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科幻丨数字酒(五)

摘要:哨站大厅已经成了指挥中心,大块大块的金属仪器挤压在一起,生长在墙角缝隙,电线藤蔓。几个戴着耳机的士兵,信息冗杂的荧幕闪烁的光电,红,黄。

第四章  隔着手套打响指

哨站大厅已经成了指挥中心,大块大块的金属仪器挤压在一起,生长在墙角缝隙,电线藤蔓。几个戴着耳机的士兵,信息冗杂的荧幕闪烁的光电,红,黄。桌子上方,一盏白灯。

贝尔跟桌子对面的军官说:“长官,我是源土沙漠的地权所有人。”军官的盔甲边缘锐利刺人。

“现在不是了,”军人说,“这里已经被扇叶峰会的峰人之一,沧乌羽,给占用了。”四个士兵赤手站在桌子四角,其中一个直盯着贝尔。贝尔不小心跟他对视一眼。

“你看来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长官,你在做什么呢?”贝尔在想,不给这种特种士兵补给,仅凭这套全身封闭一体的衣服能活多久。长官递给他一份文件,那份纸从桌子的另一边滑来,贝尔用食指停住:“纸!看来你们真的是扇叶国的人。”他看不懂上面的字,“这是什么。”

“18733协议,扫描它。”长官说,“您有工具吧。”白灯随着莫名其妙的震动闪烁。

贝尔笑着:“你们这个沧乌羽,躲到哪个角落了,不好好造墙挡二生态,来我这儿做甚?”他把头对准这份文件以方便协议指定器工作:“哈哈。”扫描开始了,信息闪过贝尔的视网膜,他保持笑容,说:“好!”他读完了,“你们爱在这片地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这个绿洲的生态环境改造测试项目也转让给你们了!”

他推开椅子站起,军官递来一个盒子,他手拍拍腰间,手掌按下箱子,一股热意。他拍拍机器人哈里的肩膀:“我们走了,哈里。”哈里跟着贝尔迅速离开了哨站,留下叫做周白通的军长盯着他们溜走的小铁门。

“处理得真利索,咱们差点儿命都没了!”机器人跑在后面。

他们在沙尘暴中的高架公路奔跑,过一会儿,贝尔停下,转头对机器人说:“哈里,说真的,兄弟,你不会知道他们来这里要做什么吧?”

“很明显啊,他们是来灭绝沙虫的。”

“哦!”贝尔说,“哦....”

“怎么了哥。”

“你自己走吧,”贝尔一只手搭在哈里的肩膀,“现在我得长大了,像个大人。”

“啥?你说啥?”

贝尔摇摇头:“我玩够了。”于是,他又走回哨站。

热浪模糊,机器人站在高速公路中央,贝尔身上的防护服像是个太空人。机器人没喊没叫,一样地站着,直到贝尔在热浪中消失。之后,机器人所看的方向复原了,正前方,公路的外面只有沙漠。正前方即是目标,它走。

军队开始他们在沙漠的布置,哨站原本缺油的咿呀电梯旁边,多了一台无声强劲的、密闭的电梯。货车到了,卸下方形的包,解压成球状的沙地载具,一杆子一杆子10米多的的棍状物体嵌入载具的上部......

“你们可以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到底打算做什么吗?”贝尔在他们停车的地方随便抓了一个士兵问,但那士兵仅仅是看了他一眼,又回头忙活了。“你能听见我吗?”声音清晰通透,干燥的空气,晴空。他多试几次,无人回应,贝尔只好闯进哨站内部,一个士兵拦住了他:“我们的指挥官会跟你说话。”

“孩子,你不是走了吗?”周白通站在贝尔后面。

“我闹着玩儿呢。”贝尔说。“你们在做什么?”

