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衣之王短文译介丨满目皆黄

摘要:你的同伴卡米拉只是想找个有钱人结婚。另一方面,卡米拉是我在大学里认识的一个戏剧迷。我买了一个毛骨悚然的、有喙的面具,上面有一些羽毛之类的,而卡米拉带来了一个更夺人眼目的面具。

It Was All Yellow 译者:柯索提亚 FANDOM原文地址: 点击此处

想象一下:

你在一场舞会上,每个人都戴着时髦的面具。有些装饰着亮片和闪光片,而另一些则镶嵌着闪亮的钻石。每个人都在愉快地社交,谈论着最平凡的事情,希望以此表现出他们玩得很开心。

你轻轻地抿了一口马天尼,边走边品尝着杜松子酒和苦艾酒。你开始想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这不过是另一场假面舞会,你不是这个房间里最讨喜的人。你的同伴卡米拉只是想找个有钱人结婚。

这是差不多半年前发生的事情。

我是一个蒸蒸日上的作家,过着美好的生活,最近为杂志和短篇小说集撰写过故事。另一方面,卡米拉是我在大学里认识的一个戏剧迷。有一天,卡米拉突然邀请我去参加在她朋友的宅邸中举办的化妆舞会。我当时很想离开自己的公寓,所以我就去了,顺便租了一套适合这场新维多利亚式化妆舞会的衣服。我买了一个毛骨悚然的、有喙的面具,上面有一些羽毛之类的,而卡米拉带来了一个更夺人眼目的面具。

化妆舞会在特克斯伯里庄园举行——这是新英格兰中心地带的一座大宅院。他们把大厅专门用来开舞会。天花板上挂着一盏大吊灯,发出美丽的橘色灯光。空气中充满了矫揉造作的气氛,而这正是我们喜欢的。

晚上九点钟左右,就在那座宅邸里,一个身穿黄衣的人走进了舞厅。

他戴着一个奇怪的面具;一个你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戴在头上的面具。舞会中的一位女士被他吓得喘不过气来,其他的女士则出于尊重而鞠躬敬礼。我自己也在颤抖着,看着这个男人和他的黄色大衣。陌生人点了点头,在后面一张空着的桌子前坐下。

戴面具的人坐了下来,凝视着远方。他伸长头,盯着房间的不同部分,盯着需要他重新调整面具位置的角度。可没有想到的是——他的面具就好像粘在脸上了一样。他戴着手套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木桌。那声音在我的脑中回响,尽管他离我的桌子很远。我的同伴注意也到了,但她只是耸耸肩。我盯着他和他那不可思议的、难以形容的面具,丝毫没有意识到它所包含的邪恶。

陌生人回头望向我。

我试着转移视线,试着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同伴卡米拉身上。她察觉到了我的恐惧,转头望向那个陌生人。她一看见他,她的表情就和我的一样了。

“别看,特伦特(Trent),”她低声说。“好好享受今晚吧。”

我点了点头。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能感觉到他一直在盯着我。单是一眼就几乎让我发疯,我喝了杯香槟,免得他继续消耗我的精力。我不知道我还能承受多久。

天有不测风云——主办方宣布舞蹈之时已然开始。

慢慢地,那个黄衣陌生人站了起来,大步朝我和我的同伴走来。他走起路来很不自然,他的目光只集中在卡米拉身上。陌生人从他那诡异的面具里深深地凝视着她。他每走一步,卡米拉都会感到恐惧和困惑,就像蜜蜂闻到了陷阱的味道。我瘫坐在座位上,看着他慢慢走向我们的桌子。

