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科幻丨徘徊(二)

摘要:它们穿过一道又一道爆炸残留的滚滚黑烟,破碎的眼球或没有眼球的眼眶在视线内已变得无比清晰。张睿起身到厨房围上围裙,准备好各种调料,摆好碗筷,娴熟地敲碎了两个鸡蛋,煮起了方便面。

《徘徊》第二章 | 回家

它们毫无秩序,但都冲着同一个方向,跑得很快;它们衣衫褴褛、碎布缠身,但都视而不见;它们浑身溃烂、肢残臂断,但都似乎不知疼痛。它们穿过一道又一道爆炸残留的滚滚黑烟,破碎的眼球或没有眼球的眼眶在视线内已变得无比清晰。

青年拉住女孩狂奔的那一刻,女孩的书包突然滑落,在地上疯狂的向着两人抖动而来,可怜女孩的心思仍然没有放弃,但一直被青年死死的拉着向着前方奔逃。

看着盛放弟弟的书包越来越远,看着那群无比丑陋的亡命之徒踩过自己的书包,女孩泪崩,但不再对青年的抢救有任何执着。

在这条坐落着三所学校的公路上,两个年轻人被一群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狂徒疯狂追赶,歇斯底里的群体哀嚎似乎是在奏响整座城市的丧钟。

两人已是满头大汗,后面的追兵却丝毫不见疲惫。

“他们是在追我们吗?”女孩喘着粗气叫道。

“跑就是了。”青年头也不回地说道。

夏日的热浪在满大街的火焰中变得更加猖狂,空气的温度一直在不断升高,血腥的味道越来越令不断奔跑的两人感到恶心。公路对面又发生了一场爆炸,被掀翻的卡车径直砸进了路旁的便利店。

迎面冲来一辆出租车,横冲直撞的司机有着与身后的狂徒相同的模样,他的手在不停得抓挠着自己已经褪掉一层皮的脸,任由出租车撞向奔跑的狂徒,继而又引发了路边报废汽车的连环爆炸,顿时让两人与它们拉开了距离。

转弯进入小路,经过市二中。

那道形同虚设的伸缩门上挂着无数的碎肉,校园内正上演着同类的相互蚕食。被撕得东一块西一块的尸体在那些穿着校服的学生之间飞来飞去,一些还未完全咽气的受害者看着自己的肢体被扯断、内脏被撕碎……同样的哀嚎声响彻着整个校园。

一些注意到两人经过的学生狂吼着冲向学校的大门。大汗淋漓的青年仍然拉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孩奔跑,速度越来越慢。

还有二十米就到社区的门口了。

社区旁开店的人突然从各自的店里冲出来,充斥着清一色的恐怖哀嚎,有些手中还攥着崭新的钞票。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师傅径直扑倒了给二人开门的门卫大爷,手中拿着的包子被砸到了墙上。

社区的伸缩门同样形同虚设,很清楚这一点的青年没有丝毫减慢速度,“还有两栋楼,马上就到了,坚持住!”

“那个大爷……”

“别管了!”

青年终于看到了2号3单的楼道,但紧随而来的绝望让两人不知所措,但仍继续向着那道被车堵住的楼道门奔跑。

“怎么办!?”

“跳上车,从二楼进去!”

两人来到车前,青年将女孩推到轿车的车顶,自己也迅速跳了上去。

车顶离二楼的水泥台沿有一米之高,青年笨手笨脚地爬上台沿,在此过程中磕伤了膝盖,忍着彻骨的疼痛用尽全力将女孩往上拉。

此时,小区的居民、学校的学生、从市三中跟来的狂徒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所经之地落满了它们已经坏死的器官。青年拼命拉着女孩的手,被恐惧夺去理智的女孩歇斯底里地在半空中挣扎,几个追到近前的高中生拉住了女孩的脚踝。

青年已经不抱希望,边咧嘴哭着边捡起身旁的一把散架的伞,徒劳地狂戳着那些一碰就散架的胳膊。突然,二楼楼道的窗子开了,一个强壮的男子跳到水泥台上一把将女孩拉了上来,用手中的拖把一个接一个地把就要爬上来的学生捅下车去。

三人跳进楼道关上了窗子。

“他们会爬上来的!”青年抹了一把泪焦急地说道。

“你们把它们引过来的。”

“怎么办?”

“快点儿,用这些木板钉死窗户!”男子抄起榔头在青年扶着的木板上敲进钉子。

第三块木板被钉好的时候,几个狂徒爬上了水泥台,满是蛆虫的腐烂胳膊从木板缝隙里伸了进来。女孩缩在角落里失控的尖叫,青年拿着拖把一个接一个的敲断这些残肢,男子依然保持着镇定,扶着一块一块的木板钉死了窗子。

“别在这呆着了,不知道哪会儿就有死人从防盗门里冲出来的,回我家吧。”

“我也是这的住户。”青年说道。

“哪一户?”

