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锤40K小说节译丨《Saturnine》:泰拉围城,阻击混沌

摘要:“明白了,科纳斯。”原体的目光从拉多隆和瓦尔多略过,说:“今日要务不时将至。”“说吧,阁下。”可汗的战线已经在贴上了它们。

“诸位大人,”激进的伯尔将军说,“离我们尚有半公里,正在逼近。”

“明白了,科纳斯。”可汗说。原体的目光从拉多隆和瓦尔多略过,说:“今日要务不时将至。”

两人都点头。

“说吧,阁下。”瓦尔多说。

可汗笑了:“一连长有区域指挥权。”

“事实上,”拉多隆说,“科纳斯·伯尔享有这种荣誉。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加快军队与阿斯塔特之间的流通。”

三个人都看着伯尔。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它突然显得非常紧仄。

“尊敬的大人,”伯尔说,“恕我直言,我宁愿赤手空拳身无片甲,独身一人去对付敌人,也不愿给你们三个下命令。”

可汗眉毛一扬,然后放声大笑起来。瓦尔多也笑了。就连他们中最安静的拉多隆也向旁边瞥了一眼,以掩饰自己的憨笑。

“你是个好人,伯尔,”可汗说,“在这件事上我们都是兄弟,永远都是。这可是军队的活,你们的部队准备好了吗?”

“只欠东风,大人,”伯尔回答说,“Kimimine、Vespari、Auxilia、Albian、Agathe 元帅报告说尽在掌控并做好了准备。 Bezzer上校和武装指挥官Karjes也是如此。烽火熊熊,枪炮待鸣。”

可汗回头看了看瓦尔多和拉多隆。

“那我们去散散步吧。”他说。

“先生!大人……”伯尔开口说,“他们显然是想引你出去。”

“噢,显而易见。”可汗回答说。

“他们想要引蛇出——”

“当然。他们不是白痴。疫病的可怜虫,但不是白痴。”可汗看着伯尔:“勇敢的帝拳有一个教义‘寸土不让’。我的很不一样。如果你已经向前迈出了几步,那么就更容易避免倒退了。”

“我应该为前进做准备吗,大人?”伯尔问道。

“不,你待命,伯尔。”可汗说:“待命。”

“等待……什么?”

“万一他们穿过我们,科纳斯。”拉多隆说。

“万一我们无法凯旋。”可汗说。

他们攀上壕沟,手持刀兵,开始穿过泥滩。火线在他们的背后刮刮杂杂。沿着Colossi Gate,星际战士们紧随其后:白盔白甲的白疤,少量的红色和黄色点缀其中,正是血天使和帝拳。偶有金光闪耀,是瓦尔多的禁军。在他们前面,蒸汽腾腾。烟雾缭绕。一团黑暗。

“别让他们来找你们。”可汗大步向前,冷冷地说,“如果他们来找我们,我们就已经放弃了我们的杀戮领地。”

拉多隆拔出了他的巨剑,流光滚滚。

“你的教义的精髓,大人。”他边说着,边步履平稳的前进,与可汗保持相同的步调。“出其不意。让他们来吧。”

“迎刀而上,拉多隆。在他们准备好之前与他们交锋。在他们没有达到目标前与他们厮杀。永远不要做他们期望的事。决不允许敌人在万全之下开战。”

他瞥了一眼另一边的瓦尔多。

“我想你不喜欢这差事,康斯坦丁?”

“我和你并肩作战,大汗。我有什么异议?”

“呵,康斯坦丁,你的誓言是于何地担何责?”

“你把我的教条简单化了,就像其他人看轻白疤的战术一样,察合台。”

“那么,我向你道歉。”可汗说。他挥了挥刀和爆弹枪,灰烬像初雪一样飘落在行军线上。

“虽然我知道,”他补充道,“你来这里只是为了让我的所作所为尽收你眼。”

“我是来——”瓦尔多开口道。

“告诉我,康斯坦丁吾友,多恩派你来Colossi并不是为了监视他的兄弟,不羁的可汗和他反复莫测的想法。”

“我一直在秘密中生活,”瓦尔多简单地回答,“但我从来不喜欢说谎。他当然是为了这个。”

可汗点点头,平静如常。

“我要收回港口。”他说。“我已经保证过了,我会做到。但在此之前,Colossi 必须稳固。一旦战局于我方有利,我就占领港口。噢,就是这样,康斯坦丁,亲爱的康斯坦丁,我很清楚多恩是如何对待我的。把野蛮人拴在短绳上。”

