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科幻丨徘徊(一)

摘要:今天,我把它重新拾起来,命名为《徘徊》,以原有故事框架为参考模板,融入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感悟。

写在前面

2014年1月,寒假前夕,下雪。

那是一个在台灯下等待期末考成绩的夜晚,游戏玩绝、暂无作业、闲的蛋疼、蠢蠢欲动,两年半的初中生活和五年半的丧尸文化认知让我想要继续用文字勾勒心中的亡灵世界。

它叫《亡灵世界》,以初中毕业为时间起点,以我所在的城市为空间支点,以毕业典礼后病毒爆发、丧尸横行为背景,讲述了一行学生组建团队、互相扶持、搭建堡垒、查明真相、为生存而生存的故事。我重翻这个大概有75k字的小说,感慨万千,仿佛一夜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却杞人忧天的梦幻岁月。但笑着笑着,我也意识到,那是一个对内心不加掩饰的年龄,我的文字代表着我的真诚。

今天,我把它重新拾起来,命名为《徘徊》,以原有故事框架为参考模板,融入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感悟。以舒缓的节奏讲述普通人的平凡故事,尝试着塑造一个适合于我国文化语境的本土化的丧尸世界观,重塑对丧尸文化的热爱。

也许若干年后我会像今天一样,看着这第二个《亡灵世界》自嘲,但就像它的前任一样,它们都承担过记录生活的属性,它们都存在过。

《徘徊》第一章 | 死亡典礼

一块手表躺在井盖的孔洞边缘,微弱的嘀嗒声在操场上回响。

远处的景象有些模糊,但那里看起来并不过于狼藉。塑胶跑道的转弯处站满了一动不动的乌鸦,它们安静的看着这里,就像在等待命令。

一个青年从地上慢慢爬起来,充满血丝的眼球适应了阴云密布的天空,一眼就看到了远处那黑压压一片的肉食动物,也看到了散落在自己周围的一块一块的同学。眼眶要撑裂的时候,青年才终于回过神来,任由汗珠流进干涸的喉咙。

那声巨响过后,操场上不再有活人。

青年哆嗦着捡起地上的手表,拖着一条没有知觉的腿移进楼道。在昏暗的楼道里,轻而易举地传遍整个楼梯间的嘀嗒声总是让艰难蹒跚的青年不寒而栗。

他突然踩空,一张报纸从他脚下向台阶下端飞去。青年用尽全力的将惨叫声憋回肚里,肌肉痉挛顿时让他缩在了楼梯间拐角的地板砖上。

“额……额啊……”残留的呻吟声比手表的表针更迅速的传遍整个教学楼,更加诡异的回响在楼梯间里碰撞。

一双运动鞋突然出现在青年的眼前,又一滴冷汗顺着脖颈流进灰色的衬衫里,他咬着牙缓缓地抬起了头。

是一个女孩。

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青年刚想说话就被女孩捂住了嘴。

两人一前一后在楼道里轻手轻脚的移动着,青年在女孩身后时不时地回头查看情况,发软的右腿终于恢复了零星知觉。来到四楼,穿过走廊,走过拐角,进入一间化学实验室,青年立刻关上了门,女孩径直走到实验室另一边,关上另一道门。

“现在可以说话了,但别太大声。”

“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

“我们,把门锁上……”青年犹豫着说道,“是要干什么?”

“防止有东西闯进来。”

“那些乌鸦?那有黑压压的一大片。”青年指着窗外说道。

女孩没有继续说话,突然捂住自己的嘴呜咽起来。青年一时语塞,愣了几秒才凑上前去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会保护你的,我保证!”揣在裤兜里的手使劲掐着仍在发软的大腿。

“我弟弟……他的头,少了一半……”女孩双臂抱膝坐在角落里支吾着,却仍在拼命地把自己的声音一再压低。

空气中的血腥味加重,窗外的几缕阳光已不见踪影,阴沉的天空俯视着尸块遍野的操场,似乎要用即将到来的暴风雨表达悲伤。

“别……别伤……别怕!”青年吞吞吐吐地蹦出几个字。

“你可以抱我一下吗?”女孩泪流满面着说道。

“我……我是在尸体堆里爬出来的。”

女孩没有继续要求,看着青年的眼神带着一丝恐惧包裹的幽怨看向远处,又重新看向自己的膝盖。

“但是也可以……”青年还未说完,突然闻到女孩衣服上扑鼻而来的气味,顿时忍不住跑到讲台的多媒体后面狂吐不止,再怎样压低声音也无济于事。

门外的走廊里传来一阵窸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走动。青年擦掉衣服上的呕吐物,轻手轻脚而又飞快的回到女孩身边,一只胳膊揽在女孩的肩上。

“有人在那边的走廊里。”青年低声耳语道,“我去门玻璃那看一下。”

“别去。”女孩哀求道,“不管是谁,不要管……不要管好吗?”

