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纪元》:极地卷(24)

摘要:莱昂上校带领队伍到达山脚下的时候,他的队员们一个个都士气低落。第一小队被那群神出鬼没、邪恶可怖的东西打的措手不及。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分辨清楚那些玩意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上冒出来的。

冷原13

莱昂上校带领队伍到达山脚下的时候,他的队员们一个个都士气低落。第一小队被那群神出鬼没、邪恶可怖的东西打的措手不及。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分辨清楚那些玩意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上冒出来的。

那里显然是一个陷阱,但这怎么可能呢?小队的行动是秘密制定的,哪怕是苏联人也不可能发现他们,更何况是这些看起来非常原始的一群野人。讽刺的是他们手持M16突击步枪和MP5冲锋枪的顶尖特战队员被一群手持原始武器的,长相丑陋邪恶的一群怪胎打得无法还击。虽然也有极端天气使得武器性能下降的原因在里面,但这并不太能够说明问题,因为他们在来的时候做过准备。

幸存者回忆,那群东西是在黑夜时发动的攻击,数量非常多,远远超出他们的预计。奇怪的是侦查员居然没有察觉到,在这么近的距离里面潜伏了这么多“人”,而侦查员在之后的交战中也不幸陨命了。那群邪恶的半人多高的粉红色家伙,突然就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手持着闪亮怪异的冷兵器,尖叫着朝着侦查小队砍杀过来。

由于长期的训练以及做足了准备,实际上侦查小队的成员几乎在几秒内就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立刻就朝着这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开火了,可是转瞬之间,就有两三个队员被利刃砍倒——他们惨叫着被那群玩意淹没了,手还扣着扳机继续开火。厚厚的防寒服以及里面垫着的防弹衣并没有能够起到保护作用,那些小个子的东西力气似乎非常大,两个队员一下子就被刀剑砍成了好几块。

侦察队还是依靠着火力,艰难的从包围当中冲了出来,他们朝着四周全力开火。子弹对于那些家伙也有着一定程度的伤害,不过那些畸形人异常的疯狂,即使被子弹打断了手脚,也可以不顾伤害朝着队员们扑过来。他们不得不一边撤退,一边开枪还击。

小队长罗瑞士在退过一块岩石的时候,被一个从后面爬上去的家伙扑倒在了雪地里。罗瑞士用战术快刀割断了那个家伙的脖子,那个家伙立刻血如泉涌,但它在捂着脖子时还想伸手抓挠罗瑞士。罗瑞士转身跳了起来,用手枪继续朝后面射击。

雪地上的追逐战持续了一段距离之后,那些袭击者毫无预兆的都退回了山脚下面。好像它们并不能离山脉太远,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随后莱昂队长带着增援就赶了过来,小队在雪地里就地进行了医疗包扎。有人想要回去把同伴的尸体抢回来,但这样的想法很快被打消了——剩下的人身上的子弹已经不够了,大部分人只剩下一个弹夹,有的只有半个;他们的极地防寒服被划得;破破烂烂的,脸上的伤口因为低温已经凝结起来了。在莱昂队长到达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惨像。

他对此感到不可思议,他命令第一小队全部撤回麦克默都,海王直升机会把侦查小队带回去,而莱昂队长打算率领第二支侦查队伍,再一次往那个方向靠拢过去。他要搞搞清楚袭击者究竟是什么,因为这些袭击者肯定就是之前攻击麦克默都营地的那群“南极野人”。

前往阿蒙森科考站的小队发来消息报告说观测到一些特殊情况,贴近横贯南极山脉的另一边观测到有一阵异常的迷雾。迷雾覆盖了方圆几百多公里的面积,这阵迷雾非常不自然,因为此刻正刮着非常猛烈的大风,迷雾却牢牢地定在原地没有移动过。小队询问是否需要前去观测一下情况……