“我以为文件上跟你说清楚了。”

“拜托,那只是占用条款。”

“我将复述峰人沧乌羽的话:‘第二生态带来的灾难是所有文明的敌人,在这种时刻,我们应该放下各自的偏见......我们需要一切能够召集起来的盟友,但是源土沙漠的神秘生物——沙神——不是我们任何人的朋友,是的,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们的存在......介于我们国家现在居住的特殊位置,为了争夺资源,它们会是更加凶险、残暴、嗜血的敌人......它们拥有将绿地荒漠化的能力.......最近,沙神活动迹象明显,稻草城已经被沙神彻底吞噬...它们不是我们的救世主,它们不怜悯万物......源土沙漠中心,一座私人试验田,其中的生态环境改造机,被证实具有干扰沙神心智的功能......我们的军队会派向沙漠中心,建造地面防线,用生态机械逼出沙神,一举消灭所有......’事实上,”军长微笑,“如果不是你的环境改造机,沙虫也不会跑上地面来。”

“哦......”贝尔说,“所以你们要杀掉这片沙漠所有的沙虫?什么方案啊?”

“整个计划的制定都是围绕着你的环境改造塔的,细节就不展开了。”

“我没意见啊,能让我围观吗?”贝尔问。

“普通市民需要疏散到安全区域,”周白通把一只手放到后背,“但我看你并不是普通市民,而我也不打算强制你,你只需要知道,如果您,”他停顿了一下,“对我的业务有......不一样的意见,准确的说是阻挠,那么您会成为我们的敌人。您明白吗?先生。”

哒!贝尔隔着手套打了个响指,“是的长官!”

贝尔找到了一个极佳的观赏位置,看扇叶国特种部队的高效、秩序、应对力。他在哨站顶上一直坐了两个星期。从南方来的军队在这两个星期的时间从哨站转移到度假绿洲的中心,围绕着贝尔投资的生态机器,一台又一台轰炸炮塔架起,墙立起。

指挥官周白通蹲守在这个临时建立起的军事要塞。

草原地下,从源土沙漠中心的生态机器发出的特殊震动波向地下传开。数分钟后,更加猛烈、粗暴、原始的震波从更深处回应,沙尘布天盖地,遮蔽天空,土地开始涌动。

指挥官命令以更加强烈的干扰波回应。

雷电夹杂在沙尘暴里,沙虫露出地面,上下起伏。一开始,数十条从远处翻滚而来。准备好在要塞的沙漠骑兵早已经在四周巡逻,迎接沙虫。一梭高速爆炸针头扎进沙虫的头部,膨胀,裂开,汁液飞溅,与尘埃混合。骑兵躲开下坠的巨大尸体,开始寻找他的下一个猎物。

围绕着中心,这样的捕猎不停发生,也许有些骑兵被海浪一样的沙卷入土地,被怪物吞食。沙尘从未有如此疯狂过。骑兵的数量不断削减,从沙地里钻出来的虫子却越来越多。海浪一般,它们涌向要塞。

炮塔开火,高能激光,雷电闪烁。

枪火戛然而止,沙尘暴莫名散去。

环顾四周,虫子的尸体和浆液铺成一圈又一圈的小山脉,但士兵们感觉脚底下的版块就要撕裂开来。一声巨响从下方传来。它是如此的大,以至于整个沙漠就像是一片海洋,要塞像是要被鲨鱼一口闷。它张开了巨口,像是某种搅拌机,要塞被它包裹一圈。它闭上了口,生态机器消失不见,它缩回去,带入地底,牵起一团沙,随后空无一物。

现在的源土沙漠像是一个草原甜甜圈,一环绿草,中间是沙。

尴尬的是,过了几分钟沙子又卷起来了,贝尔又什么都看不见了,他收起架在哨站屋顶的电子望远镜,背起大背包,钻进前哨小屋里,趴在沙发上。正要大睡一场,突然又跳了起来,伤痕累累的士兵用力踢开铁门。那士兵看到了贝尔,说:“普通市民,请马上...”他吐出一口血,“...撤离这片区域,这里已经被峰会征用。”士兵跪倒在地上,贝尔过去关上铁门,免得风沙吹进来。他很高兴,看着士兵跪地不起,胸甲已经不成型,血肉暴露在外面。士兵抬起头,苍白的脸,满口是血,看到贝尔睁大眼睛,他一脸疑惑。

贝尔说:“你们的指挥官呢?”

“他已经被大地吞噬。”

贝尔点点头,说:“你还能动吗?”