“我不认为这完全是他的想法,察合台。”瓦尔多说,“但他的策略是最重——”

“这是无与伦比的,康斯坦丁。”可汗说,“无与伦比,我为他的战术之美而落泪。多恩会精心策划,赢得胜利,否则我们必死无疑。我对他有信心。我不会打乱他的计划。但在执行过程中,他们有时缺乏……即兴发挥的空间。”

他们三人继续大踏步地走进烟雾中。他们的步伐稍微加快了一些。阿斯塔特军团战线和他们一起行动,步履坚定。

“就这么走过去迎敌?”拉多隆说。

“就这样,”可汗笑道,“他们希望我们守株待兔,或者像疯子一样向他们索取。而不是在中间自信地与他们交战。”

烟尘越来越浓。灰烬转瞬,明灭如星。他们大踏步的步伐在淤泥中嗒嗒作响。瓦尔多单肩扛着御赐的巨矛。

“我想他在这里可能有助于我们。”拉多隆温和地说。

“有帮助吗?”可汗问道。

“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Colossi上,而不是港口的目标?”

“他指的是莫塔里安。”瓦尔多断然道。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汗厉声。

“和他战斗,在这。”拉多隆问,“这当然足够激励,不是吗?”

“我之所以在这里,拉多隆。”可汗说,“是因为Colossi是至关重要的,至关重要。我不需要激励来把我的标准树立在这。”

他们又走了几步。

“虽然我会密切关注他。”可汗狡黠的补充道,“地狱之血,我会关注他的。要是你们任何一人在这看到他,就给我闪一边去别挡我的路。”

尘烟渐散。

帷幕揭开,他们看到了敌人。在他们前面稀薄的烟雾中的漆黑形状。黑暗的形状,黑暗的线条,一团黑暗——一大群死亡守卫,缓缓展开,步履平稳地前进。他们能闻到它们身上疾病、腐烂的气味,并能感觉到受感染身体散发的滚滚热浪。他们能听到充斥着浓沫的喉咙和肺栓一般的咕噜声。苍蝇在烟雾中盘旋,嗡嗡作响令人头痛,它们都被脂肪喂饱了。

敌军没有发现他们的迹象,它们只是继续平稳且枯燥地前进。时间和战局在它们那边,即使被飘散的烟雾模糊了行迹,但很明显,腐烂王子派遣了大量的战士拱卫Colossi防线,是可汗从战壕带走的七倍甚至更多。反应缺失似乎不像是野蛮的愚蠢,甚至也不像是一支强大力量装模作样的傲慢。对于血天使的拉多隆来说,这只是一种单纯的反应缺失。

死亡守卫没有反应,就像一种入侵的疾病没有反应一样。它只是继续,以自己阴险的步伐,入侵一个身体,繁殖,扩散。当癌症发展至身体、系统、组织和器官时,当感染和扩散遍布全身时,它就会以自己的速度爬行,不理会针对它的抗体和药剂,因为它知道它会包裹并吞噬一切,它会胜利,它既不会拖延,也不会仓促行事。

即使看到敌人从烟雾中迎面而来,死亡守卫也不会因被激怒而变得焦躁。它会以自己的速度靠近,缓慢,持续,毫不留情。因为持续是其过程的一部分,它为最终压倒一切而被打造,但它希望在那之前,漫长的折磨可以持续到最后。

关键是折磨。

可汗的步伐开始加快。没有给出任何词语或命令,也不需要任何命令。阿斯塔特战线和他一起加速,紧跟步伐。快步前进,然后是慢跑,然后是跳跃式的奔跑,沉重的甲板溅起湿泥浆,当他们发起冲锋时,大地也在为之晃动。

举盾!扬刀!头落!枪瞄!