另一边,苏联的和平站在四个小时之前和前去探路的萨卡洛夫小队失去了联系,小队最后失去消息之前,曾报告过在接近山脉的附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和平站没有等到萨卡洛夫小队的详细报告,无线电联络就中断了。随后营地等来了增援直升机,飞行员说观测到前方有风暴云团,但奇怪的是它一直在原地没有动过。萨卡洛夫小队就是往那个方向去的。

在和那些怪物交火之后,萨卡洛夫带着剩余的队员退出了山脉,但是当他们打算回东方站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迷失了方向。周围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灰白色的迷雾让能见度几乎不到一米。雪地车的速度只能放慢下来,好在现在的风势并不大。

萨卡洛夫并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已经脱离了险境,虽然过去了有一个多小时了,那群怪物没有再追上来。负责导航的队员发现周边地区的地形好像有点不对劲,但具体是什么说不上来。凭借着多年的作战训练还有战场上磨练出的生存经验,他相信此刻他们正在生死边缘上。

基地那边负责通信的队员始终没有联系上,自从最后一条战损报告发过去之后,营地就再也没有回复过他们了。此刻就只能靠自己了,早在训练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被提醒过可能遭遇到的最糟糕情况。但现在他们面对的并不是预想中的强大火力,不是艰难的后勤补给,也不仅仅只是恶劣的作战天气,他们现在面对的可能是远远超出他们预估的危险——未知。

刚才交火的时候,萨卡洛夫有注意观察过对面的情况,他甚至不能确定刚才的射击是否有用。毫无疑问他的队员们全部都打中了目标,经过训练的AKM点射可以保证相当高的精度,不过步枪的威力显然不够。

那些巨大生物的行动令人费解,这也许是萨卡洛夫他们可以顺利逃出来的原因,即使如此还是有几名队员葬身在那里了。毫无疑问他们没有存活的可能性,尤其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很难想象他们最后的下场,因为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引爆手里的“光荣弹”,也没有发出临终的惨叫声。

继续往前行进的时候,他们注意到地面开始倾斜了,这里好像有一个非常巨大的斜坡。前面的雪地上时不时露出一些没有被白雪覆盖的尖利岩石,斜坡凹凸不平,雪地车开到这里之后就没有办法顺利前行了。萨卡洛夫让所有的队员换装弹药,他们随时有可能要面对战斗。

增援直升机停在了那团迷雾的外围,驾驶员观测不到里面情况,不敢贸然前进,只能在里浓雾不到半公里的位置降落。迷雾看过去像是一团巨大无比的灰白色棉花,吹来的雪花都被融入其中,冰晶和雪花密度非常大,一动不动地粘连在一起,十分不自然。

第二小队登陆之后,直升机起飞准备返回东方站,地面上的队员们遥望着直升机飞向远处。然而刚刚飞过那团迷雾附近的时候,直升机忽然就像被什么透明的东西拉扯到了一样,螺旋桨的引擎发出了轰鸣声。第二小队的指挥官立刻拿起对讲机和飞机上的飞行员通话,然而询问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直升机倾斜着机身朝着那团迷雾撞了过去。

地面上的人勉强可以看见迷雾之中飞机的阴影,只见它直直的撞向地面,然后爆炸,爆炸的声音像是隔了一层棉,听起来发闷。通信员还在对着对讲机大吼,但是飞行员显然已经没有办法给出任何回应了。

第二小队面面相觑,运输直升机突然坠毁让他们感到十分疑惑。随后他们立刻准备前往坠机地点救援,同时通信员联络东方站立刻汇报现在的情况。

……

莱昂队长他们驾驶着雪地车已经接近了侦查小队的战斗地点,他要求所有的队员都进入战斗状态,随时准备应战。很快就有眼尖的队员在路面上发现了一具被大雪掩盖的尸体,那是一只红褐色的类人的手臂。战术小队上前检查,并从雪地里挖出了一具畸形的类似人类的尸体。

