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东方古代背景动画里的视觉历史考据

摘要:和很多人一样,我也非常喜欢古代背景的影视艺术作品。直到《大理寺日志》的出现,总算看了一部挺不错的古装动画剧集。

来自现代性的拷问

和很多人一样,我也非常喜欢古代背景的影视艺术作品。动画题材也是,可碍于制作成本和表现方式等种种限制,近些年的动画题材的古装剧一直没有特别喜欢的。直到《大理寺日志》的出现,总算看了一部挺不错的古装动画剧集。

在观影时,发现了一些剧集在历史考据上的小问题,让我想起了关于动画里如何考据历史这个问题。动画不同于真人影视作品,题材和表现形式往往更为多样,也较少受到“物理法则”的约束。所以即使在表现历史题材时,也往往容易突破历史甚至文化的框架,很多人也乐于接受这一现状。

但是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何对待形象的历史考据这个小问题还牵扯到整个剧集想要表达的历史气质问题。分开来说就是: 人物器具要不要还原历史——环境建筑要不要还原历史——故事结构和内核要不要还原历史——最终影响整个故事传达的美学气质。

我从小接触的有独特传统美学气质的动画无外乎《大闹天宫》(1961)、《哪吒闹海》(1979)等经典名作,也有《宝莲灯》(1999)这种官方最后的回光返照。像近些年的《小门神》、《白蛇:缘起》、《大圣归来》、《哪吒:魔童降世》等评价不错的动画都不再是官方作品,可惜这些动画更像是披着传统题材外衣的现代故事,其内核都非常西方非常现代,而不是东方独有的美学范畴。

到底要不反思这种西方现代性对东方传统题材的影响?我们的历史对于创作到底是枷锁还是翅膀?这是动画创作者必须要面临的问题。

尊重传统,也要打破固有思维

现在让我们把视线重新聚焦在动画本身,先抛开现代性对内容表达的迷思。如果我们就是受够了西方的现代性的那一套东西,想要享受一些纯粹一点的东方主义的内容,我们应该从那些方面谈起?全面回归传统可行吗?

我先从人物形象设计这个环节谈起。

早期的动画人物形象脱胎于通俗小说的木刻版画插图,而这些插图形象来源很广泛。例如佛道教的寺庙壁画、摩崖石刻、各种地方戏曲形象等等。本来大多数画匠可能文化水平不高,对于还原历史就没什么概念,再加上传统手工艺者特别讲究传承,上一代的谬误也很有可能被学习下来,使得人物形象在历史还原这方面有所不足。

题材内容表现上以四大名著为例,这几部小说基本脱胎与元代杂剧,成书于明代中晚期。那里面的人物形象到底要不要忠于当时的朝代背景?像《红楼梦》这种现实主义题材还好说,《西游记》这种神怪小说的人物形象到底是做成明代的样式还是唐代的?古人这些问题基本是不考虑的,他们基本就是从传统(师傅教的)、范本(当时流行的样式)、手头边的社会信息这几个方面来进行创作,所以张冠李戴、过度美化这种情况非常普遍。

1 / 3 不同时期孙悟空的形象,很好地说明了“传统”的影响力

二维动画形象不同于影视三维造型,天然更接近于传统的壁画、版画、卷轴画等表现形式,再加上前面提到的问题,使得长期以来“从俗”成为动画人物形象的主要来源。

这种基于佛道水陆画和民间认识的杂糅传统美学当然有其可贵的地方:群众基础好基本没有认知成本,生命力强。缺点就是,横向比较容易缺少辨识度,时空上的距离感拉不开,我称之为 “时空扁平化” 。

水陆画里的神仙衣着打扮庄重,那是因为绘画的内容都是开法会、朝拜、讲经等重要场合,平时神仙上班、休闲在家也不会穿那么正式。这种 “时空错位” 往往是基于:普通观众觉得皇帝就应该穿黄色、有官职的神仙应该时刻穿着很正式、老神仙就应该是个白胡子老头等固有”从俗“思维。