在离灰绿色病魔的行进浪潮二十米处,可汗的军队开始开火。爆弹枪轰鸣着,在烟雾散射的微光中,枪口吐出暗红的火舌。最前面的死亡守卫瘫倒,滚落,倾覆,爆裂,刺穿。断裂的装甲因爆炸冲击而爆开。腐烂的肉和液体如淋浴般喷溅。

十四军团的枪声开始做出回应,在缓慢行进的队伍中闪烁着,怒吼着。死亡守卫已经从弹雨中苏醒过来。可汗一侧的冲锋军团开始或倒下,或被杀,或被爆弹在风暴盾上的爆裂阻击了他们的步伐。如果再有十米的距离,死亡守卫团将彻底收割忠诚的军队。

但没有十米了!可汗的战线已经在贴上了它们。

金属和金属,塑钢和陶钢碰撞出阵阵回音,如涟漪范开,它们沿着战场传播,就像从上千个铁砧上敲出的重锤。它是如此的响亮和激烈,伯尔和他的士兵们都能听到传回战壕里的声音。

进攻的星际战士们携伟力而来。他们把敌人的先头部队放倒!粉碎!践踏!用刀剑和枪弹无情地处决倒下的敌人,用尸体作为后续部队的垫脚石。

当头者正是可汗、瓦尔多和拉多隆。三人一组,便是进攻的锋芒。

康斯坦丁·瓦尔多,一个金色的巨像,像攻城槌一样冲破了敌人的防线。他的长矛在他还没接触到敌人之前就已经消灭了八个敌人,武器像枪杆一样保持水平,爆弹装置在瞄准的矛尖上喷射火舌。一但陷于敌军阵中,他便横扫巨矛,敌军随即断成碎块,如打碎瓷器般切开堕落的护甲,像碾碎蛋壳一样砸碎腐败的头盔,把尸体抛向潮湿的空气中。几秒钟后,他那华丽的身躯上就沾满了自他杀戮中喷溅的秽物。刀锋击中并破损了他的金甲。一个巨人,他驱车闯入敌营,就像收割机在茂密的植被中劈砍,在人群中犁出一条小路。

拉多隆是个深红色的幽灵。他那把巨剑挥舞时闪闪发光,折射出地狱的锋芒。它所碰到的一切都不复完整。尸体从他两边倒下,被切割,切碎,碎块掉在泥潭中翻滚。他呼啸着军团的战歌,神圣的鲜血与奇迹之歌,为他的每一次挥剑提供了燃料。如果说瓦尔多是一个被释放的半神,那么拉多隆就是一个天使,显示了天使被释放的可怖。他是启示的代言人。天使令人敬畏:当他们被唤醒时,他们在休憩时散发出的优雅和宁静变成了惊人的愤怒。

他们在可汗的身侧战斗,瓦尔多居左,拉多隆居右。可汗,众汗之汗,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原体的身躯高耸于他猛烈攻击的敌人之上。死亡守卫就像暴风雨般的巨浪冲击着坚石,绝望地在他周围崩塌。他的眼睛里有一团火焰,即使在疫病者心里也被点燃了恐惧。他是个野性十足的人。这并不是他的兄弟鲁斯的狂野凶猛,如狼群般暗影野蛮的杀戮欲望。它是如此纯净,像鹰一样干净、锋利、目不转睛的剃刀般的劈砍,专注,不夹一丝感情,就像一台外科手术。他没有咆哮着嘶吼,并疯狂地撕开一具身体。他把这种狂热的杀戮留给了狼王和他的芬里斯军团。这是万里无云的荒野;是闪电的碎裂;是雄鹰巨力击断的碎骨;是荒野不知不觉中死亡的尖叫;是遥远的无人哀悼的死亡,是荒野中以石为冢的遗忘。

他的爆弹枪开火了,他的刀寒光阵阵,敌人轻易地在他身边死去。每一次劈砍和每一次射击都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它的杀伤力,一种对毁灭的十足节约,仿佛死亡是一种有限的资源,他正在不遗余力地把它释放,毫不吝啬,但从不超过必要的限度,以免浪费掉一滴资源。死亡守卫在他身后瘫倒在地,许多人显然还完整,被一股准确的冲力击倒,只有一道专业的切割。此非过度杀戮,但是彻底杀戮。他来到敌群之中,一个接一个地判定死亡,每一剂都是致命的分量。

他的白疤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在这条战线上,他们用自己惊人且不屈的忠诚来匹配帝拳精准的雕琢和不殆的精确。他们跟拉多隆凶猛的血天使和瓦尔多不可战胜的禁军的惊人力量并肩作战,用顶级捕食者的坚定而严谨的专注播下了死亡的种子。任何看到这些的人,无论是禁军、帝拳还是血天使,都不会再将他们贬低为野蛮人。他们会尊重白疤,就像一个人尊重风暴造成的毫无余地的破坏一样。