“我觉得......”他试图站起身子,却反而无力趴倒在地上。贝尔忽然伸手过去那士兵的头盔,找到分离口,使劲拔,连同头颅一起,头部的盔甲被取出了。贝尔抬起滴红色液体的头颅,举高,底部是整齐的切面,他拉出一颗小零件,随意扔到一边。于是又按模样把头装了回去,几秒钟后,那士兵说:“退后!退后!”

“我以为是骗人的,你们真的是拼装的!”贝尔坐在一旁的地板,士兵没有流多少血。

“任务还没有完成......”他还是不能起来,“而我只......躺在地上......”

“你就不能直接死掉吗?”贝尔说。

“只要任务还没有完成,我就不能死。”

贝尔抬高鼻子说:“你就算只是一个组装的人,也真不该说些,你的生命会被抛弃,你的一切都不会有意义,峰会不在乎你,你们这样活着,简直就是行尸走肉。”

“我现在很痛......”他抬起头,把恶心的脸转向贝尔,“请你终结我的生命......我不会上报的......”可是没人知道这样的他要怎么上报。

贝尔站起来退后一步,“伙计!你要振作起来!活起来吧。你的一辈子都没有自由过,难道现在有机会了就退让了吗?你的这一条命不是别人的,而是自己的,来吧!站起来,我会帮你找到真正的自己。”士兵的血开始变得多了起来,嘴巴张开着,没有关上。

贝尔蹲下身子来:“朋友,”他脸上满是情感,“你有家人吗?我有一个儿子,说心里话,我34岁那一年,听到了我有个儿子,自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士兵的血开始蔓延向贝尔脚,“啊,我还记得......天啊,我真是个糟糕的父亲,我已经200多岁了,儿子也......慢着,他好像已经死了,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能活那么久,一般人活个50岁就差不多了吧,70?100?都不重要,唉!”他右腿退后一步,躲避漫过来的血滩。

贝尔推推士兵的身子,像个布娃娃一样晃了晃,他铁定是死了。

风沙飘飘,小铁门打开了,贝尔靠在门框上压低身子,背着一个大背包,缓缓走出公路。之后,他很久不再出现。

距离绿洲前哨几公里外的沙漠公里酒馆里,住着一个名字叫做肥萨的老学士,他心里美极了,邪恶,邪恶的空调,啊,好高兴。这是错的,空气里有域限制因子,让人变得......正常,世界上不存在正常的人,至少,一个空调所认为的正常,一定不正常!肥萨想,可怜的空调,不允许有自己的看法。它没有什么问题,不要想着去拆了,事实上,他找不到任何去拆空调的理由,寿命!寿命!域限制技术对寿命的干预...也许是自己过度思考了,肥萨想,也许活那么久没有任何作用,现在是什么时代?

酒馆的空调风口正吹着面前的肥萨的脸,干净,恰到好处的湿度、温度,他思考:“我花了整个后半辈子去适应没有域限制因子的生活,现在我快老死了就让我重新住这种环境?”他会变瘦,他想,至少现在这样的身材绝对是不正常的。什么时候走?可能不走。现在究竟是什么时代?公共网络没有活跃用户,屋子里没有人......

他伸手进到空调里,扒开一个口子,另一只手握着一......他把玻璃杯扔进了空调里。不再有风吹出来......肥萨四处张望,桌子中间停着那辆黑色的摩托车,角落的游戏机安静待着。空调机的面板闪烁了一下红光,那是维修请求发送完毕且成功接收的标志。食物,肥萨想,吧台上留着空酒杯。后厨,那里的冰箱,差不多有一面墙宽,按下按钮,冰箱的门缓缓打开,蓝色的光从内部慢慢拉开,魔力四射。

肥萨的眼睛打开了。

来自稻草城的人,在风暴中飞出了高速公路,身体摩托车,半空中,看见青草,湖泊。公告牌上写着“度假绿洲”,但他没看见任何人。他摔倒在草坪上。

“真的蠢。”沃琪米觉得他还活着,便留他在车子里。

她回来了,度假绿洲,这跟她记忆里的不一样,她不记得这片平原,人不在了,又走错地方了吗?她想,于是,她开车绕着草原,整整一圈,没有人,只有一片平原。她冲到中心。

一座金属建筑物,矩形的底座,依然看不到顶。

这是什么?蓝色的大字印在大门的一面:“生态环境改造实验中心2.08,福斗集团特供。”