尸体上有好几处枪伤,这显然是刚才和侦查小队交战的“南极”土著。这具长相邪恶至极的尸体让队员们触目惊心,死亡之后凝固在那原本就扭曲疯狂的畸形怪脸上的疯狂表情。通体没有毛发,身上有包裹类似“衣物”的皮革一类的东西。血迹已经被白雪掩埋,尸体在雪地里已经被冻硬了。

而在几步之外,又有队员发现了另一具一样令人厌恶的可憎的尸体,周边的白雪之下是一片狼藉……这里一定就是侦查小队的交战地点。队员们立刻打起精神,全神贯注的警戒四周。根据情报,很显然这群野蛮的畸形人会埋伏攻击。

在另外一边的一个上坡,他们在白雪下看见了美军服饰,然而他们挖出来的却只有残缺的尸体碎块。两个挖掘的队员立刻扔下了手里的尸体碎块退后了好几步,这应该是被撕成了碎片的侦查小队成员。因为头颅和军牌都没有找到,就没有办法确认具体的身份了。

莱昂下令,小队以蛇形队形向前进。此刻他们距离横贯南极山脉已经不到十公里的距离了。那群“南极野人”的巢穴可能就在不远处。

冷原14

一直到最后,那群特战队员在雪地里所见到的情景都没有被记入报告之中,哪怕是最绝密的档案都没有记录。只有一部分回忆录在若干年以后,被记录进了军队的蓝皮报告书里。那是莱昂上校的回忆,在那次行动任务之后,小队的成员就各奔东西了,一生都没有再见过面。因为他们绝对不愿意回忆起那次在南极的行动,哪怕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证明那一切都只是幻觉,他们也会把全部的希望寄托于此。

不被记入档案除了小队成员们的自身问题之外,还有一个敏感的问题在其中。因为他们最后与苏联人肩并肩在黎明到来前全力的抵抗进攻,这一行为一旦被传出去,必然躲不过叛国的罪名还有各种复杂的国际社交问题。于是所有人都默契的保持缄默,终其一生都是如此。

确实如同他们预计的那样,在山脚下,他们已经接近了“目标”。但是情况不容乐观,这里的严寒不容小觑。防寒装备的重量会严重的削弱队员们的体力,而刚才的情景在精神上也严重的影响了队员。莱昂只能保持强硬的态度来命令队员们,让他们保持振作。所有人压低身子,附近有不少高低起伏的丘陵,他们在行军的时候必须借助地形隐藏踪迹。

莱昂已经举起了M16时刻瞄准着,身后的队员们排成一条直线。队伍最前面的莱昂以半蹲的姿势前进,在他身后的队员是负责火力支援的约翰逊越过他的头顶向前瞄准,两个人要保持正前方火力的最大化。身后排成一排的队员则分别朝两边瞄准,确保火力视野的最大化。雪白色的迷彩服帮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隐藏身影,可他们也不知道对手的情况。事实上,他们的伪装和对手比起来可能差远了。

侦查员用望远镜观察到前方出现了异常,山丘后面有带着奇怪闪光的烟雾冉冉升起。小队保持作战队形向前靠近,前方的一个山坡应该可以让他们观察到敌情。所有人都放低姿势,小心地沿着山坡匍匐向上。

那是他们所见过的最奇异,最令人厌恶,最疯狂的情形。一群粉红色的,全身没有毛发的畸形怪胎,围绕着一块“燃烧”着的岩石又跳又叫,像是某种非常原始的祭祀活动,这在南极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奇异景象。旁边堆放着不少血淋淋的尸体,目力所及可以看见雪橇犬还有一些鸟类鱼类的尸体,而围在那块燃烧的岩石周围的则是人的尸体。

那块石头的“燃烧”方式非常奇怪,冒出滚滚的浓烟,火光隐没在浓烟里面光彩变换就像极光一样诡异至极。而周围的雪地似乎没有受到“燃烧”的温度的影响,最奇怪的是,此时此刻正刮着大风,那股浓烟却直直的升向天空。

