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acc3e"></cite>
<cite id="acc3e"></cite>
<cite id="acc3e"></cite><cite id="acc3e"></cite>
<cite id="acc3e"></cite><cite id="acc3e"></cite>
<cite id="acc3e"></cite>
<cite id="acc3e"></cite>
<cite id="acc3e"></cite>
<thead id="acc3e"><th id="acc3e"></th></thead>

被官方抹杀的《生化危机 外传》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摘要:《生化危机 外传》首发日期是2001年12月14日,在这之前,生化系列已经发售了《生化危机》、《生化危机2》、《生化危机3》以及《维罗妮卡》,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并且有了大批粉丝的游戏系列。

《生化危机》系列大家已经不能再熟悉了,不过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在总结和介绍《生化危机》系列游戏的时候,总是会选择性的遗忘一款或者几款游戏。今天要说的这款游戏,就连在机核录制的将近3小时的《生化危机》系列故事及设定的电台节目中,也仅用了1.5秒左右提了一句话,那就是2001年末在GameBoy Color上推出的《生化危机 外传》。

《生化危机 外传》首发日期是2001年12月14日,在这之前,生化系列已经发售了《生化危机》、《生化危机2》、《生化危机3》以及《维罗妮卡》,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并且有了大批粉丝的游戏系列。那么在掌机上推出一款正统的生化危机也是大势所趋。

事实上CAPCOM早就立项,打算在GBC上重置《生化危机》一代,不过最终证明以GBC的机能想要对复杂的原作进行移植绝无可能,最终他们放弃了这个移植初代的项目,而掌机上真正的初代移植作品《生化危机:死寂》直到2006年才出现在NDS上。

既然初代的移植不可行,CAPCOM又不想放弃庞大的掌机市场,随后他们就找到了英国公司M4合作开发一款有别于正统作品的《生化危机》,就这样《生化危机 外传》诞生了。

英国的游戏的开发商M4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公司的负责人蒂姆·赫尔(Tim Hull)显然对这个项目非常重视,同时CAPCOM也派出了《生化危机 维罗妮卡》的导演加藤弘树(Hiroki Kato)参与制作并且负责《生化危机 外传》的剧本。

据蒂姆本人的回忆,三上真司对这部《生化危机 外传》也非常关注,在很多难以决策的时候,三上都给出了非常宝贵的意见。而且游戏的主要玩法,也就是“第一人称”的战斗方式也是三上比较满意的。甚至CAPCOM还希望在GBA上推出续作,只不过因为发行方的关系,GBA版本才没能实现。

让人唏嘘的是,不久之后,蒂姆·赫尔和加藤弘树都离开了游戏行业,M4在几年之后解散,蒂姆专注于旅行、收集旅行途中关于游戏的见闻,而加藤决定回家种田(给三上真司辞职邮件中的原文)。

既然是CAPCOM深度参与又很认可的游戏,为什么这么少被人提及,甚至没有被官方列入正史?于是我翻出GBC,从头到尾玩了一遍。

现在回去玩2001年GBC上的游戏当然会感觉不适应,局限在GBC的性能里想要做一款生存恐怖游戏本身就非常困难。《生化危机 外传》的画面相比其他GBC游戏本身就不够细致,音乐更是刺耳,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单音节旋律无限循环,偶尔加上丧尸的吼叫声烘托气氛,但这种音乐实在很难接受,我从头到尾都是关闭音乐玩的。

另外游戏中有些设定也比较奇怪,有些丧尸被打倒之后会在地上继续爬行,不过当你再次与他们进入战斗之后,它们神奇的满血复活了。游戏中道具出现的位置和频率也很奇怪,有的时候你身上仅仅剩下两发子弹,只能用小刀近战,又有的时候身上的子弹怎么打都打不完。游戏中还存在一些bug,有的对玩家有利,有的却会直接卡死游戏。

当然游戏也有不少优点,整个游戏剧情很紧凑,专门为掌机设计的战斗系统也很新颖,射击时出现的动作条按键,如果能按倒中心位置,就会爆头,这种设计特别像早期的篮球游戏,玩的时候经常会跳戏……游戏中的道具和武器种类也不少,光是草药就有五种之多,还能装备在其他生化游戏中见不到的护甲。因为GBC屏幕上不能显示太多细节,所以不管是消耗品还是任务道具,都有会明显的提示。游戏的地图很大,因为整个故事发生在一艘游轮上,地图的设计也很有逻辑。

