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举万变代代相随!载梦前行的第一辆合金小车

摘要:Takara Tomy以其创新的理念、优质的产品及可靠的安全性深受儿童及家长们的喜爱。哪怕是从童年的第一辆合金小车开始。几乎每一个男孩子童年时候都会有几辆合金小车,爱不释手,但真正能保存到今天的可能凤毛麟角。

前言

Tomica(トミカ、多美卡)是一家诞生于1970年8月18日在东京的日本公司,隶属于日本多美股份有限公司(日语:株式会社タカラトミー,英语:TAKARA TOMY COMPANY,LTD.)Tomica的母公司Takara Tomy由富山荣次郎于1920年代战后创办,早年间主要生产铁皮和塑料玩具。

如今,作为世界最大的玩具公司之一,Takara Tomy经过80多年的发展,为广大的婴幼儿及儿童设计并生产了种类丰富的既充满乐趣又寓教于乐的玩具、游戏及电子游戏。

Takara Tomy以其创新的理念、优质的产品及可靠的安全性深受儿童及家长们的喜爱。同时,多美致力于为广大的儿童和成人创造出兼具娱乐性及启发性的玩具及产品。喜欢Takara Tomy的朋友有空不妨移步其 中国官网 对其详细业务产品分类一探究竟。

由于我自己也是Tomica的爱好者,家里两个小孩也都到了钟情小车模型的年龄,尤其是男孩简直可以说是沉迷车辆,无论是拼装模型车、成品玩具车、比例仿真车、马路上的真车、还是车mo哔----------------

今年前不久Tomica为了迎接50周年,还在中国举办了Tomica全国巡展上海站(8月1日至9月6日)、以及参加了南京车展(国庆期间10月1日-10月6日),现场精彩不断。往后,Kazuya的专栏系列 《终生嗜好》 也将单独有一期专项介绍Tomica关联品牌故事,与我自己选购商品的体验文章。

今次开始, 【人物志】 系列的重点分享对象是Tomica,也是Takara Tomy旗下人气最高的产品线(几乎没有之一)。而我们的分享人物,则是国内的Tomica大神级收藏者,Tomica私人博物馆的馆长—— 咕咚 。.

下面原文曾于2017年4月26日发表于《ramp驾道》,从今往后的Tomica内容系列分享也是得到了咕咚大神的正式授权,希望大家会喜欢。

导语

这个世界所有的成就都是来自于坚持,任何平凡的事,一旦持之以恒的做下去,都会变得不平凡。哪怕是从童年的第一辆合金小车开始。

几乎每一个男孩子童年时候都会有几辆合金小车,爱不释手,但真正能保存到今天的可能凤毛麟角。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丢了很多东西,那些东西包括父母给买的第一辆小汽车,包括自己的第一个理想。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在一个远方的山谷里,堆着无数的Tomica合金小车、FC游戏机、铁皮青蛙以及小浣熊干脆面里的卡片,这些曾经谁家都有而现在却谁家都找不到了的物品,就是我们不小心遗落的童年的梦。

1:64

Tomica车模被定义为1:64比例合金车模,但这只为了方便划分而做的定义。Tomica的比例是根据把车能塞进统一制式的盒子中而定制,不一定是标准的1:64比例。Tomica的分类横向竖向也有很多种。

总结而言,Tomica的主打产品——即1至120号的常规编号系列就是Tomica军团里的主线,一切其他系列都是在这个主线军团中衍生出的其他侧枝产品。比如Mini cooper国旗车系列,就是用43-4(编号43的第四代车)的Mini cooper的车型制作出各种国旗的涂装。再比如可口可乐抽奖套装系列,就是在常规编号车型里选择12款车型,都统一制作成可口可乐的涂装。

所以,要了解Tomica的历史,最直接的途径就是了解其主线编号车的演变过程。Tomica自1970年诞生之后,就一直延续着盒子与编号的故事,期间经历过黑黄盒、蓝白盒、日本制红白盒、中国制红白盒红色标、中国制红白盒蓝色标、红白盒TakaraTomy标等版本,虽然盒子经历了几次的更替,但编号从没有超出这个古老的范围。

版本

Tomica的版本与系列很多,但想要收集齐其中任何一个小的侧枝产品都不容易,在每一个系列的收藏过程中都会有瓶颈。我所见过的黑黄盒中最昂贵的车型涂装拍卖可达12万元人民币,迪斯尼系列中稀有的39台限定车售价可高达3万元。在套装产品中1983年Tomica创始人之子富山干太郎婚礼套装,只有当天参加婚礼的人才有机会得到一套,如此数量稀少的产品,更是难以估价。

