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怪谈丨缆车篇(一)

摘要:天迷迷,地密密。熊虺食人魂,雪霜断人骨。帝遣乘轩灾自息,玉星点剑黄金轭。闫康转身回到车站里,有三个与他年龄相仿的人正要跨进下一辆徐徐进站的缆车,这三个人都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他这次出游的同伴。

天迷迷,地密密。 熊虺食人魂,雪霜断人骨。 嗾犬狺狺相索索,舐掌偏宜佩兰客。 帝遣乘轩灾自息,玉星点剑黄金轭。 我虽跨马不得还,历阳湖波大如山。 毒虬相视振金环,狻猊猰貐吐馋涎。 …… ——李贺《公无出门》

闫康把书夹在腋下,抬起头视线追着缆索向山上望去。雾太浓了,前方的缆车刚走上五六十米就已经彻底隐没在牛奶一样的山雾中。早晨的山谷万籁俱静,闫康只能听到头顶绞盘的咯吱声。这架缆车在空谷幽世中笨拙而机械地运转着,显得如此格格不入,就好像是在一个活人肚皮上安进一套冰冷的齿轮。

闫康转身回到车站里,有三个与他年龄相仿的人正要跨进下一辆徐徐进站的缆车,这三个人都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他这次出游的同伴。杨榆与闫康同一届,今年也是大二,他是个1米85的大个子,身着运动夹克,二十岁的年纪,就早早陷入了谢顶的危机,头上稀疏的几把头发颇有些捉襟见肘的窘态。这个人脾气很好,就是有些爱逞能,也许在他的眼里,其他人都是需要他保护的弱者吧。

冯凯安比闫康大一届,微胖,他皮肤白皙,笑起来很天真,十足是个大孩子。这人的缺点就是嘴上少个把门的,他说的话十句只可以信一两句。刚接触他的人往往会对他满嘴跑的火车不以为然,不过相处久了就会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

最后一个人名叫是叶芸芸,是杨榆的同班同学,戴着厚厚的眼镜,衣着也十分土气,不过,却是个十分健谈的姑娘。她口袋里永远揣着一个金色外壳的收音机,已经是过时的型号了,但叶芸芸还是把它当个宝贝似的,从来不让它离开自己身边。

叶芸芸和冯凯安这时都已经钻入了缆车里,杨榆则站在门口正朝闫康招手,后者快走了两步来到大个子身边,随着他鱼贯而入。车厢已经有些旧了,到处都是掉漆,好在地方很宽敞,至少还能再坐下两个人,就是顶棚有点低,像杨榆这样的个头只能委屈地把身体缩起来。车门上方靠近厢顶的地方镶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铜牌,也许是缆车的商标,但是锈得太厉害,上面的的字迹很难辨认。闫康坐定后,杨榆正要把门关上,忽然车厢外又出现了一个人。那人约莫四十岁上下,颧骨很高,眼睛很小,神色异常阴沉,他穿着灰扑扑的卡其布外套,头上戴着老式登山帽,脚蹬老式布鞋,典型小地方出来人的打扮。

只见这不速之客两只手扒住车门,不由分说就坐了进来,对车上四人的诧异视而不见,一脸的理所当然。四人相互对望了一眼,也只有无可奈何,杨榆“砰”地一声关上了厢门,缆车徐徐向山上开去。

闫康望向窗外,脚下的厢底在带着他们快速升高,一开始他还能看见下方掠过的树木,没过多久后,下面的一切就都隐没在了雾中。依稀可以看见远处有几道朦胧的轮廓,却也说不清那些是什么。

缆车内的气氛有些拘束,大家都沉默不语,尽量不把视线落在陌生人的身上。闫康打开他的书,正要继续往下读,忽然那个人中年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脸上的表情严肃中带着一点神经质。闫康被他吓了一跳,慌忙抽回手臂,中年人倒也没有再动手拉扯他,只是对着闫康默不作声地用两只手飞快比划着,活像是一只老猴子。他眼睛瞪得滚圆,嘴唇紧抿,眼神中似乎还有点斥责的意思,只是,他始终不发一言,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愣了好几秒,杨榆才明白过来:“他是个哑巴。”