至于游戏在整个系列中的剧情,我想CAPCOM官方没有将这部游戏列入正史,也是因为很难圆回来,比如游戏中里昂和巴瑞共同所属的神秘组织无法说明,可能时因为系列的神秘组织太多,实在不好编。《外传》中的露西亚最后选择跟巴瑞一起生活,巴瑞也提到了他有一个女儿,但后来CAPCOM忽视了《外传》中的设定,给巴瑞安排了两个女儿。《外传》中的里昂在游戏最后一个场景中暗示为B.O.W也不好解释,虽然在后面的《生化危机6》当中ADA也有克隆体存在,非说里昂也存在克隆体倒也说得过去。

虽然CAPCOM不想承认,但在后续的生化危机作品当中,还是能看到这部游戏的影子。比如在《生化危机 外传》之后CAPCOM第一次自己制作的掌机上的《生化危机》,就是同样以豪华邮轮为场景的《启示录》,而《启示录2》中的小女孩娜塔莉亚跟《生化危机 外传》中的小女孩露西亚同样作为BOW容器存在。

《生化危机 外传》虽然不是CAPCOM自行开发,考虑到游戏平台是GBC,总体来说游戏素质还是不错的。当年游戏发售的时候,很多玩家就是因为简陋的画面和音效做不出恐怖诡异的气氛对这款游戏嗤之以鼻。但游戏情节曲折以及出场角色的刻画不逊于后来的《生化危机》系列,游戏的系统也比较完善,甚至有很多开创性的玩法。

时隔多年以后,这款游戏被国外知名的复古游戏媒体RetroGamer推荐为十款GameBoy经典游戏中,最被低估的游戏。

剧透警告

下面是《生化危机 外传》全剧情介绍,虽然现在看游戏的剧情有点跑偏,但当时作为新作,曲折的剧情也不是什么问题反而会更吸引玩家,更何况剧本是出自加藤之手,又有三上真司做顾问,所以如果当时的销量很高的话,可能生化系列的故事就跟现在有所不同了吧。朋友们可以自己分析一下为什么这部游戏的剧情会被官方抹杀……

为了阻止“安布雷拉”的恶行,一个包含了部分S.T.A.R.S成员和安布雷拉前雇员的地下组织在北美成立了。

某天凌晨2:30,巴瑞·伯顿被召唤回总部接受一项紧急任务:

一种在安布雷拉实验室研究的新型生化武器逃脱了,这个生化武器混在了一艘开往欧洲的豪华游轮“星光号”的乘客当中。这种新型B.O.W即使在人形时,也非常危险。里昂·S·肯尼迪一直在追踪这种新型B.O.W,但是现在他与总部失去了联系,我们最后一次与里昂联系的时间已经超过24小时。你的任务是,找到里昂,消灭B.O.W。

一架直升机载着巴瑞降落在了“星光号”豪华邮轮的甲板上,目前这艘邮轮正平静的在大西洋上巡航,谁也想不到,这艘邮轮上已经几乎没有活着的人了。

巴瑞登船后,甲板上并没有什么异样,指挥中心通知巴瑞,船舷左边的大厅可以进入船舱内部,不过发现了船舱内有不少活动的威胁信号,务必要谨慎。

推开大门,游客和船员早已变成丧尸,向巴瑞袭来。毕竟是从浣熊市归来的S.T.A.R.S队员,巴瑞临危不乱,摸索着找到了邮轮的监控室。巴瑞像通过监控寻找,并没有看到里昂,而是在一处摄像机下阴暗的角落发现了一个小女孩的身影。

巴瑞试图通过监控设备与小女孩对话,女孩听见了监控喇叭的声响喊道,“里昂,是你吗。”

“你认识里昂吗?我是里昂的朋友。”

小女孩:“我叫露西亚,有一个怪物杀掉了船上所有人,里昂救了我之后去找那个怪物了,他让我在这里等他。”

“那里昂现在在哪?”

露西亚:“我也不知道,他已经走了很久了,我好害怕,我一直都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话说到一半,小女孩突然尖叫起来:“救命!那个怪物一直在撞门,他在这,快来救救我!”

巴瑞:“先别慌,冷静一下,告诉我你的位置。”

“我在甲板的游泳池附近,快来救救我!这扇门恐怕撑不了太久。”

“坚持住,我来了!”

