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间联邦与波立战争——正说波兰史(六十三)

摘要:在欧洲旧秩序崩塌,新秩序建立之前的混乱年景中,并非只有波兰为边境问题苦恼。罗马尼亚与匈牙利在争夺特兰西瓦尼亚、白俄罗斯、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彼此争斗之余,还要共同反对虎视眈眈地苏俄。

在欧洲旧秩序崩塌,新秩序建立之前的混乱年景中,并非只有波兰为边境问题苦恼。特别是在新生国家最多,英、法列强势力伸展不及的东方,受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民族因素影响,东南欧的边境冲突此起彼伏。罗马尼亚与匈牙利在争夺特兰西瓦尼亚、白俄罗斯、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彼此争斗之余,还要共同反对虎视眈眈地苏俄。乌克兰国内一度有四大势力争夺政权,内战的硝烟在东欧大草原上炽烈燃烧。

在被三个文化迥异的外国政权占领123年后,波兰的社会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新生波兰政府要面对百废待兴的国内外事物,任务艰巨。首先要在波兰各地废除前占领政府的影响,建立基层行政单位。要在法律层面统一新的国家宪法,还要对军队进行整编、扩编、训练和武装。但是当前最棘手的问题,是与邻国的边境线划分。

列强在关于波兰边境的问题上只用一句“民族自决”便搪塞过去,然而现实情况较为复杂, 许多地区经过上百年的混居,各民族都有理由声称该地是他们的领土 ,其中的典型就是三座边境城市地区:西南方的西里西亚切欣、东南方的利沃夫,还有东北方的维尔纽斯。为确立这三个边境地带的确切国境线,1919~1921年间,波兰或主动或被动地同时进行了三场战争, 分别是波捷边境冲突、波立边境冲突与波乌战争,波乌战争又引出了规模空前的波苏战争。

苏俄-立陶宛战争(Lithuanian–Soviet War 1918.12-1919.8)

波兰与立陶宛并非一开始就处于敌对状态,构成波立关系浮动的变量就是苏联-立陶宛战争。在一战期间,立陶宛与波兰一样曾被德军占领,1918年2月16日,立陶宛议会宣布独立,后来在《布列斯特条约》中,立陶宛独立得到了国际承认。当时立陶宛与波兰一样处于德军控制,等到德国人签署贡比涅停战协定时,立陶宛才获得真正的独立。

但是两天之后,即1918年11月13日,苏俄宣布不承认《布列斯特条约》,而后迅速接管败退德军控制的地区。苏俄领导人奉行“世界革命”政策,决意在欧洲旧秩序崩塌,革命风潮此起彼伏之时,挥师西进与中、西欧革命力量会师,将红旗插遍欧洲。而挡在红军面前的第一道屏障,便是波罗的海三国与波兰。1918年底,苏俄红军先头部队已经抵达立陶宛东部边界。

立陶宛临时政府总理奥古斯丁·沃尔德马尔拉斯一开始主张保持中立,但在红军的步步紧逼下被迫向德国求援。1918年12月16日,立共宣布建立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The Lithuani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简称LSSR)。临时政府无力收拾局势,12月26日,立陶宛人组建了米克拉斯政府,终于在12月29日宣布募兵。但德国人士气低落,援军也没有派上用场,仅3,000人的立陶宛武装部队一路败退。1919年1月5日,红军开始进攻维尔纽斯,负责防御的是波兰方面的瓦迪斯瓦夫·韦季科将军。经过五天激战,波立联军被迫撤走,布尔什维克从当地波兰民族委员会手里夺取了维尔纽斯控制权。2月,随着更多德国援军抵达,红军的攻势被遏制,考纳斯暂时保住了。

LSSR在立陶宛根基不深,夺权太顺利,又推行了一系列过激政策。LSSR指望用一纸命令就摧毁几百年来立陶宛根深蒂固的天主教民族传统,而且在苏俄的要求下向城镇和村庄征收大量的“战争捐款”,于是在立陶宛平民眼中,苏俄红军的“解放”与侵略并无二致。1919初,大量立陶宛年轻人加入了抵抗力量与游击队,准备与红军作战到底。红军的入侵激发了立陶宛爱国主义,考纳斯战役的胜利给了立军喘息之机,他们的力量迅速壮大,而后开始反攻。红军立足未稳,占领区人民的起义此起彼伏,许多城市被立军收复。

