细的记载的记载在上面,我发现实际上《守望先锋》团队并不懒,更新频率真的很快。尤其是测试服的更新,还不知道多少新奇的改动没能活着走出测试服。

遗憾的是,许多玩家并不买账,包括我。因为从一名普通玩家的角度,《守望先锋》团队做的绝大多数更新我都可以直接无视了,甚至认为是没更新。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玩家,我不需要一个月发生一次的大规模平衡改动,我也不喜欢类似于快速游戏不允许重复英雄或者强制“222”这样的游戏机制改动,我更讨厌有事没事就因为某个角色在OWL比赛中出场率偏高就忽然把他砍一刀。

我只需要一定程度的平衡就好,只要不出现“屏幕外飞来一颗光头我就突然等复活了”或者“忽然看见布里吉塔我就知道我活不了”这样的耻辱性平衡,就不会太让我难受,哪里有真正的,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平衡?《Dota》这么多年实现了完美的平衡么?《地下城与勇士》都快被普通玩家忘记了不照样狂战士满地走?

我就是个普通玩家,路霸可以在使用呼吸器时移动了,或者托比昂的三级炮台取消了,或者麦克雷的“午时已到”锁定更快了,我都是一个开心玩游戏的普通玩家,我不想经常性地重练英雄,不愿意被迫更换本命英雄,不喜欢对版本做出让步,让来让去却始终等不到属于我的版本。

我们这群占比例最大的普通玩家,只想要 在还说得过去的平衡中,不断获得新英雄,新地图,新皮肤,新活动,新的剧情进展 。

哪怕从来都没出过街机模式,哪怕也不存在地图工坊,哪怕连OWL都不复存在,只要新英雄新地图新皮肤新活动新的剧情进展,能够按时更新,常有新意,玩家的流失速度都会远远慢于现在。

而暴雪的更新并非如此,他们更注重的是电竞中的体验,在一次访谈中,《守望先锋》团队明确指出他们对平衡做出优化时会综合考虑高分段玩家和低分段玩家,但整体上更注重高分段玩家,这是一种灾难性的平衡策略。要知道不同分段之间的玩家数量呈现出正态分布,对低分段玩家的舍弃将意味着每次平衡调整都会激怒相当数量的玩家,至于中游……无论怎么平衡都会饱受苦难,因为暴雪信奉“中庸之道”。

这种平衡策略甚至导致了“时代”的出现,从OWL第一赛季的“放狗”时代开始,单一的版本强势阵容和镜像阵容对抗就成为赛场主旋律,长期以往,审美疲劳会影响到大多数观众甚至选手。“放狗”时代中辅助选手往往苦不堪言,重装选手则有心无力,暴雪下定决心要着手改变这一现状,于是持续对重装英雄进行调整,还没等OWL赛场上出现显著变化,天梯就已经失控了。

守望先锋只需要五百个玩家就够了。别人不配娱乐。 ——知乎用户今日晴无事

但暴雪不管不顾,对天梯玩家的抱怨置若罔闻,继续推进这种失控的平衡,很快,大名鼎鼎的“303”时代到来了,输出选手一夜之间发现自己陷入了僵局,要么放下手里的弹道英雄换出布里吉塔,要么抛弃钟爱的即时命中英雄换出查莉娅,如果你都换不出,对不起,冷板凳坐好。

暴雪没有任何办法能把OWL和天梯从“303”时代中救出来,甚至催生出“黑影213”体系, 这个时代是镜像对抗最激烈和心理博弈最夸张的时代 ,职业赛场上甚至出现了双方12人一口气交完12个大招却没有出现减员的情况。纵观整个OWL,只有王星睿带领的成都猎人队用“花板子”打出了风采,其他队伍一律屈服于“303”的铁蹄下。

这种失控的平衡必须对游戏最底层的机制做出改变才能对抗,于是暴雪不再进行平衡,转而对游戏机制进行大改,推出了“英雄池”系统和强制“222”的举措。

“303”时代落幕得异常憋屈,尚且不提职业选手和教练们时如何感觉的,普通玩家的评价却是褒贬不一,有人大呼过瘾,终于摆脱了布里吉塔,有人异常惋惜,遗憾再也看不到最激烈的镜像对抗。但普通玩家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因为天梯中也被强制更新了“英雄池”系统和“222”系统。

不提“英雄池”系统对专精玩家带来的折磨,单说“222”带来的排队问题, 当玩一局游戏却需要10分钟的排队时间时,这游戏还是一款快节奏游戏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时间碎片化的现在,排队10分钟除了让输出玩家感到恶心之外,再无其他意义,甚至在高分段对战中,“50分钟排队,15分钟游戏”成为现实。