就是这东西毁灭了一切吗?沃琪米想。建筑底下有一扇门,她打不开,她开枪,门上的警报系统尖叫起来。她的眼前忽然一片血红,只能听见耳鸣的痛,枪从手滑落到地上,她双手捂着耳朵。前方发红......她立刻转身过去,跑向车停的地方。

她摔倒,又爬起来。安洁醒了,他眯着眼:“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沃琪米的双手沾满血,脸上是两道红色的泪痕从面罩的过滤器里流出来:“北方!”她大喊,把安洁推到后座去。那是安洁的车。“什么?”安洁捂着耳朵说。

从公路的入口,他们又回到了大路上。不久,沃琪米感觉车子的重量突然减轻,她后头看去,安洁已经摔下了车,一直没能醒过来。她看向肥萨的哨站,一阵沙尘暴正往这边而来。拖着安洁,抱上车,绑稳,继续上路。夜晚,他们到了另一头的哨站,看着跟自己守了大半辈子的家完全相同,只是里面只有四面墙和一扇门。

安洁:“那是什么样的武器......”

沃琪米:“什么武器?”

安洁:“能把物质给彻底湮灭掉的武器,那就是你家乡变成平原的原因的。”

沃琪米:“扯蛋。”

安洁:“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办?”

沃琪米:“你的脚,你能开车吗?”

安洁摸了摸自己的脚:“我不能等了,我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去。”

沃琪米:“你会去的。”

肥萨非常肯定外面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不过,如果贝尔不回来把钥匙给要回去,那就打算一直呆在小酒馆里。

一点也不用担心粮食的问题,肥萨想,不像是在哨站,自己一个人在培育室种粮食,沃琪米也不愿帮忙。酒馆后厨的冰箱上就写了那几行字:“永远的新鲜冷藏美食...”随后是一连串描述这台冰箱要如何如何换新美食的文字。拿着手上的果菌棒,老胖子根本不在乎那是如何运转的。不过,有意思的事情是由于一个多世纪前,贝尔突然关掉这间其实名字叫做“源土沙漠古餐厅”的店后,一切都原封不动,直到今天一个胖子打开了所谓的永远新鲜牌冰箱,拿走一些一个世纪前的新鲜食品,又往一个会有人自动上门保修的空调里一杯饮料,天知道过几天会有什么样的人来。

虽然现在所有明面上的城市已经瘫痪,长满了被统称做第二生态的一系列奇怪生物。鬼知道肥萨唤醒了什么东西,在那个角落,也许是另一个传奇故事就要发生,也许什么都不会有。肥萨一点也不在乎,酒和肉,终于到肚子里了。

不出所料,之后的某天夜里,一辆货车大摇大摆从城市方向而来,停在酒馆的后背,上面下来几个看不见脸的员工,穿着能让你丢失特征的黑色制服,活像是机器人,饶有趣味地捣鼓捣鼓那些机器。喝醉酒的肥萨发誓他听到了什么,马上躲在吧台地下,诅咒那些幽灵不要进来,大口大口灌着北酒城运出去的最后一批货。他们走了,第二天中午,肥萨从吧台底下钻出来,扒开冰箱,从未感受过的色与香,自觉伸手过去,但肥萨一直不知道这和昨晚闹的鬼有什么关联。

紧接着的第三天,酒馆就有人在敲门,肥萨站在门里,睁大眼睛看到一个带着帽子帅哥,穿着简单的衬衣,暴露在外面的污秽的空气中。他的酒意瞬间消失了。

“你好,我是来修空调的。”空调工伸出手,肥萨没接,反倒是说:“你不觉得外面的空气有点脏吗?”