巴瑞来到了上层甲板的露天泳池附近,一个体型巨大的怪物正抓着一个女孩。

这只怪物赤裸着身体,强劲的肌肉上覆盖着像鳞片一样的铠甲,腹部又张开一张巨口,从口中吐出无数的触手。

几经周旋,巴瑞干掉了这只B.O.W,但它好像是融化了的变形虫一样,转眼间又消失在了阴影里。

“它终于走了,太好了。”露西亚庆幸巴瑞能够及时赶到。

“让我看看你的手臂,等等,怎么回事,我明明看到它抓伤了你,怎么伤口不见了?”

“可,可能是我的运气不错……”

“好吧,以后可不能再靠运气了,离我近一些,那东西有可能还在附近。”

“不,它已经走远了。”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不知道,仅仅是我的感觉。”

巴瑞虽然有所怀疑,但还是打算先去寻找里昂,露西亚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巴瑞身后。豪华邮轮果然大气,客房就有密密麻麻的好几排,巴瑞带着露西亚仔细的搜索着每一个房间,不过还是没什么结果。巴瑞还是禁不住疑惑,忍不住再次询问了卢西亚她为什么会知道怪物是不是在附近,露西亚也很迷茫,只能告诉巴瑞她就是能感觉得到。

在三楼的电梯附近,巴瑞和露西亚正准备穿过大厅去头等舱区域继续寻找里昂。

露西亚突然声音颤抖地说:“我还是能感觉到它,而且它已经很近了!”巴瑞还没回过神,露西亚就被身后突然伸出的大手抓走了。

怪物逃走的速度非常快,转眼间又不见了。暂时没有什么办法,巴瑞只能继续寻找里昂。

在一等舱某一个房间内,地板塌下了下去,有一个非常深的洞。巴瑞向下张望,发现下面竟然是里昂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没有什么工具,巴瑞只能再次回到甲板上,找到了游泳池边的救生绳,终于把里昂拉了上来。

里昂清醒过来之后摸着头好像很痛的样子,抬头看到原来是巴瑞,张口问道:“巴瑞,你为什么在这?”

“你失联了24小时,所以他们派我来找你。”

“真抱歉把你拉下水,等等,还有一个小女孩是幸存者。”

“你是说露西亚吧,她被抓走了。但是,那个女孩还有些事情困扰我,她有奇特的能力能感知附近的B.O.W,我觉得她有可能就是我们的目标,她就是B.O.W本身。”

里昂皱了一下眉头,“那么怪物为什么要抓她呢?”

“也对,但是……”

“等等!”里昂拦住了巴瑞,“听着,那个像变形虫一样的怪物更符合我们的目标,除非我们找到更多的证据,否则我一定要救出那个女孩,她可是这艘船上唯一的幸存者。”

“好吧,也许你是对的,来的路上有一个监控室,我们再去那看看情况。”巴瑞说。

里昂和巴瑞来到监控室,看到原来那个怪物带着露西亚来到了下层甲板,怪物抱着小女孩,并没有要伤害她的举动。

“为什么那怪物不杀掉这个女孩?”巴瑞问道。“要知道它可是杀掉了船上的所有人!”

“你还是在纠结是吧,你总觉得这个女孩才是我们要找的B.O.W。”里昂答道,“但如果她也是B.O.W,那她为什么没有跟那个怪物一起杀掉船上的人?”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

“听着,如果是她能感知怪物的能力困扰着你,那别担心。“里昂说,“在你上船之前我跟她一起相处过一段时间,她跟我说了一些自己的事情。”

里昂继续道:“两年前,她从一家孤儿院被收养,从那时起,她就总是能够听见周围有奇怪的声音。”

“她能听见?”

“是的,很显然她的听力比普通人灵敏很多,也许其他感觉也是这样。而且她还告诉我,她的伤口愈合速度也比其他人快很多。因为这样的能力,周围的孩子都认为她是个怪胎,逐渐的开始孤立她。

后来,她的养父母也意识到了事情变得越来越严重,决定把她送到欧洲的亲戚家,所以她才会在这艘船上,所以她肯定不是什么从安布雷拉实验室逃出来的实验体。”

看来里昂确实了解露西亚多一些,不过巴瑞还是说:“这个故事听起来不怎么可靠。”

“天呢,我为什么要费力气跟你说这些!”里昂无奈道,“至少在证明她是怪物之前,暂且相信她是无辜的,这总可以了吧。现在我关心的是正在上层甲板上的那只怪物,如果能干掉它救下那个女孩,这就是我现在应该做的事!”

