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条》:时间就是这部电影的主角

摘要:而就在这一片低迷之中,一剂强心针注入了世界电影市场和影迷们的心里,这就是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的新片《信条》。

2020年的世界电影市场在新冠的打击下可以说是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惨痛打击,虽然早已开始恢复,但始终是不见起色。而就在这一片低迷之中,一剂强心针注入了世界电影市场和影迷们的心里,这就是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的新片《信条》。

说实话,也许是前期宣传过多,也许是视觉奇观较少,这部《信条》给我带来的冲击力远远不如当年诺兰的《盗梦空间》来的猛烈,看完后我并没有发出“卧槽,神片儿!”这样的感叹,只是感觉诺兰在玩弄故事的魔术这方面又精进了不少。

熟悉诺兰电影的人都知道,诺兰最喜欢在电影中玩弄的就是“时间”的把戏。在《记忆碎片》、《蝙蝠侠》、《盗梦空间》、《星际穿越》、《敦刻尔克》这些电影中,诺兰一次又一次的半遮半掩的把他对时间的痴迷埋藏其中,而这一次的《信条》干脆就不藏了,直截了当的告诉观众,时间就是这部电影的主角。

在无数的预告与前瞻还有各类分析中,我们早已经知道了,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时间顺行与逆行的故事,而有一个东西,虽然没有出现在这部电影中,但却绝对是影响了这部电影,这个东西,就叫做“萨特尔方砖”

这就是萨特尔方砖,因为是在庞贝古城的萨特尔广场被发现的,因此而得名。这块方砖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有着奇妙的“回文”。不论你从上到下还是从左到右,都会得到五个单词sator、arepo、tenet、opear、rotas五个单词,而除了始终处于中间的tenet外,sator、arepo与opear、rotas这两组在书写上是互为镜像的,而tenet这个词,本身也是一个对称的单词。这一神奇的物件就像是这部电影为我们展示的那样,无论时间是顺行还是逆行,处于其中的人和人所作出的行为,永远也都是相同而对称的。

而在电影中,萨特尔方砖上的单词更是直接了当的出现在我们面前。“tenet”这个词自不必说,直接就被拿来做了本片的片名,除此之外,其他几个单词也都出现在其中,sator是片中大反派的名字,arepo是片中那个未曾出现的大画家的名字,opear则是全片开头部分的“剧院大战”戏份,而rotas则是片中那家公司的名字。

在这里我想特别说一下影片开头的剧院大战,这场戏可以说是复刻了历史上著名的“莫斯科剧院人质劫持事件”。

2002年10月23日,40多名车臣恐怖分子闯入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大楼剧院,其中还有多名身缠自爆背心的“黑寡妇”,他们胁持了文化宫内的850多名人质,作为威胁俄罗斯政府的筹码,并且在剧院内多处地点安置了炸药。在多日的对峙未果后,俄罗斯特种部队开始向剧院内释放化学气体,在催眠了大多数人质和恐怖分子之后发动总攻,解决了这一危急。

在《信条》中,诺兰可以说是完整的“复刻”这一真实历史事件,只不过把速度调快了不少,本来需要十几个小时才能起作用的麻醉气体在这里成了民间谣传喜闻乐见的“见风倒”。但难得的是,这一场面没有用到CG特效,我们所看到的剧院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真实的群众演员,这个场景调度可以说是很厉害了。

看了诺兰的这些电影,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那就是诺兰是一个“反蝴蝶效应者”。这是我自创的一个词儿,蝴蝶效应相信大家度多多少少也都了解点,而这个理论本身也被拍成了一部非常有意思的同名电影——注意,我说的是就是《蝴蝶效应》第一部,后面几部是垃圾,千万别看。

除此之外,很多带“穿越”属性的电影本质上都是“蝴蝶效应”理论的一种体现和延展,那就是主角通过穿越时间,回到过去,从而改变现在。在这其中,主角在回到过去时做出的种种行为,都会导致“现在”已经发生的事情发生种种的改变。

而在诺兰的电影之中,这种事情却是极少发生的,最典型的除了《信条》这部电影还有《星际穿越》,诺兰一直在电影中传达的内容是,即使你能够回到过去,但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回到过去并不会改变现在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而是会让主角产生思想上的转变,从而影响到没有发生过的未来的事情。这就是诺兰关于时间的把戏,他玩的不是通过改变过去而改变现在,而是通过回到过去影响未来,这才是真正的“逆转未来”。

其实《信条》这部电影并没有那么的看不懂,你可以直观的理解为整个故事是一条直线,诺兰把这条直线的首位相连让它成为了一个圆,又把这个圆跟拧毛巾一样拧成了个大麻花,过去和现在交织在一起,最终形成了未来,了解了这一点,电影看起来就会明白许多。另外,诺兰在片中还给大家友情提示了一下,那就是“不要去理解它,要去感受它”,跟着感觉去看这部电影,而不是带着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心态去看这部电影,自然会收获许多别样的乐趣。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信条》:时间就是这部电影的主角》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