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的河森”创作秘闻:2019CCG河森正治访谈

摘要:轻之文库VOL.1: 河森老师您好,我们是轻之文库Vol.1,很荣幸能得到这次采访的机会。

采访:NanaMi-七海、银の翼、羽毛

轻之文库VOL.1(以下简称“轻库”): 河森老师您好,我们是轻之文库Vol.1,很荣幸能得到这次采访的机会。能否先请您先对读者朋友们做一下自我介绍?

河森正治(以下简称“河森”): 大家好,我是河森正治,我主要做动画的企划、原作和脚本、监督以及机械设计。请大家多多关照!

轻库: 河森老师是受到什么样的启发创作了《超时空要塞》和《创圣的大天使》?

河森: 《超时空要塞》系列距今已经有30多年历史了,那时我和当时所属的公司スタジオぬえ的成员们一起进行讨论,所构思出来的内容便是《超时空要塞》最初诞生的契机。然后由我进行故事的概念设计、设定和机械设计,这就是后来的《超时空要塞》。其实在《超时空要塞》之前有一部叫做《ジェノサイダス》的硬核SF企画,但是因为这部企画一直没法获得通过,所以《超时空要塞》最初是作为让这部企画方便通过的伪装企画,结果《超时空要塞》反而符合了当时的要求,结果成为了正式的作品。

而关于《创圣的大天使》是最初在考虑出一架划时代的机体来给《超时空要塞》的“VF-1 バルキリー”作为替换,但是一直苦于想不出好的点子。三机合体,三机变身的机器人样式在这之前已经有了,但并没有真正能将其用玩具还原的情况,因此这一方面也是设计上的一次尝试。

再有就是最初的时候是准备拍一部救援剧,但是人形机器人的话瞬间就会把问题解决,因此也不太适合这个题材。当时我就开始反思那种非常巨大的机器人的存在理由到底是什么。比如人类就会对神话中的巨人产生憧憬,就如同现在的技术,也存在于数千年前的概念中,而人类的潜在意识中也存在着成为巨人的这一愿望。将这些想法汇整成了一个完整的概念后,便有了《创圣的大天使》这一作品。

轻库: 河森老师曾经在访谈中说过,自己会根据不同的题材不同的世界观去考虑机甲的设计,那么机甲的设计中该如何去考虑适应世界观?如何做到世界观与机甲的和谐统一?

河森: 我非常重视世界观,每部作品都不一样。想要做到让人意识到这些都是不同的世界,因此我非常重视和其他作品世界观的差别。比如说《超时空要塞》里,不是靠力量和武器来终结战争,而是要依靠歌曲,这也是为了改变其他作品的世界观所带来的固有印象。然后在设定世界观的时候,还需要注意那个世界的物理法则。比如幻想世界中,魔法的力量是多强,以及对于这个世界观,要通过怎么样一个形式来表现出来。比如更加贴近现实的世界观或者更加夸张的漫画式的世界观,同时考虑世界观和表现形式之后,再设计创造符合那个世界法则的机械和角色。

但是这里有比较困难的一点就是,主角机和世界观太过贴合的话,就会变成量产机(笑),因此主角机会故意和所在世界观有一些分歧点,但是这个尺度就非常难以把握。

轻库: 在构筑新作的世界观的时候,河森老师会更重视世界观设定的逻辑性和完整性,还是重视故事的趣味性和人物塑造?

河森: 在进行世界观创作的时候,最需要注意的是,不是为了世界观来创造作品,而是要重视在这个世界中登场的人物感情。在进行表现的时候,人物的感情更为重要。在构筑世界观的时候,由一个人、或是几个人来创造一切在现实中是很困难的。觉得仅凭自己就能做到说实话是有些自大了。

比如说现在中国的技术在飞跃式的发展,而在三十几年前则完全是另一幅景象。而这仅仅过了三十几年,甚至于短短数年,中国的动画业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将这个设定用在架空世界,仅仅是过了几年就有如此大的变化,会让人觉得非常不真实。所以和现实世界相比,创造架空世界也是有极限这一前提存在的。正因如此,我们不能为逻辑性和完整性而限制我们的想象力。将这个作为大前提来说,我认为作品世界观是为了让角色的感情等要素更加有趣的素材之一。

轻库: 无论是《超时空要塞》还是《创圣的大天使》中都出现了男女性别的差异或对立的主题,河森老师是怎么想到这个主题的呢?