他二话不说便请求与她共舞(asked for her hand)。卡米拉望着我,脸上充满了恐惧和无助。接着她拉着他的手,朝舞厅中央走去。

我坐在那里等待。我为她感到恐慌。

紧张的气氛逐渐加剧。

突然,钟声宣告午夜的来临。我开始听到外面的雨声。

当舞者们慢慢地在舞厅里跳着华尔兹时,主办方要求每个人摘下面具,露出真实的面孔。这是每个人都期盼的时刻。人们开始向他们的伴侣揭开自己的面纱,露出他们真实的面孔。

我盯着那个黄衣陌生人。卡米拉摘下面具,盯着那个戴面具的人。她恍然大悟,仅从她的眼中,我就可以看到一丝纯粹的恐怖。她与他谈话,的确,在她的眼中有一种可怕的顿悟。卡米拉挣脱了他的手,朝我走来。

“我们得走了,”她说。你可以看见她眼中透露出的疯狂。

于是我们离开了。当我陪她走向她的车时,我最后望了一眼这座古色古香的宅院。我看见他站在那,在雨夜里。他身穿黄色大衣,从面具后盯着我。他那可怕的诡异面具,从那个角度看,那面具简直就像是一张真正的“脸”——如果你可以这么说的话。那是一块可怕,畸形,黯淡的肉,毫无任何人类特征。没有眼睛、耳朵、鼻子或嘴巴。只是一块畸形的肉,在无意识地挪动。

闪电击中。

我看到了他的真面目。那只不过是一瞥,但我还是吓得畏缩了。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间,我看见那黄衣陌生人的头上戴着一顶长长的、参差不齐的王冠,黄色大衣上垂涎着黑乎乎的卷须。当余影从我眼前消失时,我似乎听到了数百只恶魔般的低语,伴随着雷声在夜空中哀嚎。

“别看,”她说,“这是为了你好。”

我转移了视线。

“他对你做了什么?”我问。“你为什么这么怕他?卡米拉——“

“闭嘴,”卡米拉说。

因为离家很近,我们没有说话。我们一回到家都没给对方打电话。她甚至没有送我到门口,也没有说晚安。她从车上盯着我看,然后离开了。在雨中,我看到了她的脸,天知道那天她经历了怎样的恐怖。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

几周过去了。几个月过去了。最后,时光流逝。

但那个黄衣陌生人仍在我的梦中萦绕,甚至在最无聊、最世俗的梦境中都在跟踪我。他的出现改变了我对现实的看法——我不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伪。我把自己锁在公寓里,离开我的小容器只是为了买食物和用品。对于世界而言,我并不存在。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我发现自己超重了10磅,并且因为晚上独自酗酒而感到头疼。就在这个时候,我收到了一封信,而信封的颜色正好是黄色。

特伦特先生, 我最亲爱的卡米拉今天去世了。她得了一种致命的疾病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在她英年早逝之前,她的健康每况愈下,神志不清。她已经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卡米拉了。她美丽的脸庞被毁容了。她的声音因每晚的尖叫而沙哑。她美丽的赤褐色头发也发白了。 她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卡米拉。 在她生命的最后几个星期里,她一直在睡梦中对着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尖叫:卡尔克萨,毕宿星团和一位国王。她也在呼唤你。她对黄色,面具和化装舞会也产生一种奇怪的厌恶。 她临终前写了一些东西给你看。我祈祷,无论她写了什么关于你的事情,都能照亮你疲惫的生活。 你真诚的R.钱伯斯。

附在上面的是一张手写的便条。那不过是些陈旧的潦草字迹:

“特伦特, 合作 恶意 陌生人 亲吻方舟”

在这张纸的后面是一张不那么陈旧的纸条:

特伦特, 你的脸从未离开我的脑海。哦,你的恐惧。 你必须原谅我没有告诉你我所看到的。但我想保护你。 保护你不受他伤害。保护你不被他抓住。 不过,你现在一定得原谅我,因为我要把我的知识传授给你。我怀疑你能否睡个好觉。 我还记得在我要求他摘掉面具以便看清他的真容后他说了什么。 “我没戴面具。”

The End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黄衣之王短文译介丨满目皆黄》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