“来吧,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说完这句,里昂转身走出了监控室。

两个人快步来到上层甲板,果然看到怪物和露西亚还在甲板上。再次打到了BOSS,但这一次,怪物只是趴在地上,肚子上的触手渗了出绿色的液体,没过多久它再次站了起来。

真是打不死的小强,难道这家伙又是某个型号的暴君?不管怎么说先救下了露西亚,看到里昂还活着,露西亚也很高兴,不过眼前可不是叙旧的时候,还是找个地方躲一躲吧。

几个人用刚刚找到的钥匙从甲板躲进了船员休息室,突然一声巨响,邮轮一侧发生了爆炸,虽然天上下着暴雨,但船头还是烧起了熊熊大火。隔着船舱的玻璃巴瑞发现爆炸的地方离引擎室不远,如果引擎室爆炸的话,船可能就要沉了!巴瑞赶紧呼叫直升机。

果然事情没有那么顺利,因为暴雨,直升机暂时飞不过来,看来必须要坚持到暴风雨结束才行了。总部虽然派不来直升机,但却给巴瑞他们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目标B.O.W的血液是绿色的。这下,巴瑞和里昂终于能确定刚刚的大个子,就是这次行动的目标,巴瑞也不再怀疑露西亚了。

为了能控制火势,巴瑞建议里昂带着露西亚去找船上的喷水系统,而巴瑞选择单独行动。里昂也很不解,询问巴瑞打算干什么?而巴瑞只是让里昂相信他。

里昂和露西亚商量了一下,觉得豪华邮轮上肯定有一台主控电脑,控制着船上的系统,找到主控电脑就能想办法启动喷水系统了。

原来控制室就在监控室旁边,启动了系统之后里昂和露西亚路过监控室,发现巴瑞正不知道在和谁通着电话。

通过监控,里昂隐隐约约听到巴瑞说,“你的答案是什么,不用我再提醒你露西亚在我手上吧,你好像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通话器的另一头说到:“切,就按你说的,继续按计划做,别打什么歪主意,你所有的行动我们都看得很清楚。”

里昂和露西亚对视了一下,不知道巴瑞到底在说什么,不过里昂隐隐感觉事情不对,已经开始怀疑巴瑞要把他和露西亚出卖给安布雷拉或是其他什么人。

露西亚告诉里昂:“巴瑞是你的搭档,也许你该选择相信他。”

“我要当面问问他怎么回事,你能看出他在哪吗?”

“他应该在2楼的钢琴室吧。”

快步来到钢琴室,果然看到了巴瑞。巴瑞看着里昂和露西亚,笑着说:“看来你成功为我们争取了一些时间。”

“先别说这些,你刚刚在跟谁说话?你要干什么!”里昂喝道。

只见巴瑞突然掏出手枪对准了里昂,“交出那个女孩,里昂。”

“什么,你疯了吗?巴瑞!”

“到这边来露西亚,我可没有开玩笑。”

无奈之下,露西亚只好来到巴瑞身边。

“等等,我不会让他这么把你带走!”

“是吗,好像你现在别无选择。”

看着巴瑞带着露西亚离开钢琴室,里昂悄悄的跟在后面,一路来到了邮轮的甲板上,邮轮旁边浮起了一艘潜艇,潜艇侧面有一个显眼的安布雷拉的保护伞标志,巴瑞拉着露西亚进入潜艇中。

里昂大声喊着巴瑞的名字,想要冲到潜艇上救回露西亚,突然潜艇的甲板上出现了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用突击步枪冲着还在邮轮上的里昂一顿扫射,里昂刚要掏出手枪反击,潜艇就已经下潜了。

突然邮轮发生了第二次爆炸,还在船舷的里昂感觉到好像是引擎室发生了爆炸,如果不管的话,也许整条船就要沉了。

“我想知道现在学游泳是不是还来得及……”里昂自嘲道。劝你抓紧学游泳啊小李子,如果到了六代还没有学会游泳可真是非常危险啊!