那些尸体被架起来,像是食物一样,但是没有哪个怪人上去吃它。他们只是挥洒着鲜血,伴随着大笑和尖叫。有两具尸体甚至还在抽搐。

“这是什么狗屁玩意儿?!”队员中有人骂道。莱昂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此时此刻他必须压制自己强烈的厌恶之情保持冷静,虽然他恨不得立刻带领着队员们冲下去把这群可恶的畸形怪胎全部杀死。看着那么原始疯狂的行为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压力,即使是对于他们这些可以和尸体为伍的人来说也是一样,因为他们不是变态。

“注意周围!小心有陷阱。”莱昂尽量压低声音对着身边的战友耳语道。此时此刻狂风呼啸,即使他大声说话对方可能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他用手势做出命令,让小队成员检查两翼安全,前一支小队就是两翼遭到了突然袭击。

对方在雪地里潜伏前进的本领相当厉害,他们必须小心。

两名队员分别朝两边前进了一段距离,随后在距离三百米之后返回了队伍。莱昂让负责火力的队员上前,准备好火箭筒瞄准。此刻他们距离“目标”的距离不到六百米,在狂风大作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听见前面传来的尖叫声和狂笑声。负责侦查的队员几乎快看不下去了,那些怪物正在把活生生的几只雪橇犬的皮毛剥下,一边挥洒着血液,一边发出可怕的欢笑声。莱昂已经让队员做好了攻击的准备,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下方。所有的队员不得不竭尽全力控制好自己颤抖的手指,免得一不小心扣下扳机。

随即一声令下,莱昂让队员发射火箭筒。火炮对准了那块正在“燃烧”的石头直飞过去,那一瞬间周围的那群半人的畸形怪物还在狂舞没有来得及反应。一瞬间,火箭弹集中了目标,“轰”的一声巨响,前面整块地方都炸了开来。莱昂的小队立刻压低了头,爆炸比他们预想的要猛烈的多,似乎那一块石头被“引爆”了。

爆炸把整块地面都掀上了天,冲击波险些震乱了小队的队形。莱昂闭着眼睛,爆炸之后他们以保护的姿势躲在山坡后面。然后他立刻意识到,刚才的冲击波很可能打乱了他们的进攻节奏。这个想法在下一瞬间就应验了。因为从山坡下面传来了非人的尖利怪叫声,莱昂立刻起身朝着山坡下面看去。

刚才还在进行那个诡异的仪式的地方被炸成了一片白地,血肉被溅的到处都是。刚才聚集在周围的那些家伙显然都被卷进了爆炸,有些残肢直接滚到了他们眼前。但那些没有被炸死的家伙立刻就跳了起来。很难以置信的是那些东西的生命力,因为有的家伙已经被炸得开膛破肚了,还能飞快的朝着他们过来。

“开火!开火!开火!”莱昂立刻大喊道,同时他也举起来手里的步枪对准那群东西开火。他们已经丧失了先机,刚才他们躲避爆炸的瞬间已经让那群东西拉近了攻击距离。而对面的数量至少是他们的五倍以上,虽然爆炸也对对方造成了伤亡。

枪声立刻响起,队员们纷纷举枪射击。为了保持射击精度,他们调整为三发点射。最靠前的两个畸形人被打成了麻花,有至少五个队员瞄准了他们。而后面还有更多的家伙,打完第二轮点射,莱昂就意识到他们的火力不足以对抗敌人。

“撤退!快撤退!”莱昂说完转身向下跑去,同时另外四名队员跟着莱昂一起后撤。余下的队员调整射击为全自动状态,此刻不需要顾虑子弹的数量。他们的手指死死的扣住扳机,把子弹朝着下坡冲上来的敌人们倾泻。