那个哑巴还在不停重复他的手势,表情里已经有了七八分的不满和急躁,众人面面相觑,对眼前的情形都有些迷惘。叶芸芸用猜测的语气说:“也许他是要你把窗户关上?”闫康将信将疑地点点头,然后摇上了车窗,这招真管用,中年人立刻恢复平静,老老实实坐回了位子上,一双神经质的眼睛在四个惊魂未定的大学生身上扫了两圈,就自顾自去看窗外了。

这时浓雾已经彻底吞噬了一切,透过车窗,周围都是一片白胶似的氤氲,闫康环顾四周,发现车厢外唯一能看见的,只有头顶上一小截黑漆漆的缆索,缆索的两头都隐没在浓雾中,让有了一种命悬一线的错觉。

“我说,我们干嘛非要坐缆车上来,”杨榆不满地嘟囔了一声,眼睛还瞟了一下哑巴,“爬山当然要爬上去才有意思。”

“我们要体谅一下女同胞嘛。”冯凯安笑着打圆场。

叶芸芸听了这话,脸上老大的不乐意:“怎么?是我拖累你们了?”

“跟小叶没有关系。”闫康一面翻书,一面慢悠悠地说:“01年那场山火之后,通向主峰的栈道就被烧断了,巡山人员有一条专门的山路可走,但是游客要去主峰的话,就一定要坐缆车。”

“怎么?这座山以前发生过山火吗?”叶芸芸问。

“你不知道?”冯凯安脸上挂着一副异常浮夸的吃惊表情,“这件事当时闹得挺大的,因为火烧得太急了,有好几个游客没有来得及撤下来。”

“别吓我。”小姑娘的声音里明显有了胆怯。

“真的,后来整个景区关门整改过,直到现在,北山也没有开放。以前我在网上看到一张帖子说,山火过后,有个巡山人在北坡上发了疯……就在我们脚下这块地方。”

“行了,别说了!”眼看对面坐着的叶芸芸脸色已经惨白得像是张纸,杨榆没好气地打断了胖子。其实不用他提醒,冯凯安这时已经停了下来,一双眼睛盯着旁边的哑巴,虽然哑巴一直望着窗外,可是他总觉得刚才感觉到了哑巴那神经质的视线。车厢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有缆车小幅摇晃发出的“咯吱”声在众人身边摇晃。

“别听他瞎说,”闫康也不满地瞟了冯胖子一眼,“过火的是北山,我们在南山。”

冯凯安有点不服气,他翻开了旅游手册,把其中一页指给闫康看:“瞧,缆车就是从北山上穿过。”闫康接过手册扫了两眼,又往后翻了两页,才重新把册子扔回给了胖子:“这是旧缆车路线,九十年代就废弃了,我们现在坐的缆车是新路线,在后面一页上。”

冯凯安再一次仔细看这一页的地图,才终于在缆车图标的右上角里看到了模模糊糊的“作废”两个字,果然自己又闹出了笑话,他虽然老大不高兴,还是不情愿地住了嘴。

“那个……为什么会作废?”叶芸芸怯生生地问。

“据说是九十年代因为超载发生了严重事故。”闫康说着低下头继续去啃他的书本。“那起事故其实挺奇怪的。”他心里这样想,但是他并没有把话说出来,他不想加重小姑娘的恐惧。

叶芸芸没有继续问下去,她坐在位子上,不安地绞着双手。外面的浓雾一点也没有消散,就像是四堵白色的墙壁死死围在了车厢四周。

又过了四五分钟,杨榆忽然开口:“怪了。”他的语气里第一次参杂了些许不安,“怎么还没到站?”其他人脸上也浮现出疑惑的表情,缆车已经上行了至少二十分钟了,什么索道能有这么长?

“知道我们在哪儿吗?”冯凯安也有点着了慌,他把脸贴在玻璃窗上,好像是打算让视线穿透浓雾,因为没有地面做参照,现在缆车是高是低,甚至走得是快是慢,全都没人知道。

“可能缆车慢吧。”叶芸芸一面自我安慰,一面偷偷瞄着侧对面的哑巴。那人只是黑着一张脸,一动不动,神经质的火焰在他的眼中跳动,这人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歇斯底里。

闫康继续看着书,不置可否,但是他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刚才把册子递回去之前,他分明看到新缆车的下面写着一行小字:“全长2600米,需用时8分钟。”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原创怪谈丨缆车篇(一)》最新资讯,希望对大家有用。更多资讯,请关注齐发游戏