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纪元》:极地卷(22)

摘要:三辆雪地车出发前往距离基地两百里的某处,据说那里发现了一些什么。早些时候,直升机巡航经过那里的一处山丘,飞行员在山丘下面拍下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照片。两名驾驶员的说法一致,理查德看着这两个人。

冷原5

三辆雪地车出发前往距离基地两百里的某处,据说那里发现了一些什么。早些时候,直升机巡航经过那里的一处山丘,飞行员在山丘下面拍下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照片。他们观测到了一些前所未见的奇特东西,在地面上的那个物体颜色很不一样,所以在雪地中一下子就对比出来了,可是飞行员用照相机拍摄下的影像却模糊不清。

飞机回到麦克默都之后,两名飞行员就急忙把这个发现报告给了负责人理查德。

“这算什么惊人的大发现?你在拿我开玩笑吗?”当理查德拿到了飞行员拍下的照片的时候,他的表情让两个飞行员的兴奋感一下子没有了。他们站在那里感到非常的窘迫,也有委屈。

就结果而言,照片冲洗出来之后的画面非常的模糊,唯一可以看出来的就是地面上一片雪白,当中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异色物体在那里。但是根本就看不清是个什么东西,不知道是照相的光影捕捉对这个东西没有效果还是单纯的没有拍清楚。

“可……”飞行员看着照片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他们肉眼看见的要比照片上拍摄到的要清晰的多。他们能确定那个东西是在动的,他们原本驾驶者直升机想要靠近观察,但是只有眨眼的功夫,他们就跟丢了那个东西。时间太短,他们也没有来得及做出一个明确的判断,“看起来像是一个动物……我们也不确定,但是它确实是在动。”

两名驾驶员的说法一致,理查德看着这两个人。他们确实完全正常的,没有任何精神问题,身体完全是健康状态的人。理查德也看得出来两个人并不是在开玩笑,但是对于之前那个幸存者自杀以后的后续处理还没有结束,而且各种麻烦简直接踵而来。

“好吧,你们还记得大概的位置吗?”理查德考虑再三还是打算出动人马去那里探查一下。他需要承担责任,因为一次有规模的出动就需要消耗资源。考虑到之前的一些事,他打算保险起见,去看一眼……一无所获也很正常。当然他潜意识里希望也许真的会有什么重大发现,但这种想法太过离奇了,他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

于是他安排了一下,调集了十个人,其中包括两个飞行员负责指路,五名工作人员,还有两名地质专家。三辆雪地车走一个来回,大概四百多里的路程,理查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目送着那些雪地车出发,那时,他绝对没想到日后会因为这个决定后悔终生。

不久之后雪地车队就出现了状况,最后只回来了一辆车。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什么人员伤亡,当车队到达山丘附近的时候,附近的地面忽然碎裂开来,导致前面的两辆雪地车猝不及防的掉进了冰裂缝里面。南极大陆上,距离真正的大陆地面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因为有厚达几十米甚至数百米的冰层覆盖在地表之上。有些地方在冰层之下可能是深渊峡谷,想到这里仅仅只是行走在南极大陆之上都是一件让人心惊胆战的事情。

可以说得上是奇迹的是,两辆掉下去的雪地车虽然损坏严重,但是驾驶舱里的人员都只受到了轻微的冲击。两辆车在下面的裂谷中被冰雪掩埋,车里的人借助工具花了不小的力气才从下面挖出来,随后上面的雪地车把缆绳抛了下来,帮助掉下去的人上来。

“冰层断裂?这可能就是你们看到的东西了?”理查德这次放缓了语气对两位驾驶员说道,因为他们两个人都头上现在都还包裹着绷带。他们两个因为这意外事故加上内心的愧疚感看起来非常的萎靡,他们点了点头赞同了理查德的意见。

“这是不可抗力的意外不是吗,当然了,也能够算是一个新发现了,你们先去休息吧。”理查德送走了两名飞行员,但随后他就对着地图沉思起来。因为据他所知,在那个地方应该是平原地带,往后有一片山脉,从来不知道那里还有峡谷,而且位于冰面之下。雪地车是怎么上去的?而且据他们的说法,地面好像是突然裂开的,也就是说在冰层下面是中空地带,可能是由于雪地车的重量导致了冰面碎裂。