莱昂带着队员们撤退下山坡之后,五人做好射击姿势。然后莱昂大喊道:“转移!”在山坡上坚守的队员们立刻转身跑下山坡,此刻那群东西已经快上来了。刚才的扫射撂倒了第一排的家伙,但其中有些没有受到致命伤的又立刻跳了起来。队员们可以看见那群畸形人的手里还挥舞着亮闪闪的刀剑,神情可怖。

走在最后的队员朝着山坡下面扔了一颗手雷,手雷在半山坡上爆炸阻挡了对方前进的速度。他们竭尽全力往后面奔跑,雪地车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这段距离将决定他们能否成功撤退出去。

莱昂挥手让小队分散开,留下两名队员和他殿后,其他队员在撤退到后面三百米的距离之后分成两组,一组人留下进行火力压制还有一组继续后撤。莱昂他们从瞄准镜里可以清楚地看见,山坡上面那群家伙很快就冒头了。他以山坡顶上的轮廓线作为瞄准,对面的“南极土著”一冒头就立刻开火。转眼间他已经把三个脑袋打开了花,莱昂心里默数着他打中的数目,一边继续瞄准。另外两名队员也以山坡的轮廓线为瞄准线,火力全开对着上面扫射。冲过山坡顶端的那群粉色怪人纷纷摔落下来,有得则被打的仰面摔倒落下山坡。但数量实在太多,莱昂很清楚他们三个人的火力根本起不到压制作用。

“转移!撤退!”莱昂喊道,身后的队员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已经举枪瞄准前方。莱昂和另外两名队员转身朝后面跑去,他们刚刚跑过战友身边,枪声就响起来了。小队当中的狙击手在撤退最远的位置,此刻他也开始瞄准射击,但是从山坡后面冒出来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转移!”第二小组撤退往后面跑去,此刻莱昂刚才驻守的位置已经被对方越过。第二小组的人纷纷往身后扔手榴弹,三颗手雷的爆炸威力不小,暂时把对方的前进速度减缓了一下。莱昂意识到他们的地狱火战术似乎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他们的自动扫射威力已经下降了。此刻距离雪地车还有一小段距离,而他们的拖延战术时间已经快不够了。莱昂让小队中的驾驶员最先离开,前去发动雪地车,此时第三小组开始后退,第二小组与莱昂他们会和,有四个队员手里的枪已经打光了子弹,他们需要换弹夹。敌人和他们的距离正在缩短,已经只有三百多米的距离了,还有子弹的队员一边射击一边后退,其他的队员则转身朝着雪地车尽力地奔跑,同时在此期间换上新的弹夹。

莱昂一口气扔出两个手雷,而后全力向雪地车奔跑。他们的撤退战术在子弹打光的时候就已经宣告失败了。对方几乎是硬顶着他们的火力冲了过来,这样疯狂而不要命的攻击直接打乱了他们的射击节奏,也影响了士气。雪地车已经近在眼前,驾驶员已经发动了雪地车,而最前面的两名队员已经登上了雪地车,他们此刻正对准着莱昂身后的那些畸形人射击。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惨叫,莱昂没有来得及回头,他从声音里辨别出来,那是约翰逊的声音。随后他听见了约翰逊的叫骂声还有惨叫声,莱昂转头看去约翰逊已经被追上了,那群可怕的怪胎正高举的手里的凶器朝着约翰逊砍去。约翰逊已经被砍去了半截腿,他从腰间拔出匕首胡乱地挥舞着,另一只手掏出手枪朝着周围射击。莱昂举枪射击,打倒了两个试图扑上去撕咬的怪人,但是更多的家伙朝着他冲过来了。他不及细想只能转身继续跑,身后约翰逊的惨叫声不绝于耳。随后一声巨响,爆炸把莱昂甩到了地上。