青年看向女孩的眼神多了一丝认真,他在短暂的生理不适后终于注意到了她的恐慌,他知道,女孩一定经历了可怕的事情。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门里的两人靠在一起如坐针毡地控制着呼吸。令人窒息的两分钟几乎让青年晕厥过去。他若无其事的调整着状态,尽可能地掩盖低血糖的不适,女孩的恐惧也渐渐加深了他的恐惧,但他知道,自己得一直振作着。

“我们……晚上要继续躲在这里吗?”青年试探着低声问道,“对不起,我知道我应该有分寸,可是我……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害怕。”女孩支吾道。

“别怕,我一定会保护你……”

“我怕你有事。”女孩说完,青年才注意到自己的虚弱已经掩盖不了了。

“没事,我有点低血糖而已。”

“我有巧克力。”女孩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纸袋,“给我弟弟买的,庆祝……庆祝他初中毕业。”

青年刚想回话,不料突然脑袋发昏,瘫在女孩身上不省人事。

入夜,整个学校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人来,也没有人离开,甚至学校外也是死寂一片。操场上阴风阵阵,带不走塑胶跑道极力挽留的盛夏热浪。

实验室里,女孩缩在角落里,双臂挽着仍在昏睡的青年,也是挽着她唯一的依靠。燥热的空气一刻不停地侵袭着浑身湿黏的两人,实验室伸手不见五指,角角落落在此时似乎都藏满了未知的危险。

为了不招来什么可怕的东西,女孩没有开灯。门外,晚风在整个走廊里徘徊,时不时会因撞到门窗外框而阵阵作响,女孩的心跳也随之加速。此时,女孩唯一的寄托,是对面的那间亮着灯的办公室。透过窗子看去,那个发着光的门框是这座“U”形一体化教学楼唯一亮着的地方,且时不时会有阴影挡住门框外溢的光。

那里很可能有人。但是从这里过去,要穿过整层楼的走廊。

这件事,在夜里做不到。女孩完全不知道,这段路上会有什么。她只企盼着,怀里昏迷的这个学生模样的男子快快醒来,快快醒来。

这是一个难熬的夜晚。黑暗中,蚊虫一刻不停地在女孩周围嗡嗡作响,在静得可怕的角落里也是听得极其清晰。黑暗、热浪、蚊虫,与孤独、恐惧、悲痛,毫不留情地袭扰着这个房间里唯一醒着的女孩。难以入眠。

青年的手表被取下了电池,终于不会再发出那均匀而深彻骨髓的催命之声。

在后半夜,被灌过饮料的青年醒了过来,立刻反手抱住已在崩溃边缘的女孩。女孩顿时倒在青年怀里。

操场换了颜色。阳光在血液凝固的操场上草草地停留了一会儿,就又不见踪影。昨夜没有下雨,但也好在没有伴随雷鸣。

青年叫醒满脸泪痕的女孩,将剩下的半瓶饮料喂了下去。

“昨晚,你受苦了。”

“我们……离开这里吧,昨天……我看到对面那间办公室里有灯光。”女孩没有接住青年的话茬,似乎是在掩盖昨夜的怨恨。

“好!”青年未多言,背过书包拉着女孩来到门前。

他们看到了一整夜以来腐臭的味源——离两人最近的那台实验桌的背面,藏着一具布满蛆虫的尸体,浑身的碎肉和被肢解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仅剩的一点人体的轮廓勉强证明,这是人的尸体。

女孩在青年怀里无助地哭,在这微弱的哭声中,充满了歇斯底里的恐惧。青年明白已无需多言,为了报答女孩昨夜对自己的救助,也为了给自己被激发的保护欲一点回应,他必须坚强。

“我们去对面。”青年斩钉截铁的说道,提着一把椅子拉着女孩缓缓地打开了门锁。

走廊里,满墙的窗子并没有带来多少光亮。经过拐角后,深处的走廊昏暗得令人窒息。两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如履薄冰般极度小心地走在几乎不会踩出太大声音的瓷砖上,但一不留神就会被满地的碎肉滑倒。