这次的贸然出动,还带来了意外的损失。有所发现可能是唯一的幸运,他至少能和上面交代。

“方圆数百公里之内的地形,我们这么多年来都在进行勘探。按理说应该都已经掌握了才对,他们走错方向了?”理查德找来了诺里斯询问。

“两百里范围之内,他们再错能错到哪里去,我们不是都已经掌握地形了吗?为什么我们会不知道那里还有一个地面裂缝?”理查德想到,一下子因为这个原因损失掉了两辆雪地车和一些物资,这真的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你说他们还拍了照片?”诺里斯问道。

“是啊,就是这些。”理查德把飞行员交给他的照片递了过去。有几张是掉落山谷的队员们拍摄四周的照片,但是由于光线很糟,周围一片模糊。那张照片上模糊的影像让诺里斯看了半天。

“我能借去研究一下吗?”诺里斯问道。

“随你的便。”理查德对于这个话题已经没有耐心再继续讨论下去了,他还要处理一些文件,档案报告什么的,还得想想怎么交代。

 “好吧,谢谢了。”诺里斯拿着照片离开了办公室。他随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把照片先放一边。他把笔记本翻开对照着继续阅读。

已经有两天左右没有睡好觉了,阅读那个幸存者的笔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仅仅是因为记述的混乱,还有其中包含的内容是极其疯狂的可怕内容。诺里斯心里想,把这些理解为疯言疯语或者因为幸存者受到了太严重的精神压力而出现了幻觉……这些解释都可以用,但是为什么?要想弄明白这次莫名其妙的事情的缘由,恐怕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份东西了。

诺里斯已经知道,这个秘密的联合探险队的目标是探索“冷原”。

这是一个存在于古老传说当中的地方,而且只有最隐秘的文明记录才会提到这些地方。但是有证据显示,它似乎并非完全是虚构的,在了解到了一些线索之后,循着历史轨迹一路追寻,总是可以找到很多看起来隐秘的,有些似是而非的但又无法否认的线索,所以人们放不下追寻。

幸存者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那里借来的《死灵之书》上了解到了一些内容。根据描述,那是一个神秘而邪恶的地方,充斥着各种非人的怪物还有恐怖的黑暗。混沌而无序,充斥着超自然的力量。

“它们漫步于群星之间,阔步在大地之上。大沙漠中的柱都埃雷姆知道它们,冷原那冰封的荒野远望着它们的往来。在秘境卡达斯那云雾覆盖的高原上屹立的、无尽的城塞中,也有它们留下的足迹。旧日支配者纵容它们的欲望,在黑暗的道路上行走,它们的亵渎之举罄竹难书。万物屈从于它们的权威之下,眼见它们的邪恶……”这些内容都来自那本《死灵之书》,那个人根据自己模糊的记忆,背写了一部分下来。

对于那些所谓的“旧日支配者”诺里斯曾经也有所听闻,那具体是些什么东西诺里斯说不清楚,可能谁都说不清楚。因为像“旧日支配者”这样的古老传说只有在那些已经毁灭了的文明遗迹里才会偶有提及。那可能是人类远古崇拜的对象,当然是这样,在远古时代对于人类来说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大了。但是自从麦哲伦的环球航行之后,大航海时代,环球地理大发现,工业革命,两次世界大战……人类的文明在几百年里飞速发展,几乎脱出自然规律的发展,堪比寒武纪生物的突然大爆发,人们因此对自己充满着信心……

但实际上,世界依然要比人类能触及到的大得多。

“……几乎有一半的人立刻就出现了高原反应,其中包括我。飞机上装备了两套呼吸设备,我们给症状最严重的队员使用。这里的海拔高度可能已经到达了危险境地,由于严重的高原反应,我们的队伍没有办法进一步前进。有大约两天的时间,一部分人的症状开始缓解,但是还有的人似乎情况变得严重了。我们加固了营地,这里的气候似乎有些异常,天空中甚至可以听见雷声……

 ……所有的导航设备在这里全部都失灵了,通讯设备也完全失效了,但有一个有趣的情况,通讯设备如果打开的话会听到很多杂乱无章的信号,不知道来自什么地方,但看起来这片地区似乎充斥着短波频率。

