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中的英国“菱形”坦克: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装甲战(下)

摘要:1918年3月21日,德军集中兵力,向西线的英军阵地发动了猛烈的进攻。3月28日,德军再次发动了针对英第3军右翼的猛攻,在澳大利亚援军的抵抗下,德军的进攻受挫了。在这次战斗中,德军用上了13辆A7V坦克。

战斗前夕

1918年3月21日,德军集中兵力,向西线的英军阵地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仅仅2天之后,英军就开始撤退,法国首都巴黎已经暴露在德军的超远程火炮射程之内,德军更是收回了索姆河方向在过去的一年零四个月里失去的所有土地。然而,德军的后勤补给也出了很大的问题,而其他协约国援军也已经组成了坚实的防线。

3月28日,德军再次发动了针对英第3军右翼的猛攻,在澳大利亚援军的抵抗下,德军的进攻受挫了。

德国军方高层们并不死心,在4月4日,他们集结起15个师和1200门火炮,又一次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目的是打下维莱尔-布列托涅,为进攻亚眠铺路。作为回应,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决定向法国增兵14万,和德军在战场上一决高下。4月16日,在维莱尔-布列托涅以西集结起了三个英军坦克营,装备有IV型坦克和A型惠比特坦克,此外一些雷诺FT坦克也在这里部署。

次日,英军第5军遭到了德军化学武器的袭击,德军发射了超过2万发毒气炮弹,这些毒气包含苯胂化二氯(C6H5AsCl2,神经毒气)、光气(COCl2,三氯甲烷遇光产生)和芥子气(非气体,是粘稠的棕色液体,具有芥末味道),这些剧毒物质在接触后会导致水泡,失明,吸入后会毒害肺部,造成可怕的损伤。到了4月23日,维莱尔·布列托涅再次遭到了化学武器的袭击,许多英军士兵因为中毒倒下了。

当天晚上,来自英军第1营的坦克兵们都躲在掩体内,忍受着长达一天的炮击和毒气。他们的3辆坦克——2辆“雌性”和1辆“雄性”都躲在伪装网下,不要被德军侦察机发现。他们并不知道的是,德军坦克已经在向他们所在的位置前进了,那是德军第1组的3辆A7V,带领第288步兵旅“勃兰登堡”的士兵们,目的正是维莱尔·布列托涅。在这次战斗中,德军用上了13辆A7V坦克。

4月24日上午4点45分,德军炮火又开始向英军控制的104高地射击了。英军士兵再次戴上了防毒面具,整个战场烟雾缭绕,到处都是白色的硝烟和黄绿色的毒气,芥子气对这里的森林造成了严重的破坏,战场上的能见度只有30米不到。随后,第1组的三辆A7V——527“罗蒂”、526“阿尔特·弗里茨”和560开始靠近英军第3营的防线。它们刚一接近英军阵地,就开始用57mm炮轰击,20分钟的进攻后,英军开始投降了。

德军第3组的A7V在6点40发起了进攻,2辆坦克——542“埃弗里德”和504“施纳克”在烟雾中穿过森林到达了一片开阔的土地上。504继续按计划靠近目标,但是542却向西北侧偏移了。最后542被困在了沙地中,车组和伴随步兵被英军包围。最后大多数德军士兵仍然逃跑了,542在5月15日才被法国第37师取回,成为第1辆被缴获的A7V。

504在那之后继续向它的目的地——一个叫“卡西”的公社前进。它已经和德军419步兵团的侧翼接上了,同时还联合了2辆剩下的坦克——525“齐格飞”和561“尼克西”。此时在东北方向还有2辆剩余的A7V,分别是541和562,南边还有1辆A7V——501“格雷琴”,它和562完成了会合,三辆坦克展开了针对2处农场的进攻。其中,541在两个小时的战斗后取得了胜利,562和501也成功突破英军防线,但是501随后不慎闯入了距离英军步兵只有30米的地方,车组不得不下车迎战,直到501差不多修复了,他们才立刻离开。

回到英军这边,三辆英军IV型坦克也在向卡西前进。左边的1辆是第1营A连的弗兰克·米切尔中尉指挥的“雄性”,编号为4086,右边的2辆是爱德华·哈索恩和J·韦伯指挥的2辆“雌性”。早先的毒气攻击让所有人都痛苦不堪,他们的皮肤受到芥子气的毒害出现了大片水泡,眼睛又红又肿。但是米切尔最担心的不是毒气,而是他们缺乏步兵的支援。就在他们接近卡西和维莱尔·布列托涅之间的战壕的时候,就有不少英军士兵爬上来加入他们,告诉他们德军坦克也来了。

米切尔打开观测窗,他果然看到了德军坦克,就是之前的561“尼克西”,它正处于东南侧0.5公里外。从车头的罗马数字上米切尔知道,这是德军作战单位的第5辆坦克,但是他并不知道其他信息,英军的宣传资料里并未提到A7V的任何资料。在561的后方,来自419步兵团和德军第5掷弹兵后卫团的步兵正蜂拥而至。第一场坦克大战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在顷刻之间爆发了。

坦克对战,三打三!