冷原15

那是约翰逊在最后一刻拉响了身上的手雷,刚刚落下手环,他的脖子就被砍开了,紧接着身上的手雷爆炸,连带着周边的十几个畸形怪人被炸成了碎片。莱昂勉强爬了起来,身边的两个队员赶来一边射击,一边把他往雪地车上面拽。

车子发动起来,所有人都跳上了车,驾驶员把速度开到最快,后面那群家伙还在追赶着他们。莱昂举枪和其他队员一起竭尽全力的朝着身后那些可怕的家伙射击,直到他们的子弹打光,之后雪地车和那些怪物们拉开了距离。一直到那些东西消失在视线里之后,莱昂他们才缓过来,意识到他们幸存了下来。

队员们非常艰难的保持呼吸平缓,因为在饥寒条件下深呼吸对于肺部有非常严重的伤害。驾驶员调整方向盘,他们要前往一个临时搭建的据点,距离阿蒙森-斯科特四十多公里左右的一个据点。小队当中负责导航的成员在摊开地图的时候,手还在不自然地颤抖着。莱昂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尽力的压制住自己的紧张情绪。

他在自己心里安慰自己,他们打得不差。第二小队的伤亡比第一小队要好很多了,他们有战斗的本钱。可是那些东西,不能相信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冰天雪地的鬼地方,居然还有这么多让人恶心的可怕东西。当时在撤退的时候,那些尖利的爪子几乎近在眼前。

“长官!后面!”前方驾驶室传来驾驶员的喊声。后面的队员们听到声音纷纷起身,莱昂刚刚向身边的人拿来一个望远镜,随后他就看见了。他们的距离近到不需要用望远镜,一片灰白色的迷雾簇拥着一群暗粉色的怪物正朝着他们的侧面过来。

“见鬼!转方向!”莱昂大喊道。

……

萨卡洛夫的小队到达直升机的坠机地点的时候,飞机残骸上的火已经熄灭了。从满地的狼藉就可以看得出驾驶员肯定没有机会幸存下来了,萨卡洛夫让队员联络据点,结果通信设备里却传来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杂音。通信员尝试换了几个频道,结果一样,他不确定通信设施是不是出问题了。

其他队员在飞机的残骸里寻找有没有可以用得上的补给品,很不幸的是飞机上的成员虽然都是训练有素的老手,却都没有来得及跳出飞机。随后有队员在几步之外的地方发现了直升机的尾部,有队员注意到奇怪的地方,尾部有一个斜着的切口,非常的平整——就好像是被利刃切割过一样。

由于尾部被突然切割,尾部螺旋桨因为自身的惯性弹到了机身上面,加上机身失去尾翼保持平衡使得飞机直接坠毁。队员们都警惕的举枪向四周探查,如果这可能是来自敌方的攻击的话,那么那些美国佬很有可能就在附近埋伏着。可过了一会,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迷雾逐渐变得浓重了。他们只能放弃资源,现在是联络中断状态,暂时没有办法呼叫到外援。

萨卡洛夫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而有可能让他们所有人都丧命的决定。小队的人徒步往东方站撤退,如果运气好的话在离开这一片诡异的地方之后,他们也许可以联络上基地。队员们看了看脚下的残骸,以及被掩埋在碎片下面的同志的遗体。他们不得不放弃。

“所有人都跟上!不要有人掉队!”萨卡洛夫喊道。队员们带上可以随身携带的物资之后出发,把直升机的残骸留在了身后。此刻他们正深陷在迷雾里面,能见度还在不断地降低。幸运的是此刻风力不是很强,让他们勉强可以在厚达膝盖的雪地里穿行。

然而就在走到一片丘陵地带的时候,萨卡洛夫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不能确定是什么,但是从那片山丘后面散发出一些不可名状的气息。他抬手让小队的所有人都停下脚步,然后摆开攻击阵型小心的向前方靠拢。