……他们尝试着往最近的一片山区进发,这片地区没有冰雪,地面呈现出灰白色,我们队伍里的地质学家也没有办法判断这里的土层属于什么年代或什么性质。留在营地里的人召开了会议,因为有人提议受否要回去,他们因此而产生了激烈的争吵,而且原本预定的后备人员与我们失去了联系……”诺里斯后来才知道,当时科考队的后备人员们在玛丽皇后地中心区就和科考队完全失去了联系。

“GPS定位系统显示我们位于极点的附近,但是这里看起来似乎更像是另外的一个世界,然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很庆幸我没有跟随着第一队探险队前去勘探那座山脉,他们完全是进入了魔窟……”

冷原6

有什么东西攻击了物资运输车队,但是队员们都没有看见那是什么。除了两辆被撞的车体严重变形的雪地运输车之外,他们的运输车拉着的货物都被冻成了一大块冰块。所有的东西都被紧紧地冻在了一起无法分开,当查尔斯的一名队员去拿手触碰那堆冻在一起的的货物的时候,他的手套也被粘在了上面。本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极低温的环境下结冰的东西就有这样的粘着力,会把任何靠近的东西上面覆盖的水气凝结起来。

但随后就有点不对劲了,那个队员的手套被粘在上面之后他试着把手扯下来,但是却扯不动。一开始旁边的人还好笑的看着他试图把被粘住的手套拉下来的滑稽动作,随机那个队员的动作变得焦急,进而变成了挣扎。

“啊!啊!啊!!!”他开始发出尖叫,身边的人注意到不对劲了,“我的手!我的手!”好像他的手不是被动住了,而是被塞进了火炉里面一样。旁边的人立刻上前帮助他一起把手拉出来,当他们发现无论如何也扯不动手套的时候,立刻解开了手套的搭扣,把那个队员的手从手套里面解放出来。然后“嘭”地一声,因为用力太猛三个人都跌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查尔斯走上前去查看,两个上去帮助的人把那个队员扶了起来,他的手看起来像是被浸泡在液氮里面一样。他们立刻把那个队员送到了医务室去。查尔斯让所有人都退后,不要靠近那堆冻住的货物。他上去查看了一下,那只被粘在上面的防风手套已经完全变硬了。查尔斯转身让人拿一些工具来试一试,他们拿来了一把铲子。查尔斯举着铲子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那堆货物,随后就感受到了那堆冰冷的货物的强力粘性。

铲子的尖头被粘住了,查尔斯立刻用力气往回拉,然后听到:“咔嚓”一声铁质的铲子断成了好几片。

“见鬼了。”查尔斯咒骂道。他们用另外的雪地运输车先把货物拉了回去,随后又回去让第二队人马把两辆报销了的雪地车拉回去。

运输队的四个人都活了下来,不过全部都被严重的冻伤了,其中一个身体上的皮肤因为温度太低而大面积坏死,被送进了麦克默都的军医院里。他的伤就像全身二级灼伤似的。

“真没想到在这个天寒地冻的地方,还有人能看起来像是被烧伤似的。”医院里地医生开玩笑的说道。

雪地车的驾驶室玻璃全部都碎了,碎成了一大堆玻璃渣子,和雪花晶体差不多大,散落在雪地里一下子就找不到了。履带的金属被冻裂开来,随后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断了。其中一辆倾覆的雪地车车门上面还留下了一个圆锥形的凹坑。

由于四个人现在还在重症监护病房里面,查尔斯他们不方便进去问话,只能先去查看雪地车的受损情况,做一些假设。查尔斯的队员也一样被送进了医院,医生说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他的手却被严重的冻伤,如果稍微再久一点,可能手就要保不住了,即使是现在也还在观察期说不定依然要截肢。

那堆可以把手冻坏的物资被运到了室内的仓库里,刚刚搬进去的时候,室内的温度一下子就下来了,查尔斯他们开足了暖气,然后关上门等着这堆货物慢慢的自己化开。两辆报废的雪地车就放在了隔壁的仓库里。

“输油管里的油全部都被冻起来了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可能是操作不当,他们出了车祸?”