“502。”

“嗯,那你们回去吧,我住你家楼下,有事找我。”说完,男子象征性的看了一眼青年身后的女孩,拖着拖把先行上了楼。

“现在没事了。”青年将手搭在女孩的肩上说道。

开锁,进门,一个只是简单刷了墙的毛坯房映入眼帘。陈旧不堪的紫色沙发勉强维持着在这个灰尘之地的一丝整洁,女孩坐在沙发上有些迷茫的看着屋里的摆设。

青年知道,她只是在抚慰自己受惊的心。

“厨……厨房有吃的,衣柜有衣服,有……水,有电,防盗门足够结实,一楼的楼道门更结实,我们……那个我们很安全。”青年结结巴巴地说着他自以为很容易说的话,女孩耐心听完,抬头看着青年挤出一丝笑容。

“本来说下个月搬家的,所以这里就……很乱。”

“没关系。”

“嗯……但是床很干净,如果你愿意,可以去洗澡,然后睡在我爸妈的房间。没有房门,这个有点尴尬……”

“没关系!”女孩说完,就走进了只有一块长布作为墙壁的卫生间。喷头喷出了清水,女孩终于可以洗去一天来的脏污,更重要的是,洗去弟弟的血。透过卫生间的窗子看向窗外,楼下的空地上人群涌动,但或许他们已经不能再称作是人了。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青年刻意的平复着内心,他很清楚,自己必须时刻保持冷静。

青年站起身,来到和卫生间只有一墙之隔的厨房,这里同样也是把布帘当墙壁。

“你放心洗,我接点水。”

“好。”

青年尽可能地不让水流造成太大声音。

女孩穿着青年妹妹的衣服出来时,几个大号的矿泉水瓶已经被接满了水,还有更多瓶子里的水正等待着被逐一烧开。

“我不敢自己睡。”

“那你睡我屋,我一会儿把那个弹簧床搬过去,你先去休息吧。”

青年关上唯一的房门,将诺基亚和中兴充上电,又找出了备用的电池,甚至挂上了一直拖着没挂的窗帘,这道窗帘,可以遮住客厅向外看的视野。手电和两根蜡烛也被放在了沙发旁的茶几上,厨房的菜刀、工具箱里的铁棍、长柄螺丝刀、网上买的小号弹簧刀、纯铁的腰带、削铅笔的小刀、比较结实的木凳、甚至是几年前在玩具店买的塑料双节棍都被拣出来放到茶几的抽屉里。

空调被打开,向着极限的空间输送冷气,抽湿排热。

女孩睡得很不安稳,每隔一会儿总会说很多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的梦话。

入夜。青年锁死所有的窗子,回到自己屋里躺到了弹簧床上。从自己的房间可以同时看到背后的阳台、眼前的厕所和厨房以及斜对面偌大的客厅,在楼外仍有些许声音的哀嚎中,如此广阔的空间是更加广阔的黑暗,在一片漆黑中总也睡不安稳。青年听着女孩的睡声三番五次起身去检查防盗门是否锁好,每次走回房间的时候总能透过其他房间的窗子看到,社区其他的住户没有任何灯光。

这一夜,他没睡着。

次日下午。

“我叫张睿,是……快毕业的大学生,在福建上学,这次回来是来找实习,刚好碰上我初中学校的毕业典礼,就去凑了个热闹……”

“你不用自报家门。”

“我觉得这样你更踏实些。”

“谢谢,我已经很踏实了,昨晚我睡得很安稳,不担心你,也不担心他们会闯进来。”

“那就好,那你……”

“我的学生证。”

“程涵,市一中13级13班……嚯,现在居然给发学生证。”

“这好像不是你该关注的重点。”

“是,不过当初我可没这福气,门票车票从来不打折。”

“我有点饿……”

“对不起,那……我去弄点吃的。”张睿起身到厨房围上围裙,准备好各种调料,摆好碗筷,娴熟地敲碎了两个鸡蛋,煮起了方便面。

“我可以去天台吗?”

“现在楼道里还是有点危险的,别去了。”

“没关系的,楼道里又没人。”

“一会吃完饭我陪你去。”张睿听着楼下厨房剁肉的声音感到心惊肉跳,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切生菜的菜刀。

两碗放了生菜、鸡蛋和牛肉粒的方便面端上茶几。

“很美味。”

“喜欢就好。”

“你毕业后想干嘛?”程涵有些尴尬地打开了话匣。

“有工作就工作,没工作就考研,半年后差不多就该选择了。你呢?明年是准备高考还是自招啥的?”

“正常高考呀,其他的我哪考得起啊。”

“也好,其他的也不是给普通家庭准备的。”

“我只有我弟弟,我爸妈前年出车祸双亡,一直是亲戚给抚养费。”

“你……你有一个好亲戚……”

“他家在农村,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平安无事。”

“肯定不会有事的,只是这一带出了问题,很快政府就会解决,那些东西很快就会被军队消灭,这件事连悬念都没有,放心。”

“如果消灭不过来呢?”

“怎么会?”

“我弟弟,是我杀的。”

张睿听闻此言有些发愣。

“他并没有变成像楼下那些人一样的怪物,他只是想……咬我?我只是一推,他的头碰到了桌角,就……就掉了一半……”女孩放下筷子,又流出眼泪。

“我也确实发现那些人,那些……狂人,有的我认识。但是没关系,军队可以消灭这些东西,这毫无悬念,不是吗?”

“我觉得你的安慰很苍白。”

“苍……苍白?”

“但是你说得对!”

两人都明白,外面的世界正在发生着可怕的变化。仅仅是昨天逃命的那条街道的惨状,就足以让所有乐观的预测化为乌有。张睿不断鼓励着程涵,程涵不断配合着张睿,这可能是他们唯一的精神支柱。

手机突然响起,程涵翻开手机盖,顿时传来一片混乱的声音。

“小涵……小涵,救命……”

“怎么回事?你在哪?”

“我不知道怎么了……我男朋友把我扔在这,我挺着肚子跑不动……他们……他们在吃人……”

“你在哪!我去救你!”

“小涵……啊——”电话没有挂断,那头的女孩被开肠破肚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回荡,张睿立刻合上手机盖,说道:“没救了,多顾自己吧。”

“她是我闺蜜,同桌,发小……”程涵细细数着自己与那个女孩的关系,悲痛欲绝。

“砰砰砰!”防盗门响起。张睿猛一激灵,顿时抽出了茶几里的弹簧刀。

“谁?”

“我啊~昨天救了你们的帅哥。”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轻科幻丨徘徊(二)》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