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中迎来25岁生日的《卡坦岛》

摘要:所以,今天的文章咱们就当作是上篇文章的一个延展,主题就是刚刚迎来了25岁生日的世界著名桌游《卡坦岛》的近况。

上周我写了一篇关于疫情对桌游行业持续影响的文章《 疫情下的生活:给桌游市场带来的一把双刃剑 》,其中提到了两个例子:一是孩之宝公司的业绩情况,一是《卡坦岛》的销售状况。后来有读者问我,觉得文中对孩之宝的情况介绍比较详细,但是《卡坦岛》的部分就有点简略了,希望能多介绍仔细一些。所以,今天的文章咱们就当作是上篇文章的一个延展,主题就是刚刚迎来了25岁生日的世界著名桌游《卡坦岛》的近况。

《卡坦岛》在国内和《卡卡颂》一起被并称为“双卡”是最早进入国内的一批经典桌游之一,而且经历了最初盗版大泛滥的年代,和后来随着海外引进渠道越来越多之后的正本清源,越来越多的国内玩家熟悉和喜爱上了这款作品。后来随着多个中文正版的引进,更对《卡坦岛》在国内的推广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还出现了很多喜好收集各个版本《卡坦岛》的收藏型玩家。

不过,若追溯起《卡坦岛》的诞生,却要说回1963年。

那一年,一个名叫克劳斯·特伯(Klaus Teuber)的德国小男孩收到了一份改变他一生的礼物——一盒桌游。这是一个讲述罗马人和迦太基人战争的游戏,特伯在后来接受采访的时候回忆起这个游戏还非常欣赏,正是这个游戏打开了小男孩了解桌游世界的大门。

“我记得小时候玩过这样一个游戏,想象着身边的河流、平原和山峰,假装自己在指挥一只军队作战 ,那会我还住在赖布赖滕巴赫(Rai-Breitenbach),一个坐落在城堡下的小村庄里,村庄周围都是森林。”他说,“这就是后来卡坦诞生的第一步。”

没错,这个名叫克劳斯·特伯的小男孩就是后来的《卡坦岛》之父。在这个开拓新世界,收集资源,进行贸易和谈判,并相互竞争的游戏中,很多灵感都来自 特伯 的童年。

原本特伯的未来应该是按部就班地走进家中长辈就在从事的牙医岗位,但桌游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一切。1980年,工作中那种巨大的无聊感让 特伯 感到越发沮丧,他不喜欢现在从事的职业,而每当有空钻进自家地下室设计桌游的时候,却如同一个美妙的假期。

就这样,时间进入了上世纪的最后十年,九十年代初受到维京人故事的启发,特伯 想到了维京人当初发现一个个新世界时的情形:“维京人第一次抵达冰岛的时候他们会做什么?他们需要什么?木头、食物、房屋……这些灵感给了我一个设计游戏的想法。”

不过,从想法变成现实的过程一点也不轻松,大概用了四年的时间,特伯 才把自己最初庞大散乱的构思浓缩到了一个小岛上,而海上探险的部分在最初的版本中被删除了,成了后来的《卡坦岛:海洋扩展》。

1995年,《卡坦岛》正式发售了,并立刻在德国引发了轰动。随后,《卡坦岛》一路高歌,不但获奖无数,而且销量直线攀升。在1996年进入美国市场之后,更是飞速激增。也是在那个时候,克劳斯·特伯 下决心辞去了平时的工作,全部投入到桌游中来。

关于《卡坦岛》为什么能获得如此成功,其实到今天还是分析家们探讨的话题。

埃里克·阿內森(Erik Arneson)是《如何举办游戏之夜》的作者,他认为《卡坦岛》的影响是革命性的,而且贯穿至今。“在研究桌游发展的这20年里,我从没见过《卡坦岛》这样具有革命性的作品。”阿內森认为,当年《卡坦岛》的横空出世,给桌游领域带来了没人能想到的影响,六边形版图的模块化设计,不同元素的交换比率结构,以及对所有游戏玩家参与感从头到尾的照顾都是在《卡坦岛》诞生前所不具备的。

大概也正是这些特质,让《卡坦岛》如今已经销售出了3200万盒,成为历史上最畅销的桌面游戏之一。

不久之前,68岁的 克劳斯·特伯 刚刚出版了自己的自传《My Way to Catan》来纪念游戏诞生25周年。只不过没人想到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是伴随着疫情而来的。但是,正如上周的文章中我们所讲的那样,这次疫情目前却给《卡坦岛》带来了销量的激增。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大趋势下,今年《卡坦岛》的销售额仅前五个月就增长了144%。

如今, 克劳斯·特伯已经把自己的游戏出版公司交给了儿子本杰明(Benjamin)和圭多(Guido)。卸下重任之后,他自己依然时常和家人一起玩桌游,体验桌游的乐趣。特伯非常喜欢和家人一起的桌游时光,相信世界上会迷上桌游时光的家庭还会越来越多。

期待桌游让这个世界更有趣。

配图均来自网络

部分资料来源:

Families Stuck At Home Turn To Board Game Catan, Sending Sales Skyrocketing,作者:Rob Schmitz

更多桌游内容请关注我的公众号:瞬间思路(BG_CON)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在疫情中迎来25岁生日的《卡坦岛》》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