“哦!”他笑了,好像他早就知道有人要问他这个问题一样:“当然,我的皮肤是能够抵御各种恶劣程度的空气,还有我的呼吸系统,他们都是被改造过的。不用担心我。”

“哦......我怎么没想到呢,这些年头特殊职业都有他们自己的小秘密...”肥萨傻笑了起来,嘴里发出的气味可比外面的空气要危险得多,那股酸臭味几乎能融化钢铁。

空调哥还是笑了笑,似乎是在验证他真的能够抵御污浊,他让肥萨借过位置去修空调,也开始捣鼓捣鼓起来了,这倒是让肥萨想起前天晚上的事情。他在肥萨呆滞的眼下完成的工作,空调重新喷出正确的气体,他顺便问了问知不知道店的负责人在什么地方,要让他交一笔维修费用。那个人当然就是贝尔。

肥萨说:“我其实不知道。”

“哦...”他脸上没了客气,“我真蠢,我应该先问你要...行行行,这也不算什么。”他走过吧台,“嘿,原来是一个酒吧,这年头我没见什么酒吧,还是在这种地方,还是你们这种人开的,有什么好喝的吗?”

于是他们开始坐到吧台前。

...

空调工:“你知道一些关于度假绿洲的八卦吗?”

肥萨:“什么啊?”

空调工:“我听说现在的度假绿洲完全就是富人的试验田了,里面的土著全死了,他们说是本地人内战搞的,其实我告诉你啊..”他小声说:“是那些有钱人用毒气毒死的,草原底下埋着都是死人...”

肥萨:“这...”

空调工:“哎!我胡说八道呢对吧,咱们继续聊机甲...”

...

空调工睁大眼睛:“你们老板就这样把这地方给你啊!”

肥萨说:“其实,他不算是我的老板,我认识他不久。”

“真是个爽快的家伙,我也想要有这样的朋友。”他上下打量这位老胖子,“你是哪里人,不像是源土这边的人,我怎么感觉你是个冰湖人?”

“我确实是。”肥萨说。

“啊,大哥你肯定很有钱,”他环顾小酒馆里各种昂贵的设备,“这些东西,可真是扮猪吃老虎啊!”

肥萨眯起眼,嘴巴合成一条线:“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吗?我是说,你看看这些古代的设计,木椅子,老摩托车,古风灯光,但你就看这个空调,乖乖,好东西啊,我想我一辈子都买不起,哈哈,可惜我也用不着了。哦!”他指着一个东西,“这俩车,我的乖乖,你知道这东西...真希望我能骑上一把。”他看到肥萨无法理解他的惊讶,“对你来说,这些都是日常生活,一般事情吧。”

“确实......”肥萨看着这台摩托车,想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啊......我就说嘛。”他很兴奋,不知道是不是酒的作用,或者是空调。

肥萨又开始盯着空调看了,也许,有些纳米机器人从哪里源源不断地喷出来,域限制技术的实现一直都是封闭隐秘的,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想明白它的具体实现。

“还想要吗?”空调哥递给他一杯酒。肥萨挥挥手,表示拒绝。

...

到了夜晚,空调哥非常高兴地走了。酒馆门外,肥萨看着这个人,开着一辆迷你四轮车,慢速向城市的方向驶去。夜晚,稻草城只有僵硬的高楼大厦轮廓,矩形,圆形,但黑暗,没有光,它是死的。唯一的光,却是那辆开心的空调哥开着的四轮迷你车,渐行渐远,随着高架高速公路,光慢慢缩成一点,闪烁在黑色的城市轮廓中间。

那点光持续了很久,沿着高速公路移动。不知为何,某个时段,光点就那样突然消失了。

肥萨猛地关掉酒馆的门,跑进后厨,又关掉后厨的门。

这第四天之后,酒馆外面一直没有声音。

...

于是他又把酒杯扔进空调口里,刺眼的红光。他等待,除了晚上有幽灵与他作伴,这个修空调的人不再出现。没有空调,肥萨不在限制域内,他吃得更多了。朝着黑暗的空调口发呆,吃到反胃,睡在冰箱门口,被“幽灵”的脚跨过而不知。

最糟糕的是,没有空气过滤设备,酒馆的空气一天比一天差,比哨站还要差,不过几天,肥萨就会开始暴露在外面污染的空气中。

不管了,他一路开车回到哨站,看到躺在大厅地板的特种士兵,血干,灯灭。倒是不臭,空无一物,看来这个长官没兑现承诺。为何没有人来收尸,想到这里,肥萨退后了几步,抓着铁门把手。