河森: 在构思最初的《超时空要塞》系列的时候,我也看了其他的SF动画和电影,在考虑如何和这些作品做出差别,因为这也是世界观的一部分。这其中有像是在浩瀚的宇宙中,各种政治势力的交错等等。但为了进一步作出区别,就想到了男性与女性,同为人类,既有相同也有不同,把这种要素加入到了作品中。这之后我觉得这个主题非常有魅力,也加入到了《创圣的大天使》里,虽然可能和《超时空要塞》之间的差异没有那么大,但这个主题主要是为了让我的作品和其他人的作品作出差异化而使用的。

轻库: 过去的机械作画多数都是手绘,但近年的作品开始使用3D来绘制,河森老师如何看待这一变革?

河森: 2D和3D在机械作画上的时候,机械是要用到摄影技法的。而如果想更加自由进行摄影工作的话,3DCG确实比手绘要来的更加合适。其实在好莱坞电影上,会有花钱来进行手绘制作的情况,所以对于喜欢动画用手绘方式表现的人来说那确实很好,但是对于没有那么热衷这种表现方式的人来说,意义就没有那么大。虽然我现在的作品主要还是以3DCG为主在制作,但是如果今后有若想要感受手绘的笔触感的时候,或者说进行其他的一些尝试的时候,也会用手绘进行创作。

轻库: 关于《超时空要塞》和《创圣的大天使》这两部作品,您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制作秘闻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河森: 制作秘闻啊……主要我不知道大家知道了哪些,而哪些不知道(笑)。比如就像刚才也提到了一些的,《超时空要塞》是因为《ジェノサイダス》这部作品无法得到通过,花了一晚上想出来的,一晚上和大概4个其他成员聊了很多扯淡的话题,最初构想出来的是ガウォーク(GERWALK),结果被说因为不是人形的会卖不出去,无论如何都要出人型的机体。我想既然无论如何都要出人型机的话,那就出巨大的机器人吧,于是就设计了1200米长的战舰机器人,不过只是单纯的大的话又会觉得不够特别,所以在里面放进了一个城市。一个内部放有一个城市的战舰还要变形成机器人,这肯定就不可能吧,当时就想着这些一点点在考虑着。

然后就是有些人可能也知道,TV版《超时空要塞》在播放的时候,是绝对不用在其他作品中很流行的演出方法的。绝对不用在《高达》上获得成功的方法,例如敌我双方在战斗中会交谈之类,驾驶员时不时会登上舰桥之类的桥段是肯定不会出现的。

另外在《创圣的大天使》中登场的不动司令,会经常做一些很特殊的事情。其实不动司令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取材于世界中各种有特殊能力的人,也就是说全都是有原型的。就《创圣的大天使》来说,重要主题看起来蠢莫名其妙看似没有意义的部分,反而是相当认真对待的。像这些与其他作品完全相反,但应该也算是其中的一个特点吧。

轻库: 河森老师认为音乐是什么样的存在?为什么在那么多可以表现文化的形式中选择了音乐作为《超时空要塞》中的核心?

河森: 因为我觉得音乐是最容易跨越国界的。音乐最容易跨越人种、跨越文化背景的隔阂。这点非常具有魅力,而我也对如何把音乐与影像与故事结合起来这件事情非常感兴趣。

因此经常在PV里,动画的话就是OP里加入音乐。比起只用音乐来组合,我更喜欢加入一些剧情和台词的部分。将这许多要素予以结合,使作品得以更加立体地展现出来。这个过程本身对我来说非常具有魅力。

声明: 专栏所有投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栏目立场 本系列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变形的河森”创作秘闻:2019CCG河森正治访谈》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