坚定不移的忠诚军队扣住死亡守卫的前排,将其压缩,并推向自己混乱和屠杀的漩涡中。泥浆消失在扭曲的装甲铺成的地毯下。空气中弥漫着浑浊的血汽、烟雾和成群的苍蝇。残暴的屠杀似被棺材笼罩着,仿佛所有的东西都裹在厚厚的毯子里。枪声变得迟钝,刀刃的冲击变得空洞。对于每个战士来说,世界都被紧紧地包裹着,被限制在一个死寂的空间里,在那里最响亮的声音是他自己头盔里刺耳的呼吸声,病疫虫子的嗡嗡声,以及武器与装甲的碰撞声。

在屠杀的压力深处,可汗感觉到敌人的编队在他周围四散而逃。

他感觉到了一束光,有一束光。宽阔明亮,驱散烟雾,闪光照亮了整个杀戮场。一道宽阔而无定形的闪电,在头顶颤抖和闪烁。

可汗听到了尖锐的乒乓声。冰雹如雨点般落在他们身上,像钟声一样从他的盔甲和他周围的尸体上反弹。

他用他的刀拧死了一个十四军团的战士,让他的身体向后翻滚,然后抬头看了看。肮脏的冰雹如鹅卵石在他脸上碎裂成粉末和砂砾。低沉的天空翻腾着,瘟疫般的云彩翻涌着泡沫,散发酸臭。闪电变得更加强烈,蓝色发光的余辉闪耀着起伏的云层。

他知道那种令人厌恶的味道。太熟悉了。

“纳兰巴塔尔(Naranbaatarl)!”他喊道,试图在他周围的混乱中找到他的风暴先知。冰雹从所有东西上反弹滚落,就像是溢出的轴承钢球。

“我们必须原路返回!”秦飞( Qin Fai)说,走到他的可汗身边。忠诚的可汗身上沾满了粉红色的血,融化的冰雹稀释了它。

“同意。”可汗咕哝着说,“听清!喊准!秦飞。我们撤!”

“还不是时候!”瓦尔多呼喊道。他就在附近,仍然在可汗的左边,摧毁在他前面摔倒的死亡守卫。

他回头看了看:“现在折回?察合台,我们即将击溃他们!”

“他们在自取灭亡,康斯坦丁。”可汗说。

他能听到一声蹄响。这并不是他发起的攻势产生的撞击所造成的声响,听起来像一种古老骑兵所发出的声音。

那是真的蹄子!

在他面前的死亡守卫的密集防线正在突围,但并没有失控和撤退。他们分开是为了让什么东西通过。 巨大的蹄子践踏着泥泞,鹿角和羊角在烟雾和冰雹中若隐若现,高高地悬在人的头顶上。

未生者(Neverborn)降临了。野蛮的怪物,亚空间的恐怖,偶蹄,宽角,他们的腿有着山羊一样的关节,他们驼背的躯干像食人魔一样,焦糊的皮肤,闪闪发光,他们耸起的嘴唇从口鼻,从流着口水的泡沫和唾沫的尖牙和马齿上向后拉扯,咆哮着,尖叫着。在他们的嘴巴上方,一张秋季的蛾翅纹面具状的脸,棕色条纹和螺纹状的混杂着泥土的奶油,点缀着不对称的蜘蛛眼。

从他所站的地方,可汗可以看到他们中的八个正在往下走,看起来很可怕,就像古老而奇特的木刻中的魔鬼。它们中没有一只比战犬泰坦小。他手中的刀宛觉无物,就像护板上融化的冰斑一样脆弱且无用。

他感到了真正的刺骨恐惧。

阿里曼双手缓缓放下。它们颤抖着,仿佛一股高压电流从他的手指间流过。咆哮和嚎叫响彻了山谷,响彻了Corbenic破碎的城垛。

他看着对面的莫塔里安。苍白君主正看着下面的恐怖上演。

“他们挺过来了。”苍白君主说。

“他们挺过来了。”艾瑞曼表示同意。“他们的肉身在泰拉被召唤,他们可以行走于大地。你们的战士已经把敌人引到了旷野之上。我召唤的存在将净化全场,并将Colossi拿下。”

在可汗的指挥下,Colossi的驻军已经撤退,这近乎是一次慌乱的清空外围防线的努力。未生者笨拙地冲进来撕碎那些空荡荡的阵地,当它们被占领时,可汗已经指挥了Colossi的壁炮、火炮和坦克编队的全部力量来轰炸这个区域。