红白盒日本制常规品中很多热门车型价格都在几千元以上,中国制红标系列中35-2号童梦售价也基本上在3千元以上,中国制蓝标系列中的90-4号青果运输车也可以达到3千元,就连年代最近的TakaraTomy标系列中54-9号本田思域Type R售价也可以达到500元……这些款车型都成了收藏之路中的瓶颈,它们的价格还是与时俱进的。也许当你们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上面的每一款价格也许都已涨到两倍的价格了。

车盒

比起Tomica小车本身,小车的盒子也是精华所在。一位日本友人曾经说过,每辆车的盒子都是这部车的灵魂,这个形容非常的贴切。Tomica的盒子制式统一,封绘精美,十分有观赏和收藏价值。

合金车保留下来相对容易些,然而纸质盒子能够保存完好相当不易,很多年代久远的老车都是一盒难求,所以经常会出现盒子比车贵上数倍的状况。

大部分人都在成长的过程中忘记了曾经陪伴自己的小汽车,而这些小车到现在也依然是我的梦,开一家Tomica小车博物馆是我生涯中最想达成的梦想之首,当然也是最难的一个。它不像想去趟西藏一样简单,买张火车票就去了,它也不像想拍一幅星轨一样容易,找个山头半夜披着军大衣开车就去了……Tomica博物馆的这个梦想太昂贵,它不仅需要一座大房子,更需要无数辆比房子涨价还快的Tomica。小汽车很美好,但面对现实中它们的价格,却需要我在背后付出更加辛勤的工作。

童年直至大学毕业,我收藏Tomica小车的进度十分缓慢。那时候能够支配零花钱很少,商场专柜里29元一个的小汽车对我来说算是昂贵的。而正是因为它昂贵,所以Tomica在我眼里一直都是收藏品,而非玩完随手扔掉的玩具。

参加工作之后,我有了自主支配的资金,对自己的爱好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最开始觉得有的车是一对儿的要凑齐,完成目标后想要不这个车型都整个凑齐吧,后来觉得应该把一百二十个编号凑齐也没准能实现。凑齐后又想,不如把每个号段的每一代车型凑齐吧!然后就想反正也这样了干脆把中国制的都凑齐吧!使使劲儿日本制红白盒也凑齐好了!黑箱蓝盒也涉及一下好像也差不多……我在凯利特时期的专柜淘过,在玩具反斗城大量购买过,在各种拍卖网站血拼过,也跑去香港台湾地区甚至日本韩国的中古玩具店寻觅过,就这样,工作十年下来坚持着收了几千辆的Tomica!

藏者

通过收藏Tomica,我也结识了很多好朋友,包括我国台湾香港以及日本的收藏家,互相交流,十分欣喜。Tomica是个小众的收藏专题,每当遇见车友,都有一种地球在宇宙中发现行星的感觉。

一次在日本的Tomica朝圣之旅,我结识了新宿ken-box小车店的老板,交谈后他给我画了去港区shustock店的地图线路。他说自认为藏品不如shustock他们家,建议我去那里看一看。而我到了shustock的店,与老板娘交谈后,竟没想到她也建议我去ken-box看一看,说那里才是朝圣之地。在生意对手面前可以如此豁达,乐观、分享、坦诚,不过多在意收藏品的利益,不让收藏变了味道,可谓收藏事业的最高境界。

每天面对着这些自己积攒起来的小车,我是很骄傲的,何况它们自身的价值也在与日俱增。收藏Tomica这么多年,如果说有什么心得,那就是,这个世界所有的成就都是来自于坚持。任何平凡的事,一旦持之以恒的做下去,都会变得不平凡。李安说过他刷碗十年亦是修行,从而感悟人生。我的收藏之路也是我的修行,曾经多少个要好的车友都跳坑逃走了,令我甚是惋惜,而我还在长情的一路坚持。

虽然开Tomica私人博物馆的还是我的一个梦想,但我终将会实现的。终有一天,我会打开博物馆的门邀请那群可爱的车友进场(包括跳坑逃走的朋友),就像一张通往西藏的火车票或是守在山顶上的一次摄影一样简单。

我讲述着每一辆小车背后的历史与故事,愿那些故事能够填充在我们遗失了的童年记忆中,在那场梦的山谷里开花结果,凝结了时空。

未完待续

原作撰文:咕咚 写真摄影:咕咚 二次编辑:Kazuya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千举万变代代相随!载梦前行的第一辆合金小车》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