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情绪机制:悲伤从何而来?

摘要:时针缓慢的指向了十二点,你想听听音乐解闷,当悠扬的旋律徐徐响起,你发现你的情绪开始逐渐低落,紧接着就是悲伤逆流成河直至泛滥成灾。问题来了,你有没有想过情绪是怎么来的呢?

时针缓慢的指向了十二点,你想听听音乐解闷,当悠扬的旋律徐徐响起,你发现你的情绪开始逐渐低落,紧接着就是悲伤逆流成河直至泛滥成灾。这听起来有些羞耻,但嘲讽网抑云的人或许年轻的时候也曾在QQ空间里伤天感地。

问题来了,你有没有想过情绪是怎么来的呢?大脑是如何判定并且产生情绪的?关于脑部机能方面的应用成果有哪些?抛开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对象,买不起房买不起车等一系列令人潸然泪下的社会因素,我们前半部分先探求一下人的情绪生理机制——情绪的生理机制是指情绪体验和情绪的身体反应的生理过程——了解人们对于情绪的探索与认知。

情绪于内脏神经相关联

在早期,美国心理学家詹姆斯和丹麦生理学家朗格分别在1890和1885年独立提出相似学说,试图阐述人类的生理机制。他们认为生理先于情绪体验,是植物性神经(内脏神经纤维中的传出神经)活动的产物,被总结为外周理论,生理变化所引起的内导冲动传到大脑皮层时所引起的感觉就是情绪。

简单来说就是情绪是身体变化的知觉,人们的喜怒哀乐是由内脏器官的内导冲动。朗格认为“情感,假如没有身体的属性,就不存在了”。

这个学说明显存在较大的纰漏。首先他们片面强调植物性神经系统的作用,从而忽视了中枢神经系统(主要处于脑和脊髓部分)的调节、控制作用。并且按照这个理论也无法解释我们为什么会听到音乐感到悲伤,强行解释只能是音乐的外部刺激让我们的内脏器官感到不适,所以我们才感受到悲伤。

这个解释很难令人信服,着实明显有些牵强,但这是对于外周神经研究学术领域来说却是一个大胆的尝试。

情绪是由大脑皮层和自主神经系统共同激活的

该学说在业内也存在着很多的争议。美国生理学家坎农首先反对詹姆斯--朗格理论,他和门下弟子巴德提出的另一种情绪理论。具体来说,由器官丘脑对激发情绪的刺激进行加工,同时把信息传送到大脑的其他部分。

丘脑是个啥东西?对于大脑皮层不发达的动物来说,丘脑就是感觉的最高级中枢,对于像人类这种大脑皮层发达的动物来说,则是大脑皮层最重要的传导接替站,来自全身各种感觉的传导通路(除嗅觉外),均在丘脑内更换神经元,然后投射到大脑皮质。传递到大脑皮层的信息引起情绪体验,而传送到内脏和骨骼肌的信息激活生理反应,产生相应的情绪表达。可以简单理解为情绪的快递集散中转站。

坎农在数次实验中发现,当摘掉或者破坏了动物的下丘脑之后,情绪变得容易失控,精神状态失常,情绪变得极端。下丘脑有一区域属于防御反应区,一般位于近中线两旁的腹内侧区。在动物清醒的条件下,电刺激该区会使动物出现防御性行为,会出现极度失落或是极度愤怒的情况。对于人类而言,下丘脑相关疾病比如下丘脑综合征也往往伴随着不正常的情绪反应。

简而言之,该学说认为情绪体验和生理反应是同时发生的。把研究的中心焦点从外周神经系统转向了中枢神经系统的丘脑区域,正式把研究重点从内脏转到了大脑。这对于我们研究人类的情绪机制有着积极的意义,相比詹姆斯-朗格学说前进了一步。

但它又忽视了大脑皮层对情绪的作用以及外周神经系统对情绪的意义,多少有些矫枉过正了。

兴奋学说

随着对情绪机制的进一步研究,美国心理学家阿诺德1954年提出了新的情绪的评定──兴奋学说。她认为情绪与个体对客观事物的评价联系着。这种评价是在大脑皮层上进行的,她认为情绪反应的序列应当是“情景→评价→情绪”。

当我们遇见某一个场景的时候,大脑会对该情景进行一个评估,评估完之后决定发出何种的情绪信号。

阿诺德举了个例子,比如说在荒郊野外发现一头黑熊,你会产生恐惧,但在动物园里隔着铁笼观看一只黑熊,你则不会产生恐惧。这是由于大脑判定了这个情景是否安全。

这个学说可以比较合理的解释音乐给人带来的悲伤,我们的大脑判定了这个旋律是低沉舒缓的,歌词内容是悲剧的,传达的情感是伤感的。而当时我们所处的环境是一个人在房间里面,也许旁边只有一盏台灯,刚好符合了悲情男女主的场景设定,此时你再想起了自己记忆中的数个悲伤的故事,大脑最终决定发出了悲伤的情绪信号。所以我们开始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

既然情绪的来源是对情景的评估,而认识与评估都是皮层过程,因此皮层兴奋是情绪的主要原因。

情绪是极其复杂的,各派学说也均有优劣,而目前一般认为情绪是大脑皮层和皮层下神经过程协同活动的结果。皮层下神经过程的作用处于显著地位,大脑皮层起着调节制约的作用。这算是一个比较能令人接受的合理解释。

应用

那么问题来了,讲了一堆情绪机制,有什么用呢?了解人脑情绪管控器官,可以更好的发展神经工程,具体体现在脑机接口领域。

最为典型的脑机运用案例便是医学上关于帕金森的治疗。将电极芯片从病人额部放入下丘脑内固定的核团位置,然后在胸部放电池,通过脉冲发生器做一个微电流持续的刺激,通过磁场刺激核团,丘脑底核。最终达到治疗效果。

这一治疗模式也很好的证明了坎农学说中丘脑在人们情绪机制起到的关键作用。从南方都市报在九月份上的报道来看,上海交大附属瑞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的孙伯民主任团队,已经开展了脑深度电刺激的难治性抑郁症临床试验。脑机领域对于抑郁的治疗也在同步推进。近乎在同一时间,马斯克也在直播中展示了脑机接入猪脑的实验成果。

这一切都告诉我们,随着关于人类情绪更多的深入研究,对于人脑的进一步探索,关于脑部神经损伤,精神类疾病的医疗领域将会获得更大的发展。目前来说,这些成果都是帮助残疾人修复受损功能,但日后有可能应用于服务正常人领域,加强正常人的脑部功能甚至被运用于休闲娱乐方面。但这在人类伦理问题上,也有着巨大的分歧。

参考文献

1.自我意识情绪:人类高级情绪

https://kns.cnki.net/KXReader/Detail?TIMESTAMP=637358875160175000&DBCODE=CJFD&TABLEName=CJFD2007&FileName=XLXD200706003&RESULT=1&SIGN=DU3EI7jdbchebtyKyIed%2bJga59I%3d

2.情绪的生理机制

https://baike.baidu.com/item/情绪的生理机制/12590836?fr=aladdin

https://baike.baidu.com/item/脑机接口/7864914?fr=aladdin

3. Dopamine D 2 receptor supersensitivity in the hypothalamus of olfactory bulbectomized mice

https://schlr.cnki.net/Detail/index/SJESLAST/SJESBB7E122B4884E24ABFDD8625E94124E8

http://www.xctmr.com/picture/anato/ns/42f65c2a019c7adad56085b905b5ae5a.html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人类情绪机制:悲伤从何而来?》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