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直树》与它在令和年代的神话

摘要:2020年9月27日,新一季的《半泽直树》终于迎来了完结。与戏外它所创造的收视率神话一样,戏内的主角半泽直树同样也成为日本职场人士和上班族心目中的神话。诚然,《半泽直树》在时隔七年之后仍然取得了它应得的成功。

2020年9月27日,新一季的《半泽直树》终于迎来了完结。这部曾在平成年代创造过收视率神话的国民级日剧在时隔七年之久以后,如今以原班人马的姿态归来,再度夺得令和年代收视率第一的佳绩。与戏外它所创造的收视率神话一样,戏内的主角半泽直树同样也成为日本职场人士和上班族心目中的神话。

注:本文含有对《半泽直树》第二季最终话结局的剧透,还未观看的读者请谨慎阅读后文

在《半泽直树》第二季公布之后,观众都难免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像这样一部现象级的电视剧,它的续作何以需要让观众苦等七年时间?剧组在第二季的第一集中,或许就已经给观众给出了答案。

剧中半泽直树从银行被明升暗贬到东京中央证券已经七年之久,剧外的日本社会,也已从平成步入了令和。在这样一个新的时代下,日本社会究竟还需不需要“半泽式”的精神?半泽已经成为了妻子口中的“大叔”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拼命,而剧组想必也有着相同的疑惑。

庆幸的是,第一集的最后,当半泽再次说出他那标志性的台词“以牙还牙,加倍奉还”时,不论是剧中的半泽还是现实中的剧组和观众,心中都已经有了答案:肩负着新的使命的半泽直树,再次出击了。

第二季前四集讲述了电脑对Spiral的恶意收购事件,以森山雅弘为代表的日本“迷失的一代”的出场使得《半泽直树》传统的“下克上”剧情多了一层对时代的隐喻。这也暗示着《半泽直树》的核心从宣泄个人情感的复仇故事向着肩负日本国民期望的时代舞台的转变。第二季的“子公司的功劳被母公司占为己有,母公司的过错却是子公司的责任”,倘若将其中的主语换为“泡沫世代”与“迷失一代”的人们,其实并无二致。“泡沫世代”的人们作为早早入职的既得利益者将烂摊子一股脑留给“迷失一代”的年轻人,在不同代际之间筑起了一面高墙。这一季中的半泽则作为“泡沫世代”的异类,为打破这面高墙不断奋斗着。

如果说在电脑的恶意收购事件中,半泽与森山结下的友谊象征了“泡沫世代”向下与“迷失一代”的和解,那么在之后六集的帝国航空案里,半泽则将矛头向上直指以中野渡行长、萁部干事长为代表的“团块世代”,试图审判扎根于日本银行界,乃至整个社会的原罪。

在长达6集的帝国航空案中,不论是帝国航空、银行还是政府,在半泽的步步紧逼下,都必须展现出壮士断腕的决心,才能如凤凰涅槃般迎来重生。帝国航空案与半泽系列的所有事件相比都要更加传奇,且更具宿命感和悲壮感。最后,“团块世代”的萁部被捕,中野渡行长引咎辞职;而“泡沫世代”的半泽成为行长,白井大臣成为无党派人士选择重新开始。

像半泽这样“泡沫世代“的人们终于完成了对”团块世代“的”下克上“,用“团块世代”的终结换来了以“泡沫世代”为代表的整个社会的新生,《半泽直树》中的日本社会最终以这样的方式完成了蜕变。

这种展现时代舞台的改变是《半泽直树》这部电视剧在这七年的时间里得到的成长,与此同时剧中的半泽也迈向了从本我到超我的升华。在第二季中,没有了第一季中复仇情节的半泽其本我欲望的体现被严重压缩,而作为超我的日本工匠精神和理想主义情怀则被无限放大。于是我们看到半泽的内心戏在第二季中几近消失,甚至配角的人物刻画也受到影响,取而代之的是半泽与电脑,与政府更激烈的明争暗斗。

对于期待半泽像第一季一样以下克上,再创神话的观众而言,这无疑可以更加精准地刺激观众的爽点,半泽直树也从未像现在这般,如此接近神话英雄的形象。但就另一方面而言,半泽直树也让现实中的我们越发地感到望尘莫及。越来越多地,半泽直树更像是职场中的文化符号,而非真实存在的人物。

这与其说是剧本质量的下降,其实更像是在《半泽直树》第一季播出后,剧组成员对观众的口味和喜好进行考量,反复斟酌之后的结果,第二季中新加入的大量喜剧元素大致也可归因于这一点。对于多数下班回到家后的上班族而言,也许仅仅只是看着半泽继续像战神一样以下克上,冲击这个体制就已足够满足。

剧组也愿意去迎合观众的诉求,进而让半泽的故事如现在一般更像一段神话。

诚然,《半泽直树》在时隔七年之后仍然取得了它应得的成功。最终回32.7%的收视率在令和年代足以傲视群雄。七年之后的今天我们仍然对《半泽直树》这样的故事有着强烈的需求。而只要“利益至上,甘愿为一己私欲而忽视人与人之间联系”的社会风气依然存在,人们对“半泽式”精神的需求就不会消失。在职场中挣扎奋斗的人们,也都需要这样一种神话,去信仰,去崇拜。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半泽直树》与它在令和年代的神话》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