还没到达山丘,萨卡洛夫就明白了他预感到的是什么东西。一只巨大的柱状物体从天而降,猛地扎在前方的地面上。所有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跟着那根巨大的柱状物体又从雪地里拔了出来,隐没在迷雾中,雪地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洞。不远处有一根同样大小的东西又落了下来。萨卡洛夫他们举枪瞄准,沿着柱状物一路抬头看去,柱状物的顶端隐没在灰白色的迷雾里面看不清楚。但那一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形体。

没有人敢贸然开枪,因为他们都已经被吓得动弹不得了。萨卡洛夫想要后退,却发现腿脚不听使唤。同时他也想要看清楚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是个什么东西。手电筒的灯光向上面照射过去,没有完全穿透迷雾,却把他们头顶上那个阴影朦胧的显现出来了。

轮廓上看那像是一个巨大的半球形物体,但是不止一个。又像是高耸的山丘一样,那些粗大的如同烟囱一般的东西一直连通道上方,隔着迷雾看,似乎它们正支撑着上面那巨大的难以言明的躯体。紧接着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那个无比巨大的形体开始动了——缓慢却安静异常,地面上甚至感觉不到任何动静。以几乎违反物理法则的平稳速度移动着。不过在安静的背后,似乎隐藏着某种怪异的声音。

也许正是来自那个巨大形体的压迫,萨卡洛夫小队的所有人都被吓得站在原地动弹不得。随后一股来自头顶上的无形压力让所有人都扑倒在地,一股无可阻挡的巨大压强灌进了耳朵里面。这股巨大的压力穿透进耳朵里,把大脑叫得一团混乱,小队的所有成员都在地上扭曲着身体,被这股压力弄得几乎崩溃。

萨卡洛夫捂着自己的耳朵,他艰难的喘息着,脑子里面的压力几乎要把他的眼球从眼窝里挤出来似的。这样混乱的感觉一直从大脑沿着脊髓传进身体里,过了一会,身体内的五脏六腑也跟着搅成一团。萨卡洛夫控制不住眼泪和口水不停的冒出来,意识已经逐渐模糊了。

等到他们恢复意识的时候,身上已经积了相当厚的一层白雪。很可能他们再稍微昏迷久一点的话,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萨卡洛夫感觉到身体寒冷彻骨,几乎快要使不出力气了。他竭尽全力才把自己从雪地里挖出来,地上留出一个一人多大的雪坑。刚才那股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可怕感觉已经过去了,没有一点残留。伴随着的那个巨大的形体也随着那团灰白色的迷雾一起从视野里消失了。

萨卡洛夫不得不花点力气来判断当下的情况,他注意队员们还三三两两的躺在雪地里面。四周的迷雾已经散去不见了,但是天空依然很阴沉,大风也在耳边呼啸着。他从嘴里呼出一口白气,防风手套和外面的防寒外套还在起着作用。不一会,旁边的队员也恢复意识了,他们在雪地下面挣扎,看起来像是在雪地下面匍匐着的海豹一样。萨卡洛夫爬过去帮助队员扫掉身上的积雪,同时不忘警惕四周,刚才那个巨大的“幻影”呢?

勉强爬起来的几个队员和萨卡洛夫差不多,他们也搞不清楚当下的情况,幸运的是通信员成功接通了基地。但是他们却分不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负责导航的队员根据自己昏倒之前的大概位置把坐标数据发送给了基地。有人身上还带着信号烟火,在差不多的范围内,直升机可以从天上看到他们。

他们还是损失了两个队员,那两个队员的生命体征已经到达了极限,萨卡洛夫过去查看的时候,注意到两个队员旁边的呕吐物已经凝结成了冰块,而他们的脸上也是一片雪白,汗珠、口水、眼泪凝结成的水滴还挂在脸上。

当队员询问萨卡洛夫该怎么办的时候,他没有回答。他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为什么他们会被抛进了这么一个鬼地方。那些东西……那不可能是美国佬……也不是意外……那个鬼东西究竟是什么?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邪神纪元》:极地卷(24)》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