4086缓缓开过友军的战壕,炮手期待地蹲伏在QF-6炮后方,里面已经装填了炮弹。当4086号IV型坦克接近一处铁丝网的时候,右炮手麦肯齐向561开了一炮,但是没有击中。在运动中IV型坦克很不稳定,再加上炮手的瞄准具只是简单的十字线,击中目标是非常困难的。炮手又开了一炮,这一次稍微准了一些,但是还是没中。就在这时,德军第5掷弹兵团对准4086一顿机枪扫射,坦克里被打得火花飞溅,米切尔下令让司机加快速度,避开机枪的射击。

雾中的561也看到了英军的IV型坦克,它开始调整自己的位置,试图找到容易进攻的方向。在561后方,德军步兵正在挺进,正如另一边的英军步兵一样。虽然此时的561需要同时面对3辆英军坦克,但是它的指挥官威廉·比尔兹却有恃无恐,他知道自己的坦克具有足够的实力来对抗英军菱形坦克,只要操作得当,561可以在毫发无损的情况下把对面的坦克全部干掉。

从纸面上来看,A7V的弹簧悬挂和输出更大的引擎给了它更强的机动性优势,它的前装甲也比IV型更厚。“雌性”IV型坦克的机枪不足以摧毁A7V,只有“雄性”的QF-6炮具有这个能力,不过,IV型坦克的火炮位于车辆侧面,而A7V的火炮则位于车体前侧。IV型坦克如果想要有效进攻A7V就必须从侧面射击,即使如此,A7V还有机枪可以反击,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直接射杀IV型坦克的炮手。

561停了下来,对准4086开了一炮,炮弹在德国人看来似乎是击中了,毕竟早期的火炮射击总是伴随着浓厚的烟雾。561随后开始对付2辆“雌性”,“砰!砰!”两次炮击后,2辆雌性坦克的侧面都被打穿了,里面浓烟滚滚,现在它们已经无法保护车组免受子弹伤害了,它们随后开始撤退,反正也打不过A7V,撤退至少还能活下来。

当然,4086并没有被击中,米切尔让驾驶员调整了方向,从而让侧面的火炮对准561。此时一位装填手并没有到坦克上,炮手的眼睛也被毒气和烟雾熏得生疼,他开火了,第1炮落在了561前方30米处,第二炮也没有打中。但是561居然没有还击,比尔兹觉得英军坦克已经全部完蛋了。突然之间,4086又被机枪打中了,这一次一位机枪手的双腿被打成重伤。看到友军坦克被A7V打出的大洞,米切尔这下意识到对手相当可怕,必须尽快摧毁它!

4086降低了速度,同时稍微调整了方向。但是粗糙不平的地面让炮手根本没法击中目标,他的瞄准镜不停晃动,炮管也在颤动,左侧炮手还是开火了,结果仍然没有击中。米切尔不得不改变策略,转换方向让麦肯齐对准561,同时停下了坦克。他现在只能让自己的炮手在稳定姿态下射击,但是这样也让它成为了561的目标。

麦肯齐小心地调整着自己的瞄准具,估算着自己和561之间的距离,短暂的计算后,他开火了。命中!一发57mm炮弹准确击中了561右前方,就在主炮下方的位置,炮手当场丧命,2位车组重伤,还有2人轻伤。麦肯齐在鼓舞之下,又连续发射了2发炮弹,全部击中右侧,这一次561的油压系统被搞坏了,坦克慢慢停下来了。担心下一发炮弹引爆车上的弹药和手榴弹,活下来的车组们跳出561的车身,逃跑了。米切尔决定让机枪手对准跳车的德国车组,不过他突然又看到了2辆A7V,这次是525和504,561的两个伴侣,他对炮手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525和504的突然到来给了561车组一个机会。他们钻进坦克,意识到引擎温度已经正常,坦克还可以开动的时候,他们立刻开着它逃跑了。561跌跌撞撞开了2km以后终于流失了所有的燃油,它似乎是在通过某个高地的时候发生了侧倾,彻底失去了活动能力。当天晚上,德军才把561从战场上取回。但是561的损害已经难以维修,最后德军不得不炸毁了561。