“东西都好好的,要是两辆车自己撞了,那堆货物应该洒的到处都是,而且我想知道那堆货物是怎么变成液氮一样的玩意的。”

那堆货物在仓库里放了整整四个小时,结果不但没有解冻,还把仓库角落里放的一桶水给冻成了冰坨子。

“冷蛛……”诺里斯晚上把查尔斯拉到了一边对他说道。查尔斯相信诺里斯还是保持着理智的,不然他不会单独把自己叫出来谈话。不过这个给出的答案让查尔斯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鬼玩意?冷蛛是什么东西?”

“一种远古生物,生活在冷原之上。据说外表看起来像巨大的蜘蛛,附带着强烈的寒气,可以把任何靠近的东西冻起来。”

“天呐你不会是拿我寻开心吧?还是说你终于疯了?这是什么恶劣的玩笑?”查尔斯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我没开玩笑,种种迹象还有发生的事情证明,那些我们以为是传说的东西很可能是真的!”诺里斯极力的想让查尔斯相信他的说法。

“哦!得了!这就是整天神神叨叨废寝忘食之后研究出的结果?你告诉我是神话传说!我不是一个迷信的蠢货!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那这种低劣的玩笑可没有办法让我笑出来!够了!”查尔斯大声的对诺里斯咆哮了一通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另一边的人听到了声音都把目光投向了那里,诺里斯一个人被留在了原地,他看了看其他人,然后耸了耸肩膀也离开了。

“……积雪的深度开始变浅了,前方的地貌逐渐的显露出来,我们一直在往那片山脉之间最近的一道山谷前进。这里的距离远远超出我们的视觉判断,一直前进了两天,前面的景象几乎没有变过,而我们开始犹豫是不是要回头,但是后方的营地距离我们也有两天的路程。甚至无法确认方向对不对,虽然我们记忆中以只是朝着笔直的方向前进的。后方积雪的痕迹很快就消失了。我们只能在心理安慰自己我们走的是直线,并且想想有一条无形的直路直通向山谷那个方向……”

“地质学的那位教授离开了队伍,但并没有离开太远,依然还保持在可视的距离之内,即使是这样我们也非常紧张,我一直盯着他,生怕出现什么情况。导航员尝试用对讲机,不过电子设备在这里好像并不是特别牢靠……”

“……那天夜里确实是闹鬼了,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但是人人都感到惶恐不安。可能是由太过于疲劳和巨大的精神压力导致我们变得十分的敏感。对讲机突然自己打开了,然后里面传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声音,我当时看见导航员直接跳了起来,脑袋撞到了帐篷的顶上。说实话当时我也被吓坏了,有的人从椅子上摔了下去。然后有那么一段时间,所有人都听着对讲机的声音,里面的声音像是电磁波的干扰,但是又融合了一些带有频率的声音。还混杂着类似声纳的波动。因为声音并不是很大,所以不能分辨……有野兽的声音,但想不出来可能是哪一种凶猛的动物,那声音听起来像是撕咬还有肉和石头碰撞的声音……本来还想继续听下去,但是导航员上去把对讲机关闭了。”

“……很显然这里曾经有人踏足过,眼前堆放的这些设备毫无疑问就是最确凿的证据。但是这却让我们原先的目的变得有些暧昧不明。这些设备毫无疑问是近代的先进设备,并不是原来那种南极探险队的,也就是说除了我们之外也有相同性质的考察队进入过这片地带……如此看来他们显然是遭遇了不幸。我们是否是一个更大计划的一部分?这点不得而知。当天就这些装备的问题,所有人围着篝火讨论得很激烈。

那些装备破损的非常严重,我稍微检查了一下。这些金属设备被遗弃多年,因为低温使得金属性非常的脆,很容易就碰坏。那个氧气管上面被扎了一个大破洞出来,而连接的氧气管看起来像是被人扯掉了。领队提议明天我们在详细的搜寻一下四周,看看还有没有更多的发现……”

“……我不明白领队为什么隐瞒了勘测员的遭遇,但是我也不打算去询问的太详细。但是毫无疑问,队伍里已经出现了裂痕,这几乎是无可避免的。而且我相信其他所有人都应该注意到了这点。大家保持着沉默我相信是为了至少保证这个裂缝不会被扩大。晚上的时候大家的语气都变得客气了一些,虽然生硬,但是大家显然都在极力地保持一个友好的状态。除了勘测员,他的沉默从回来的时候就一直保持着了,我透过篝火看见他侧着脸,表情显得非常的不安。”