恶魔们在漫长而令人精疲力竭的炮火中苟存。它们要么幸存下来,要么被多次炸成碎片,然后干脆地从浆液中重构形体。难以言表。昨天的前线,今天是一个燃烧的区域,一个巨大的破坏熔炉,无论你多么努力地调整你的望远镜,都无法从其中窥探一二。Agathe不常眺望,因为那有时会把火中的东西放大得惊人。

绝望而持续的炮火将Colossi军火库的弹药库消耗到只有四分之一的容量,这为他们赢得了时间。它减缓了恶魔的前进速度,并让大汗和他的部下将尽可能多的撤至curtain wall后。

他们加速了。

轮到康斯坦丁·瓦尔多单骑闯出。他领导着追猎行动。他的摩托在悬浮摩托中队最前方拖曳出火光。Gyrfalcon摩托在追赶他的摩托时发出刺耳的尖叫,猎犬紧跟在狩猎大师后面狂吠。此时此刻,可汗绝不会袖手旁观,他带领自己的骑兵在瓦尔多的阵线后面掀起一股汹涌的巨浪。

瓦尔多和他的禁军在座驾上屠杀着踉跄跛足、四散奔逃的未生者,一只手挥舞着禁军的长矛,在经过它们时刺穿它们的双腿和后背,断筋折脊。 Agathe的观察是正确的:禁军,比其他任何战士都更具有一种神圣的属性,能够真正地伤害到未生者。

瓦尔多紧握巨矛,咬紧牙关,冲向杀戮场,振奋精神。帝皇赐给他皇宫武器库中最强大的武器之一,但巨矛是有代价的。他用它挥舞的每一击都会从他杀死的存在中教给他一些事情。每次矛刺带来的知识都增加了他对原始歼灭者的理解。金矛使他成为一名更好的战士,但它宝贵的教训是非常难忍受的,即使对他来说也是如此。

现在他正从未生者处学习。

他坚定心神,不顾一切地出击。

恶魔倒下了,蹒跚而行,尖叫着,四肢狂舞,在泥泞中挣扎。镀金的骑士们下压重心,转身而回,他们用长矛如雨点般地执行着死刑,用长矛穿刺,或者用炮火扫射倒下的躯体。一些禁军下车步行,无情的步伐走向猎物。他们双手执矛,高举,落下!

未生者不会死亡,但他们的新肉体已经被风暴先知的战斗魔法所伤害。在帝皇意志的驱使下,禁军挥动利刃,帝皇的祝福遍流了他们的四肢,把恶魔的肢体切割,打碎巨大的骨头。黑色的血液飞溅,就像喷出的石油一样。未生者在尖叫中干瘪了,因为他们降临凡尘所着的肉躯让他们失败,并被摧毁了。

在瓦尔多的中队后面,可汗放慢了他的摩托速度。当他侧身而过时,他凝视着如外科手术现场的屠宰场。现场有一种怪诞的、非人道的感觉:闪闪发光的喷气摩托,精致的杰作,他们的骑士——气势威严且高贵的金铸巨人——站在大火后青烟滚滚的原野上,冷静地,以平淡的效果,猛烈地击打着可怜的、残破的巨兽的尸体,直至粉碎,这早已过了它们死亡的那一刻。瑰丽的、闪闪发光的神正机械地屠杀着他们无助的敌人,当灭世的闪电划破他们头顶的天空时,他们在将堕落的敌人变成碎末。

这是完全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胜利,但看起来并不像察合台所希望的那样。这是一种令人不安的,顽固的和不掺一丝情感的,这几乎是一种仪式性的毁灭行为,似乎和半神禁军们格格不入,就好像他们是在冷漠地为某种祭祀献上牺牲一样。

但这是胜利。这才是最重要的字眼。可汗转过座驾,举起他的刀,挥舞着刀刃,以示命令。

察合台可汗和他的骑士掠过瓦尔多的杀戮场,向山脊冲去,并加速前进,他们的武器在进入射程时发出雷鸣般的响声。

当他们走近时,千子蜿蜒的队伍已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刺鼻的雾气,在白疤摩托的尾迹中盘旋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战锤40K小说节译丨《Saturnine》:泰拉围城,阻击混沌》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