1919年3月,东南边界问题引发的波乌边境战争随着彼得留拉与毕苏斯基结盟,扩大为波兰与苏俄争夺乌克兰控制权的全面战争。波军向东发起全面进攻,北路军团在4月21日攻占了维尔纽斯,立军也集结力量在东北方向反攻。5月,红军撤回涅里斯河以东。在波兰立陶宛边境冲突的同时,规模更大的苏波战争也在继续。波军在乌克兰的胜利止于6月份的红军大规模反攻,立陶宛东部的红军经过休整,也准备发动反攻。

1920年5月,苏俄与筋疲力尽的立陶宛进行和平谈判。布尔什维克承认立陶宛的独立地位,后者也同意红军在其领土自由行动与波军作战。随后,立陶宛为红军的进攻提供了后勤支持,帮助他们将波兰人彻底赶走。但当7月14日红军攻占维尔纽斯之后,并不打算按照条约将这里归还立陶宛。相反,红军立刻在维尔纽斯建立了“立陶宛-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政权,准备推翻立陶宛政府。但8月底华沙战役出现了转机,红军被迫将维尔纽斯还给了立陶宛。红军在立陶宛全线撤退之后,立苏战争终于画上了句号。

“海间联邦”方案

红军被暂时击退,波兰和立陶宛的边境矛盾即刻显现。首先,立陶宛临时政府对波军的“帮助”持谨慎态度,他们宣布在苏波战争中保持中立。但随着波军在立陶宛境内的推进,双方的摩擦开始出现,这样的摩擦是基于波立边境线不确定状态下的。波立代表的谈判以失败告终,双方均无法接受对方提出的领土要求,立陶宛人尤其不能接受毕苏斯基的“联邦政策”(Intermarium 又称“海间联邦”方案)。

这不是波兰历史上第一个国与国之间的联邦方案,典型的就是“卢布林合并”。在波兰复国史上的几次起义行动中,波兰的政治家也推行过与几个同样被俄罗斯统治民族的联合计划,但随着民族主义的兴起,联邦方案越来越难以实现。波兰复国后,与邻国建立联邦政治的计划很快被一位政治家提出,他就是毕苏斯基。所谓的“海间联邦”就是建立一个以波兰为主导的,以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芬兰、白俄罗斯、乌克兰、匈牙利、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和捷克斯洛伐克为成员的中欧政治联盟。

毕苏斯基为什么要提出“海间联邦”?有两方面原因,首先,在许多场合毕苏斯基都多次强调了自己立陶宛人的民族身份。毕苏斯基有浓厚的“旧联邦情结”,他宣布新的国家为波兰第二共和国,不仅要在名字上承继波兰第一共和国,还要延续古联邦国家的政治制度,即多民族联邦制度。除毕苏斯基个人的复古情怀外,另一大原因是他敏锐地预见到,未来德国与苏俄必将做大,波兰必须在两强之间取得平衡。仅靠波兰一国是不行的,依靠国联调停是更不现实的,只有与邻国取得坚固地军事同盟才能达到目的。

很明显,这是一项充满理想主义的政治蓝图,因此它只能作为蓝图存在。周边所有国家一致反对“海间同盟”,他们很难保证波兰不会以一种“联盟老大哥”的姿态侵犯他们的利益。英法等列强也怀疑这项计划不切实际,更何况他们正为毕苏斯基拒绝援助俄国白军而感到不快。“海间同盟”在国内也应者寥寥,波兰另一位实权人物德莫夫斯基表示坚决反对,他的政治目标就是建立一个纯粹由波兰人组成的单一民族国家,不可能允许多民族国家出现。

(毕苏斯基拒绝帮助白军与对红军开战,两者并不矛盾。我会在下一期苏波战争中具体谈到这点。)

很快,苏波战争的硝烟彻底埋葬了“海间同盟”计划。战后,毕苏斯基向邻国提出同盟的尝试也都以失败告终。不仅波兰与其他国家关系紧张,其他国家本身也对彼此不信任,直到二战之前,波兰才勉强达成了同罗马尼亚的军事联盟。倒是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南斯拉夫针对匈牙利的“小协约国”体系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后来的历史告诉我们,毕苏斯基的构想是正确的,当纳粹铁蹄无情地蹂躏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时,一盘散沙的中东欧小国只能被动地等待希特勒决定他们的命运。