平安无事的走到走廊的中间,已经没有退路,必须向前。青年瞥了一眼楼下的操场,突然发现,少了一些尸体。

“有人来过了。”青年耳语道。

女孩一言不发,紧跟在青年身后,目光一直留在自己的书包上,不敢看向别处。

两人来到昨晚亮灯的办公室门前,灯,还在亮着,没有人。青年立刻拉着女孩走进旁边的楼梯间,“去我家,离这里不远。”

楼梯间的防火门在被两人关上的那一刻,发出了一声凌厉的凄鸣,顿时引发了整层楼的震动。地面在轰鸣,像是千军万马在平原的驰骋。两人不知道招来了什么,彻骨的恐惧顿时让他们身体僵硬,愣在了台阶上。

女孩最先反应过来,冲到前面拉着青年疯狂的向楼下狂奔。

教学楼正门前,条幅、奖状、座椅、红毯、摄影机散落一地,像是被洗劫一般。没有被红毯盖到的地方,也是红色,每一寸位置都是平等的颜色。

青年拉着女孩疾步前进,不断回头看向教学楼后的操场,又有一些尸体消失了。两人刚刚来到街道上,就目睹了不远处一辆被撞破油箱的本田的爆炸。青年下意识向公路较近的一端望去,模糊的空气阻挡着视线,但可以隐约看到,那里有正在走动的人。

“你怎么了?”青年感觉到女孩停在原地,回头问道。路旁,那辆爆炸的汽车火光冲天,似乎在用这种歇斯底里的方式回应空气中越来越浓的腥味。

“那里……”女孩指着被炸到公路另一侧的车体碎片。

“NICE~”青年走到车门近前,刚想伸手,下意识转头看向女孩,勉强挤出尴尬的微笑,“很烫。”

曾车来车往的街道一夜之间被各种撞得奇形怪状的汽车堵死,黑烟弥漫。无数的金属碎片散落在整个十字路口,路旁的一些没有避其锋芒的行道树和红绿灯也被劈砍得体无完肤。

满地灼热的金属残片,在被一次次的踩踏中直接在两人的鞋底烫出了无数个孔洞,要从这里走到八百米外的安居社区,更是雪上加霜。

“你看……”走在后面的女孩指着学校的方向低声叫道。

青年转头望去,只见刚刚还空无一人的校门口此时已是人头攒动,“烟太大了,看不清。”

“那里有人,我想过去。”

“姑娘,现在你非常肯定你的弟弟已经不在了,对吗?”青年不容置疑的问道。

女孩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么现在,那里没有你在乎的东西了,所以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去安全的地方,比如我家……”

“可那里有人啊!”

“我不敢肯定那些是不是人。”

“什么?”女孩无比惊诧的表情对上了青年极力掩盖着恐惧的眼神,“那些……那些在走路的,不是人……那是什么?”

“是人又能怎么样?我们还是得靠自己……”两人说话期间,青年一直拉着女孩往前走。

“放开我。”女孩轻声说道,却用力的甩开了青年的手,“对不起,现在我不想相信你了。”女孩转身走向学校。

青年有些手足无措,一脸无奈的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恐惧战胜了那点可怜的保护欲,青年转身继续朝自己家走去,想起背着的书包,想把它还给女孩。但他不敢停下来,只是放满了脚步。

书包很鼓。

青年下意识拉开拉链,顿时像触电一般扔飞了女孩的书包。

书包挂在眼前的树杈上,一颗少了半边的头颅从里面掉出来,落到地上弹到青年面前。两股战战的青年本能地反方向拼命跑去,突然撞到了跑来的女孩。

“他们有点奇怪……你,你怎么了?”女孩怯声问道,下意识看向青年身后挂在树枝上的书包,鼻头一酸顿时泪如涌泉。

“要么扔掉,要么自己背……想跟着我就赶快走,不想跟就离开。”青年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冷冷地说完,转身绕过那节树枝独自赶路。

半分钟后,青年停下脚步转身望去,女孩抱着包裹着那半个脑袋的外套,无助地看着自己。

“妈的!”青年有些气急败坏地飞快的跑回女孩身前,拽下了树枝上的书包。

女孩不敢再多言,背好书包拉住了青年的胳膊。

青年没有反应,像是被定住一样看着学校的方向。女孩扭头望去,只见自己刚刚躲在车后看到的那些奇怪的人,过来了。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轻科幻丨徘徊(一)》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