一筹莫展的时候总部突然来了信息,里昂总算松了一口气。

“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里昂,不过有一个坏消息,邮轮的动力室受到严重的损伤,这艘船可能在几分钟之内就会全部爆炸。”

“今天真不是一个好日子,我去动力室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在旁边的控制室里拿到整个游戏最厉害的武器,毒气发射枪,一发就可以干掉整个屋子内的所有丧尸,并且游戏存在bug可以无限弹药,原本的生存恐怖游戏马上就没有压力了。

来到锅炉房,发现原来是刚才那只B.O.W在大搞破坏,好像要故意毁掉这艘船。里昂当然不能眼看着它把船弄沉,一番缠斗之后,B.O.W再次跑掉了。但它刚才一通乱打乱砸,对整个动力系统的破坏实在太大,已经无法挽回了。

里昂摇摇头,“看来我的运气用光了,没想到一切在这里结束。现在唯一遗憾的是巴瑞没在这里。(?)”

画面一转来到的潜艇上,巴瑞和露西亚正在跟什么人说着话,原来是安布雷拉潜艇上的舰长老头子。

舰长:“干得好巴瑞,很高兴最终你站在了我们这边。”

话音还未落,巴瑞将枪指着露西亚大声说道,“对不起了舰长,交易取消,如果你想要这女孩就让你的人安分一点。照我说的做,大家都会很轻松。”

“什么!你竟敢欺骗我!你假装将女孩交给安布雷拉,难道就是为了夺取这艘潜艇吗!”舰长恼羞成怒道。

“没错,在邮轮快沉没的时候,我就在想你们到底打算怎样转移生化武器,结果你们还真的来了!”巴瑞说,“只不过,我唯一想不通的是你们为什么只想要这个小女孩,我还以为刚才那个打不死的怪物才是你们的目标。”

“那个变形虫一样的怪物?那种垃圾我们根本不需要!原来你到现在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需要这个小女孩。”

巴瑞不解的说:“我有确切的情报B.O.W的血液是绿色的,而我看到了露西亚流出的血液是红色的。”

“当然了,因为她并不是B.O.W,真正的B.O.W寄生在她体内!再过10天,那个B.O.W就会完全成熟,从宿主体内破茧而出!”

一旁的露西亚显然对这件事也不知情,听到舰长这么说,崩溃地坐在了地上。

巴瑞安慰道:“别担心,我会让舰长想办法取出你身体里的寄生体。”

“别傻了,谁能肯定提前取出寄生体会不会有不可控的变异,谁又能保证宿主还能安全的活着!”

巴瑞没有丝毫的动摇,“听着,我给你一个简单的选项,提取,还是毁灭。”

舰长无可奈何,毕竟他的目标是露西亚体内的B.O.W,如果巴瑞真的一冲动打死了宿主可是非常难办啊。

在医务室外,巴瑞用枪指着船长的脑袋一言不发,看着医生们在准备给露西亚手术。

手术非常顺利,成功提取出了寄生体。

巴瑞拿着观察器皿中的怪物胚胎对露西亚说:“看吧,这东西已经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了。”

露西亚问道:“它死了吗?”

“我也不知道。”

话音未落,观察器皿内的生物体像有了呼吸一样动了起来。

舰长之前看到胚胎一动不动,正在为任务失败沮丧,一转眼看到胚胎又动了起来非常兴奋,抢过观察器皿仔细观瞧,看来虽然没有了宿主,这东西还是能够存活!

突然间,这个像胚胎一样的生物体打破了观察器皿跳到到舰长身上,咬开了一个口子钻进舰长的体内,巴瑞和露西亚明显感觉到舰长的生命气息在逐渐的被吞噬,不多时候,舰长就失去理智成为了一具丧尸。

“看起来这东西并不认识它的主人……我们赶快去剑桥把潜艇掉头,里昂可能快坚持不住了。”

出了医务室,潜艇上的船员居然全部变成了丧尸,这是怎么回事?巴瑞还在疑惑,突然感到背后有个巨大的身影向他扑过来,原来是邮轮上那只怪物也跟到了潜艇上来!

好不容易摆脱了怪物,一路来到潜艇控制室,巴瑞感觉潜艇并不难控制(不愧是特工,啥都会),现在,潜艇已经朝着星光号返航了。

露西亚始终拉着巴瑞的衣服,“里昂一定会很高兴见到我们的。”

“如果见面之后,他不会先朝我开枪的话就好了。”巴瑞说,“对了,刚才那样粗暴的对你,我想跟你道个歉。”

“不用道歉,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解释,但从一开始我就相信你不是坏人。”

“也许是因为我有一个跟你年龄相仿的女儿吧。”

“真的吗?”