尽管强制“222”的游戏机制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环境改善,但必须承认,如果不是《守望先锋》团队无法终结“303”时代,或许普通玩家永远等不来“222”,这似乎再一次印证了“普通玩家不配玩守望”的结论。尤其是前段时间在“高层压力”和“疫情压力”下出现的暴雪离职潮,都隐隐将矛头指向动视高层,大意就是动视高层对电竞成功的渴望压倒一切,他们强迫《守望先锋》团队做出一系列改变,只为给OWL铺路,不允许更多精力去推进新英雄或新地图,于是感到痛苦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纷纷离职。

守望先锋的解散是有原因的,也许这不是一件坏事。 ——士兵:76

于是各种“离谱”的平衡调整不断出现,要么各种护盾满天乱飞,要么随便扔镖随便杀人,要么死神位移莫名挨刀,要么全体重装集体失声。为OWL赛场铺路的各种平衡都受到了玩家的口诛笔伐,次数多到已经麻木,甚至出现了“无论这一次平衡调整是否恰当,先反对再说”的情况,这是失望透顶的玩家最无奈的抗议,也是最痛苦的决定。

OWL终将成为过眼云烟,因为普通玩家遭受的打击实在太大,我们期盼的新英雄已经确定不再推出,期盼的新剧情整整4年一直在回顾,未推进一步,期盼的新CG暂停在麦克雷和艾什的重逢上,期盼的新活动始终没有等来。似乎只有《守望先锋2》才能拯救世界,但“未来”始终没来。

呼啸的狂风从不曾停止,如果不能酿出一场暴雨,再磅礴的云烟也会被吹散。

未来未至

墙倒众人推,不是对《守望先锋》失望,是对人失望。

要知道,电竞的基础永远都是普通玩家的数量,失去了玩家的支持,资本的力量即使强硬也无法掀起更汹涌的风浪。

不用提OWL引以为豪的全球主场计划遭受了灭顶之灾,《绝地求生》、《堡垒之夜》、《APEX英雄》和《Volarant》等游戏先后造成的巨大冲击,单说《守望先锋》游戏一直主推的的强团队性,就足够非核心玩家迅速退场了,除非实力碾压,否则没有配合就等于各凭本事,输赢看运气。

暴雪终究还是没能彻底粉碎那个圈住自己的框,强调团队并不是错,甚至是应该的,但时代的更迭已经把玩家手中的刀剑换成了火炮,轰鸣代替了金铁交击,决定一方输赢的不再是实力,而是某个玩家的下限。即使你不用激素次次拔刀砍双辅又如何?即使你牺牲自己留出护盾保护队友又如何?即使你不扔手雷精准点杀来回纵横的铁拳又如何?

即使是玩家普遍想要的计分板可以大幅度改进环境,但依然治标不治本,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团队游戏,比团队本身还要强调团队的游戏。

玩家流失是多方面的,在一片唱衰声中,暴雪于2019年11月公布了《守望先锋2》的消息,似乎让唱衰声小了许多。但遗憾的是,紧跟而来的是各种负面新闻,包括上文提到的“离职潮”,《守望先锋》不再更新新英雄,OWL主场计划取消,都让玩家感到难过。尽管2019年的新闻似乎还在打脸“唱衰守望”,但2020年疫情以来,除了OWL,并没有什么游戏本身的消息。

《守望先锋》是全球第64个内购总额达到10亿美元的游戏 ——2019年Superdata。

我在这种情况下,还在坚持玩《守望先锋》,凭借的已经仅剩“热爱”二字了,如果不是游戏本身质量过硬,我甚至也退坑已久,在看到《守望先锋2》的消息后,我很开心,也很难过。

Jeff许诺了新的英雄,新的地图,甚至新的地图玩法,但这其实应该是《守望先锋》中的内容,而不应该作为《守望先锋2》的宣传点, 至于新增的PVE,却不足以支撑起一部完整的游戏 ,但Jeff说得清清楚楚,不是《守望先锋2.0》,而是《守望先锋2》。所以我对《守望先锋2》抱有期待,是作为DLC形式的期待,而不是作为一部完整的游戏。

疫情还在继续,OWL第三赛季也即将落下帷幕,未来还远,尚未到位。

但我收到了召唤,我必须回应,一如既往。

最后温馨提醒,本文提到的所有游戏,均未与《守望先锋》进行质量优劣比较,而是对某方面的客观陈述,例如:《守望先锋》对比《APEX英雄》来讲,弱化了“射击”元素,突出了“技能”的重要性。由此,凡是评论中带游戏本身节奏的,各位观众请勿回复,举报处理。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一名常见的游戏路人今天有关《守望先锋》的感想》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