他又放开,蹲下,仔细看了看士兵的伤。胸口已经裂开,破烂的机器,腐化的肉,他现在闻到臭味了。肥萨捂着鼻子用脚把尸体翻过去,走进自己的房间,里面只有四面水泥墙,沃琪米的房间也是。他进到车间,突出来的两面白色的墙封着什么,上面的贴条写着:“居民物”。但要怎么打开,他开始沿着白色的墙找,没有凸起物。他想拿自己的锤子,但是车间除了这多出来的墙,什么也没有。所有东西都在里面了。想象一下,里面的东西互相挤压的样子,车间原来的各种机器、楼上的家具。肥萨蹲着挠挠自己的头。电梯,军人们留下了那台明显更光滑的电梯,通往底部的沙漠。

在一楼大厅,闯进一个人型生物,蹲在尸体面前,掏着。它的眼发出蓝色的光,冲击肥萨的视网膜,让他惨叫一声。像是猎豹,扑了过来。

...

肥萨在恍惚中醒来,穿着白色的车服,是贝尔的酒馆天花板。有什么动物在后厨翻腾冰箱。一个铁做的人型生物,正吞噬冰箱里的食物,脏乱地面。那东西转头过来。

还是你,“哈里?”肥萨的声音颤抖着,“怎么了你?”他退后几步。哈里头上的肉瘤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还要大了,歪着脖子,肥萨身上肥硕的肉轻轻摇晃,哈里试探向前。

肥萨的背碰到吧台。咚咚咚!肥萨向酒馆小门看去,回过神来,哈里不见了。是空调工吗?

“我还以为你走丢了呢!”肥萨打开门。

“扇叶国调查人员,”陌生人说着,他展示了一个精巧的东西,“这是我们的徽章。”

“快进来快进来,我都快热死了。”肥萨招呼着。

于是,空调工坐到了吧台前。肥萨递给他一杯好喝的。

“感谢,”他甚至没有碰那杯子,“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花时间问点问题?”

“当然!”肥萨说。“嗯?怎么你突然斯文起来了?没关系没关系。”

“你对最近源土沙漠最近来的一批扇叶国特种部队有所了解吗?”

“啊,对,就是那些军人吧。”

“他们在哪儿?”

“走了吧。”肥萨挠挠脑袋。

“在这前方的一座哨站你最近去过吗?”

“是的!我跟你说啊,有个死人。”肥萨说。 “那具尸体主人死前的事情你是否知晓?”陌生人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哎,能不能快点修好空调,太热了。”

陌生人看到了那台空调:“抱歉,我还有事情,感谢配合。”

他走了,肥萨站在把台前。安静下来的酒馆,看了一眼后厨深处,阴暗处,他冲出酒馆门口,陌生人的车已经往绿洲方向驶去。一只铁做的手搭在肥萨肩膀:“喂萨姆!”他睁大了眼睛,顿时停止了心跳。后面传来的声音继续说:“萨姆,空调是怎么回事,得赶紧想办法修好。”

肥萨的心不停地砰砰直跳,发白的嘴唇颤抖着说:“那个...空调维修不来了...”

“喂那是谁?”后面的东西指着远处陌生人的车。肥萨回头,他看到的,确实还是哈里:“哈里?”

哈里,那个机器人,头上的肉瘤已经完全退不回去了,哈里平淡地看着激动的肥萨。

“怎么?”哈里说。

肥萨说:“我们先回去吧。”

“我是不是经常发疯?”哈里真诚而又认真地直视肥萨的双眼,“说真的。”

“我...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你。”肥萨不想靠近他,“我觉得你应该离这里远点。”

哈里点点头,“对不起,肥萨,是我带给你太多麻烦了。”于是他也走了。

肥萨坐在冰箱前,呼吸困难,酒馆里的空气已经无法呼吸。

哨站大厅的尸体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他穿着白色的车服,捶打哨站车间里那存放居民物品的墙。一道裂痕,五道裂痕,家具从里面冲出来,像是垃圾堆,他差点被埋在底下。他继续敲打,开始从垃圾堆里找空气过滤器的部件,就在堆里游泳,一件一件,运回酒馆。两天后,他躺在酒馆的大厅中央,面朝天花板,吹着空气过滤器吹出干净的风,睡着了。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轻科幻丨数字酒(五)》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