其实创作者们应该对现在的观众有信心,现代的观众欣赏水平也在提高,也是期待有门槛能打破固有思维模式的内容呈现。而我们丰富的历史资料,为这种创作提供了可能性。

上面两位老神仙,如果一个按照西周原始宗教(西周时应该没有道家神仙),一个按照唐朝道教衣冠来做,差别肯定会很大。

从前面的例子可以看到,完全遵循传统的创作方法可能会出现“时空错位”、 “时空扁平化”等问题。神怪题材还好,毕竟神仙妖怪活得时间长动不动就几百上千年,所以给一个统一的美学风格还说得过去。但面对人间题材时,这些错位就会大大削弱人们对故事的代入感。

所以现代的动画作者在面对传统题材时,往往更倾向于尽可能还原当时的历史,这样不但可以避免前面提到的错位问题,也能够满足现代观众对于历史图景再现的热切期望。

下面我就针对《大理寺日志》这部动画的历史还原情况,具体聊聊。

《大理寺日志》服饰、武备、建筑还原情况

可以确定,动画主创是非常想要做严谨的考据从而营造良好的时空感,想把观众带到那个年代里去,感受不一样的东方美学。但是金无足赤,动画在考据上还是有点小问题。

大家请注意动画中人物的衣领,圆领袍服内领外露这种情况最早出现在五代(例如韩熙载夜宴图),沈从文先生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里特别提过,结合我自己看到的所有唐代壁画、绘画作品所有人物没有出现内领外露,可以确定这确实是动画里比较大的纰漏,这种穿法宋代特别流行,出现在武曌背景的故事里确实不应该。

唐刀有四种:仪刀、横刀、障刀、陌刀。仪刀,很容易理解,主要用于正式场合彰显身份与威仪。

横刀,就是实战用刀,装具上有双提挂也有单提挂,有的有剑阁(十字型或是多瓣型)有的没有,早期多是环首(仪刀环首多为华丽的龙凤纹饰),后期逐渐演变为圭首。障刀与陌刀无实物出土与图像留存,不清楚是何造型。

而且实战用的横刀,柄长大多在18公分左右,刀身长度在80公分左右,刃最宽3公分左右,柄与刃的比例大概在1:4。整体重量可能在1.5公斤左右,是非常厚实的武器,再加上使用时的动力加速度,破坏力还是很大的,绝不是武术表演时劈里啪啦乱响的铁片子。

非常惊喜的是这部动画对于背景美术的重视。

唐代建筑我也不懂,就不挑毛病了,大家可以从整体上感受一下,有没有大唐的气质。

好的背景美术的对于营造“时空感”至关重要,大家可以想一下吉卜力的动画电影,没有那些美轮美奂、真实可信的背景描绘,我们如何带入整个故事的情感内核?前面一直聊的人物形象设计也要依托在一个特定可信的环境里,如果脱离背景人物就只是一具空壳,处于环境中的人物才能成为有故事的丰满的人物。

对时间与空间的细致描绘,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营造“世界感”。创作者在不遗余力地告诉你,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感受、欣赏他吧。现在日本商业动画里重视背景美术与整体美学表达的也不多了,希望国产动画不要学这种路子。

至此我们可以回答一开始的问题:在所有一切视觉设计上,我们之所以要考据历史就是为了整个幻想世界能够自洽的运转起来,并且使这种自洽能够充满东方的美学韵味。至少他提供了和西方传统以及西方现代性截然不同的另一种视角与声音,也能够让我们的精神生活更丰富一些。

最后感谢大家的时间,再见。

以前的文章

我的“黑魂”:浅谈《黑暗之魂》的美术设计

吉卜力背景美术临摹学习讲解:从男鹿和雄大师的画作中获取力量

GOOD DREAM,HUNTER丨《血源诅咒》同人插画步骤分享

画中“世界”:用绘画记录我在《怪物猎人世界》里的狩猎生涯

另一个银河的带子雄狼:图说《曼达洛人》

苇名阴影下:黄昏的半兵卫

昨日之日不可留:浅谈东方甲胄的影视表现与研究

明日之日多烦忧:古装人物的视觉表现探索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聊聊东方古代背景动画里的视觉历史考据》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