“把这片地方叫做‘枯萎荒原’在合适不过,虽然没有了积雪,可是温度依然很低。我们要开始减少氧气的使用量。原先的营地往前移动了几十里,距离我们的路程稍微缩短了一点距离。如果今天之内还没有什么更值得深入发掘的东西,我们就必须立刻掉头回去……”

“我们注意到沿路上都是这种从地下挖开的坑洞,从地面痕迹来看,泥土还很新,应该就是最近发生的情况。有什么东西突破了地表从下面钻了出来。但那些坑洞随后就被土石堵住了,领队要求我们立刻返回,他似乎注意到了什么……”

“一种神话似的东西……但说实话这种神话我哪怕听说的都没有。对于这片地区的研究,似乎上面掌握的情况远远要比我们这些直接前来探索的人要知道得多,但是领队说大部分其实只是假设……”

 “阿特拉克·纳克亚……那天听到的神秘回音听起来像是这个词,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只能凭着记忆把它记下来,这是我可以想象到的最接近的读法了,但实际上可能完全不是一回事……

……营地附近突然出现了一片白色的东西覆盖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前一天并没有过……  

冷原7

“……我们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而且储备资源也即将耗尽,不知道是运气眷顾我们,又或者是运气抛弃了我们……让我们发现了那支探险队的遗物……”

那些被送进储藏室的资源过了两天之后出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变化,储藏室里的暖气管还在继续散发着暖气,不过地面却干燥得有些异常。原本杰克打算去清理一下储藏室的,因为考虑到解冻的关系,这会地上可能已经有一大滩的水渍了。

当他拿着拖把来到储藏室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地上非常的干净,没有水渍从门缝底下渗出来。他用钥匙打开了储藏室的门,原本应该直接遮蔽视线的的一大堆物资不见了。储藏室的房间显得有些空旷异常,这让杰克有一瞬间产生了自己走错地方的错觉。随后他稍稍放低了视线,看见了一片狼藉的储藏室地面。

那些物资还在原地,只不过完全的破碎了。杰克找不出更加贴切的词来描述,只能说是破碎了。所有的东西都破碎了,结果堆放在下面的货物因为太过脆弱承受不住上面东西的重量就完全的垮塌下来了。那些原本应该是铝制的桶像是玻璃一样摔碎在地上,凭着碎片的痕迹勉强可以辨认出来。地上到处都是碎片,那些木板做成的箱子都有不同的地方出现破洞,里面流出类似于沙子一样的结晶体颗粒。杰克立刻回去叫人……

奇怪的是,从现场的样子来看,这应该会是一次惊天动地的垮塌,但是半夜里面谁都没有听见声音,两天之内有很多人经过这里,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这里出现的情况。那些地上的碎渣被他们用铲子铲起来然后装进其他的空箱子里面。理查德很敏锐的注意到了一些什么,他取了一些残渣的样本悄悄的交给了实验室里的人要他们分析一下。不过结果却很失望,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那些残渣是原本用来做雪地车燃料的燃油。由于极低温的情况使得燃油晶体化然后完全碎裂。

“……物理形态上的,原本是接近绝对零度的情况,在这样的非常温度下,物质呈现的既不是液体状态,也不是固体状态,更不是气体状态,而是聚集成唯一的“超原子”,它表现为一个单一的实体。然后原子活动开始加速,也就是说温度上去了。这使得形态开始出现了转变,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某种情况。就类似于你突然把一个冻得很硬的冰块一下子扔进热水里面,冰块会碎裂开来,就是这样。超低温让所有的物质的物理形态都被凝结起来了,所有东西都保持不动,然后再突然进入高温的情况下,所有物质的基础结构就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所以表面上看起来就是这样了。”理查德看着显微镜下的玻璃器皿里面那一小滩原油。

但是比起这些来说,真正麻烦的问题还在医院那里,四名运输车队的队员和一个救援队的队员都开始出现了肢体坏死的现象。原本只是冻伤的部分似乎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感染,开始逐步的往身体其他的地方扩散。