弹坑和泥泞的土地让精确射击根本不可能做到,米切尔决定让自己的炮手射击419步兵团士兵,同时英军第58营的士兵们用他们的维克斯机枪射击504号A7V。一旦米切尔靠近了射程,他就下令让炮手射击525。525和504已经帮助德军夺下了维莱尔·布列托涅以西,现在他们不敢恋战了,2辆A7V掉头逃跑了。

在这场战斗的同时,一辆叫506“靡菲斯特”的A7V也加入了战斗。当天506已经俘虏了250人,但是它现在遭遇了燃油故障,不得不停车维修。当506进入一处农场的时候,506被困在了弹坑里无法逃脱,最后车组只能逃离506。那天晚上,德军试图摧毁被困的542,结果却不小心炸毁了506(并未彻底毁灭它),它在7月14日终于被英军取得,现在已经被博物馆收藏了。

在这次坦克战即将结束之时,7辆英军A型惠比特也突袭了德军阵地。它们只装备有机枪,所以就利用速度袭击步兵。它们很不幸遇上了猛烈的德军炮击,77mm炮弹在坦克之间爆炸了。同时,525也发现了这些小家伙,它随即对准200米外的A256“惠比特”开了一炮,A256顿时起火了。接下来它又锁定了700m外的A255,摧毁了这辆惠比特。意识到504不能及时帮助他们,525的主炮又出了问题,它只能换用机枪射击剩下的惠比特,又摧毁了A244。即使是3辆坦克的组员能从火焰和炮击中活下来,他们也不可能从德军手里活下来。德国士兵往往会杀掉所有的英军坦克兵俘虏,因为这些人对他们的杀伤非常大。

504穿过迷雾,击中了A326“惠比特”,它此时已经在和其他惠比特一起撤退了。随着剩下4辆惠比特的撤退,4086成为了战场上最后1辆坦克,德军炮火锁定了这个缓慢的目标。4086开始向英军阵地撤退,沿着Z形路线躲避炮击。一架德军侦察机飞到它的上方,投下了1颗炸弹,差点击中了这辆坦克。接下来,第5掷弹兵团发射的3发迫击炮弹几乎命中,第4发打中了4086的履带,坦克停下来了。在使用火炮短暂自卫后,米切尔下达了逃亡的命令,众人下车逃到了英军战壕一侧,而4086随后被德军大炮彻底摧毁。

一战时期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坦克对战就这样结束了。

看起来双方都没有取得优势,战斗的过程也有些草率。但是这次不起眼的坦克大战却在历史上具有独特地位,几十年后,坦克战争成为了几乎所有战场上都能看到的情景,人们一度认为坦克的最大敌人就是坦克。而随着反坦克武器的不断发展,这样的战斗恐怕是会越来越少了。

但是A7V的故事也到此结束了。13辆A7V没有扭转战局,第二次维莱尔·布列托涅战斗以德军战败告终。战后,100辆A7V的订单被取消了,A7V的最终数量被锁定在了20辆,甚至没有德国人在坎布雷缴获的英军坦克多,德国第一种坦克A7V的历史就这样黯然落下了帷幕。

V字家族

也许IV型坦克是“菱形”坦克中最有名的,但是它却不是这个家族最后的成员,不那么著名的V型坦克、VIII型坦克才算是见证这种设计走向末路的型号。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这些由于时间太晚未能在战争中大显身手,或者从未参与过实战的坦克吧。

在1917年,特里顿设计了一种新型的菱形坦克,配备有全新的车体,改进的变速箱,发动机和转向系统。但是,虽然这种坦克已经建造了一个木制模型,战争部却决定立刻建造IV型坦克的改进版本。考虑到IV型坦克本来就应该是III型坦克的大改版本,而现在的IV型坦克更像是III型坦克的升级型,所以可以认为V型坦克才是IV型坦克本来的样子。

从外观上看,V型坦克和IV型非常像,它们共用车体,侧舱,武器和履带,从而可以共同生产。但是V型坦克使用的是全新设计的传动系统和变速箱,在1917年斯特恩测试了多种新型传动方式,包括汽油转电动,液压系统,多重离合器和行星齿轮箱,经过反复对比,研究,选择了容易生产的行星齿轮箱作为坦克的传动系统。这让V型坦克的驾驶可以由一个驾驶员完成,同时还能移除坦克内部的大型差速器,增加空间。