但是,“海间同盟”的战略设想没有被遗忘,二战期间波兰流亡政府又重申了这个概念。苏联解体后, 1991年2月15日,面临日益动荡的国际局势,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四国领导人齐聚古堡小镇维谢格拉德举行会议,决定建立一个四国同盟,涵盖军事、文化、经济和能源四大领域,这就是“维谢格拉德集团”。这个政治同盟可以追溯到1335年的维谢格拉德会议,当时匈牙利的查尔斯一世、波兰的卡齐米日三世和波西米亚的约翰三位国王共同签订了反哈布斯堡同盟,历史就是如此有趣。尽管后来东欧各国陆续加入北约和欧盟,但“维谢格拉德集团”并未受到影响,四国的合作日益加深,已经成了欧盟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无论是“海间同盟”还是“维谢格拉德集团”,都是中欧小国抱团取暖的理念延伸。

波兰-立陶宛边境战争(Polish–Lithuanian War)

基于毕苏斯基“波兰-立陶宛联邦”的战略构想,波兰拒绝承认立陶宛独立。立陶宛也拒绝了毕苏斯基一厢情愿的同盟建议,希望建立完全独立自主的立陶宛国家。立陶宛政府将维尔纽斯视为立陶宛古都,将波军在此驻扎定性为军事占领。立陶宛的国际地位不容乐观,列强仅把立陶宛视为帝俄的旧领土,并未第一时间予以承认。只有苏联在1920年承认了立陶宛的独立地位,国联到1922年才真正承认立陶宛独立。

介于波立边境纠纷,同盟国在1919年6月18日划定了一条边境方案,但双方都不满意。7月18日给出了被称为“福熙线”的第二条方案,将混杂波兰人口的苏瓦基地区划给了波兰,但双方仍不满意。但在国联的调停下,双方逐渐停火。但在8月份,苏瓦基南部的塞尼地区又爆发了POW支持的民兵暴动,这是因为立陶宛军队没有按照协议在此撤军。塞尼的小规模冲突持续到9月份,以立陶宛军队的撤退告终。

与此同时,维尔纽斯的POW计划发动政变,推翻立陶宛政府以建立亲波内阁,但计划以失败告终。此后双方在边境线维持小规模武装冲突,直到1920年中旬。红军撤退后,波兰与立陶宛开始和平谈判,这期间双方依然摩擦不断。最后在国联的直接干预下,波立代表终于在10月8日签署《苏瓦基协定》。但毕苏斯基不愿将维尔纽斯拱手送人,因为该市65%人口都是波兰人,立陶宛人占比微乎其微。再加上立陶宛政府始终拒绝参与波立同盟,毕苏斯基决定强占维尔纽斯,造成占领的既成事实,迫使立陶宛和国联同意。

和谈前两天,毕苏斯基暗中指使亲信将领卢锡安·泽里格夫斯基在维尔纽斯发动兵变,忽视和平协定内容,几乎兵不血刃占领了维尔纽斯。10月12日,泽里格夫斯基宣布建立“立陶宛中部共和国”。立陶宛人不肯罢休,双方的小规模冲突一直持续到11月,终于在国联的调停下,于11月29日签订了停火协议,波兰-立陶宛边境冲突就此告一段落。之后,泽里格夫斯基通过政治运作,将所谓的“中部立陶宛”并入波兰。

波兰吞并维尔纽斯之后,波立关系急剧恶化,立陶宛中断了与波兰的所有外交关系,也拒绝承认维尔纽斯划归波兰。此后,两国维持一种“即不战争也不和平”的局面二十年之久,直到1938年在波兰的战争威胁下,立陶宛才勉强同意恢复和波兰的外交关系。波德战争爆发后,波立关系好转,立陶宛了拒绝与纳粹夹击波兰的建议(一日夫妻百日恩?)。1939年9月,苏德瓜分波兰之后,苏联将维尔纽斯还给了立陶宛。但是不到一年之后,1940年6月,苏联对立陶宛发送最后通牒后将其吞并,一同被苏联吞并的还有爱沙尼亚与拉脱维亚。又一年之后,1941年6月,纳粹吞并了波罗的海三国,这都是后话了。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海间联邦与波立战争——正说波兰史(六十三)》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