一开始医生尝试使用药物治疗,但是却完全没有效果,五个人在病床上被患处疼得嗷嗷直叫。他们不得不使用镇静剂还有强效麻醉来缓解这些疼痛,即使如此他们也依然疼得大汗淋漓,一晚上都没能睡着,不得不让护士在旁边照看,第二天尝试了物理疗法,效果依然不理想,起先医生以为那是车祸导致的撞击外伤,在皮下凝结的瘀血。但是当物理疗法失去效果的时候,医生在一次检查发现那是更加严重得多的情况,生物细胞正在坏死。

四肢上的坏死情况正在逐渐蔓延,而且速度非常的快。医生做了化学毒性测试,但是什么都没有检测出来,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是隔离了整个医院,所有过接触的人都必须在隔离区内进行检查。理查德让人封闭了医院还有储藏室,必须确认不是特殊的病毒感染才行。

但是直到第一个人开始心脏衰竭,他们也没有找出真正的病因,除了这五个人之外,其他的人没有出现被感染的情况,而且反反复复的身体检查也没有找到感染病毒的特殊症状。当第一个人开始出现呼吸衰竭的情况时,医生着急忙慌得用心脏起搏器为他急救,但最后还是徒劳的看着他死亡。

这不是一种普通的死亡,是一种不同寻常的,或者说是另一种概念的形式。医生最后找到一个勉强可以用来形容的词——消亡。就在他为第一个死去的人解剖的时候,其他人还在勉强挣扎。医生们确定了这是一种坏死的情况,一种从细胞开始逐渐坏死的情况。细胞的活性如同进入了冰冻状态,完全停止活动,最后归于无,这种不可阻挡的低温在身体内部不断地蔓延,让生命力不停的流失最后归于负值。

手术刀在切开坏死的皮肤的时候,发出了非常清脆的“咔嚓”声。持刀的医生感觉自己就好象用刀切开了一叠枯萎的树叶一样。体表下的血管全部呈现出黑紫色,而且异常的脆弱,脆弱到一碰就碎的地步。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造成的,尸体在死亡后的四十八小时内,似乎缩小了几厘米。但这个发现还没有被大声的说出来,就被其他的情况打断了。

另外两名幸存者开始出现了体温过低的情况,同时进入了幻觉状态。他们一直在不停的挣扎,有时大喊大叫有时又喃喃自语,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实体在侵扰着他们。医生一边对他们进行救治,一边尝试弄清楚他们的心理状态。但是所有这些混乱的语音中,他只分辨出一个词——“蜘蛛”。

第二个幸存者在断气之前的二十四小时内就已经脑死亡了,但这是医生事后进行尸体解剖才发现的。当第二名幸存者的死讯传到了理查德这里的时候,他不得不开始相信他们目前在这片冰封的大陆上正面临着某种未知的东西。这个念头一开始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诺里斯给他提了一句。

那天诺里斯特地来到理查德的办公室,那次对话的开头让理查德有些摸不着头脑。

“有必要的话,我想我们得做好撤离的准备。”诺里斯进来就说道。

“那个不是已经被证明不是感染了吗?”理查德皱着眉头回答道,他以为诺里斯说的是关于之前医院里可能的未知病毒封锁的事情,但是一段时间之后已经确认了没有问题,所以已经解除了封锁,虽然几名幸存者的情况非常的糟糕,但还不至于威胁到基地里的其他人。

“我说的不是那个,医院里的那几个人可能只是非常不幸的遭遇了一个开始而已。”诺里斯说道。

“你说的开始是什么意思?”

“从玛丽皇后地经过的那条交通线路已经不安全了,那里被侵占了。英国的运输队和我们的运输队都是在经过那里的时候出了事情,这不是巧合。”

“你是指什么?自然灾害,还是恐怖袭击?”

“比那些可怕的多的东西,之前的联合科考队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而且运气不好的话,很有可能有什么东西跟着被带回来了……”

“这是无稽之谈吧!还是说你在编故事逗我开心?”理查德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麦克默都这里还有上百人驻扎着,而他一个人就要负责整个系统的运作。

“希望你明白的时候不会太晚……”诺里斯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房间,理查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思考着这个没有前因后果的对话。

而当天晚上他睡觉的时候却做了一个从来没有做过的,却异常的真实可信的梦。以至于那个梦如同记忆一般留在了自己的脑子里,时时刻刻都会跳出来。梦中他看见从横贯南极山脉一直到南极高原那里,出现了一片如同风暴一般的迷雾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邪神纪元》:极地卷(22)》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