另外,针对之前的菱形坦克疲软的动力问题,V型坦克也作出了改进。现在它使用的是哈里·里卡多设计的六缸引擎,功率输出150马力。新型发动机具有比之前的戴姆勒引擎更高的效率,不过占用了更多的地方,而且由于担心变速箱超负荷的问题,发动机的功率从200马力被削弱了50马力。V型坦克装备有450升燃油,续航里程可以达到70km。

1917年秋天,V型坦克开始投产,但是直到次年5月——距离第一次坦克战过去一个月了——才被部署到法国。在整个生产周期里,共制造了400辆V型坦克,200辆“雌性”和200辆“雄性”,少数坦克被改造为一侧“雌性”一侧“雄性”的混合体,目的是迷惑敌人。1918年7月7日的哈默尔之战中,V型坦克经历了第一次大规模战斗,取得了胜利。

实战证明,V型坦克具有足够的速度优势和机动优势,它的驾驶难度也比较低。但是,它的发动机和乘员还是没有分隔,所以噪音和废气问题依然存在。此外,V型坦克的通风系统存在问题,它无法像之前的菱形坦克那样制造循环的气流,让坦克内部的空气非常污浊,后期安装额外抽风机才算解决了问题。在一战结束后,V型坦克还参与了俄国内战,期间红军和白军都有V型坦克,但是彼此并未互相战斗。V型坦克在立陶宛和拉脱维亚一直服役到1940年后。

随着坦克的出现,德军开始加宽他们的战壕,让坦克更难通过。于是在1918年,一位叫菲利普·约翰逊的少校做出了一个改进计划,他把一辆IV型坦克拆成两半,然后在中间接上3块额外的装甲,整辆坦克被加长了2米左右。这种加长版坦克被称为“V*型坦克”。很长时间来,人们都认为大部分V*坦克是约翰逊亲手改造的,实际上只有3辆原型车是这样的,其他的V*也是工厂量产,还安装了额外的加强大梁。

总共有400辆“雄性”V*坦克和200辆“雌性”V*坦克被制造出来,大部分直到次年3月才完成,不过确实有少数幸运儿及时赶到参加了1918年11月的最后一次大战。它们相比之前的车型,在后方还安装了一个机枪炮塔,还有额外的机枪侧门,重量随之上升到33吨。但是,坦克的性能并没有明显提高。

但是,V*坦克有一个巨大的不足,那就是由于原始的比例被破坏,坦克侧转时的离心力太大,很容易转向不足。所以在1918年5月一个改良的版本——V**坦克设计诞生了。V**使用了加宽后的新型履带,在行驶时具有更大的弯曲度,从而减小了接触面积,但是也增加了履带的压强。它的引擎出力被提高到225马力,同时引擎被放置在更低的位置,还设计了内部分隔,让驾驶员和指挥官同处一室。但是最后只有25辆被制造出来,当时已经是1919年1月了。

家族的末裔

当1917年4月美国对德国宣战后,英国人意识到可以将英国的军工技术和美国的生产规模结合起来,从而迅速赢得战斗。在这种思维下,斯特恩决定和伦敦的美国武官会面,讨论合作研制新型坦克,美国最后统一了斯特恩的要求,但是希望让海军陆战队,而不是陆军装备坦克。由于当时英国已经在研制VI型坦克,而那种坦克为了让英国工业生产做了妥协,为了让新型坦克完全不再受到工业规模的限制,斯特恩决定将新型坦克定名为VIII型。

从外观上来看,VIII型坦克和英国人的“菱形”坦克非常像,有围绕车体的履带,侧舱,前方还有一个上部结构。它在车体两侧的侧舱内装备有57mmQF-6炮,没有机枪,车体上部的结构处装备有3挺刘易斯机枪。但是,VIII型坦克内部的环境得到了很大改善,所有的功能部分都有隔板分离,噪音、热量和废气问题得到了最后的改善。它的发动机是300马力的V-12汽油机,携带909升燃油,续航里程达到89km。

VIII型坦克非常巨大,是世界上体积第二大的坦克,仅次于法国的FCM 2C。但是它的重量却是不相称的38吨,因为其装甲最厚也只有16mm,车底装甲更是只有6mm。VIII坦克的组员同样相当多,达到了12人,配备的武器包括了7挺霍奇开斯机枪、4挺维克斯机枪和2门火炮,如果需要的话,它可以携带20人。