巴瑞点点头,“对了,我有一个主意,等我们这次能脱离困境,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跟我们一起生活。当然前提是你不在乎多一个姐姐。”

露西亚紧紧的拉着巴瑞,“那,那真是太好了。”

两人说着话,潜艇已经快到“星光号”旁边了,是时候去找里昂了。

巴瑞把怪物锁在潜艇上,再次登上了“星光号”豪华邮轮,他们发现“星光号”下沉的速度非常快,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正说话间,那只打不死的B.O.W突然从潜艇破门而出,露西亚大喊着提醒巴瑞,看到“老朋友”的巴瑞也是十分无奈,不知道到底怎样才能摆脱这个家伙。

就在巴瑞刚要举枪射击的时候,B.O.W跳入海中,迅速消失了。

“这下好了,我们要面对的不仅是快要沉没的邮轮,还有这个打不死的怪物。”巴瑞抱怨道,“先不想这些了,我们去引擎室看看能不能找到里昂。”

一路上丧尸的数量变得更多了,在一个拐角处,巴瑞和露西亚迎面碰到了里昂。

“嘿,里昂,你还活着!”巴瑞大声喊道。

里昂说:“你怎么回来了?”

“不然你以为还有谁会来救你,别废话,让我们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露西亚突然说到,“等等巴瑞,我觉得他好像不是里昂。”

“什么?”

话音未落,里昂突然变成了刚才那只B.O.W,向巴瑞扑过来。

怪物好像变得更丑了,好不容易再次击退了B.O.W,巴瑞缓了一口气。原来里昂是B.O.W伪装的,它居然有这样的能力!还没有时间感叹,倒地的B.O.W不出所料的再次站了起来。

巴瑞赶紧拉起露西亚拐进了身边的楼梯间,一路躲避着B.O.W来到引擎室,终于看到了坐在地板上筋疲力竭的里昂。

“巴瑞?”

“先别动,里昂!如果你是真的里昂……”

“什么?你之前把我留在一艘快沉没的船上,现在还打算这样对我指手画脚,我真想拧断你的……”

“放松一点伙计。”巴瑞感觉这次是真的里昂,“我可以解释!”

说话间,游轮再一次剧烈的震动。

“怎么回事?”露西亚叫道。

巴瑞附身拉起了里昂,“好像是船身裂开了,我听到有海水涌进来的声音。里昂,现在可不是争吵的时候,我们要赶快回到潜艇上。”

三个人一路走到上层甲板,果不其然,刚才那只B.O.W正挡在门口,眼看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三个人的火力果然强了不少,击退了B.O.W之后几个人来到了甲板边上,刚要准备登上潜艇,突然露西亚身后出现一个黑影,B.O.W再一次扑向露西亚。果然拿掉了寄生体之后,露西亚感知B.O.W的能力也消失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露西亚被B.O.W带着钻入了海里。

巴瑞知道里昂不会游泳,大声说道:“里昂,你在这里等着,我去追它。”

巴瑞转身跳进海里,过不多时,就把露西亚拉了上来。

“深呼吸,你会没事的。”

旁边的里昂突然叫到,“哦,上帝,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巴瑞的身后,还站着另外一个露西亚。真假美猴王的故事再次上演——

“怎么回事,我是露西亚!”

“别相信她,我才是露西亚。”

被逼无奈的巴瑞只好掏出手枪指向她们,“你们两个,谁都不要动。”

“她在说谎,我才是露西亚,巴瑞看看这个。”

其中一个露西亚拿匕首割破了自己的手,流出红色的血液。

“干得漂亮!聪明的孩子。”巴瑞说到。

“真是难以置信,这怪物居然可以变成完全另外一种生物!”里昂感叹道。

正说着,另外一个露西亚果然显露了原型。

两发毒气枪之后,B.O.W终于被彻底干掉了。

巴瑞大声说道:“趁我们还有时间,赶快离开这!”

历经磨难的三个人终于登上了潜艇的甲板。

“快看!”巴瑞回头看着熊熊火光中正在下沉的“星光号”。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被官方抹杀的《生化危机 外传》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