1917年底,斯特恩被新上任的英国军需处长温斯顿·邱吉尔开除,VI型坦克最后也被取消了。此后,VIII坦克的生产模式被定为零件分别在美国和英国制造,然后在法国组装,共计生产1500辆,由三国分担,因为法国的FCM 2C根本毫无进展。按照英国人的估计,一个月就可以制造1200辆VIII型坦克,事实证明他们太乐观了。

1918年6月,第一家工厂在巴黎南部修建完成,但是在这个时候根本造不出坦克。坦克需要的V-12引擎被回炉重造,直到10月引擎才回炉完成。10月之前,美国生产的零部件还完全没准备好,11月下半旬英国人才完成了武器的测试,此时战争已经结束了。VIII坦克迅速失宠了,但是美国和英国并不甘心浪费如此巨大的资源却一无所获,最后美国利用部分英国部件生产了100辆VIII“自由号”坦克,每辆35000美元。“自由”号没有侧面机枪,所以只有10人,直到1942年它们是美国唯一可用的重型坦克,但是从1932年就开始被淘汰了。

在V型坦克的基础上还诞生了世界上第一种运兵车——IX型“坦克”。IX型的车身长度被加长到9.73米,发动机被转移到前方,变速箱则位于后方,悬架梁被取消。这样一来,IX型就能在车身中形成长4米,宽2.45米的载员舱,可以运送30名-50名步兵,或者10吨货物。为了让坦克适应法国的交通,IX型的驾驶员坐在车体左边而不是右边。IX型的另一个经典设计就是车身每侧有8个射击孔,士兵能从这里射击,之后的很多运兵车也有类似的射击孔。

IX型“坦克”的装甲非常薄,仅有10mm,但是由于车身还是很重,速度只有6.9km/h。此外,发动机和车组仍然同居一室,所以车内环境大概也很不好。总共只建造了34辆,战后曾经有过IX型“两栖战车”的研究,但是除了一些照片外还没有太多信息。

A型“惠比特”的两位继承者——B型“惠比特”和C型“大黄蜂”也有着类似的“菱形”布局,但是和菱形坦克家族的相似度也到此为止。B型和C型都有固定式炮塔和“菱形”履带底盘,都属于机枪型坦克。B型具有一台100马力的发动机,由隔板分隔开来,车体前方具有倾斜装甲。它具有5挺可以切换位置的机枪,侧门处还有2挺机枪。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让B型只生产了102辆,英军只使用了45辆。2辆B型后来被俄国白军拥有,其中1辆又在战争中落入红军之手。

C型“大黄蜂”是B型“惠比特”的竞争对手,也是更成熟的设计。它具有更大的发动机隔间,可以容纳标准的6缸发动机,也不存在B型到达战斗室很困难的问题。C型具有更强的机动性能,时速达到13km/h。宽敞的炮塔可以容纳4人,还配备有减轻“听不见”问题的扩音器,指挥官还有可以旋转的指挥台,能够观测目标。一战的结束同样终结了C型的生产,只有第2坦克营接收了少数C型坦克,而且从未参加任何战斗。最后C型被维克斯中型坦克在1925年取代,1940年最后的C型坦克在熔炉里被融化,从此世界上再也没有C型坦克了。

所有“菱形坦克”里最不可思议的应该是美国制造的“骨架坦克”了,这是在1918年明尼苏达的先锋拖拉机公司制造的原型车。在预想中,这种坦克可以穿越宽大的战壕,由于采用骨架结构,车辆很轻,所有人员和武器都位于中心的防弹舱体内。至于防御能力,他们认为大部分子弹只会从骨架之间穿过,所以管他呢。当然,从来没有任何军队订购过这种怪异的坦克,它也仅仅制造了1辆,如今在阿伯丁可以见到它的修复品。

一战结束之后,穿越战壕不再是坦克的主要任务,而菱形坦克的设计也逐渐消散在历史中。随着转动炮塔+前置载员舱+后置发动机成为坦克的主流设计,曾经的菱形坦克再也没有新成员了。但是回望过去,看到这些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研制的战争机器,我们还是可以看到过去人们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的艰辛探索,以及那些驾驶坦克战斗的人们无上的爱国热情。第一次世界大战没有绝对的善恶,但是却更能看出战争的残酷,我想这也是研究一战历史最大的体会吧。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战斗中的英国“菱形”坦克: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装甲战(下)》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